靠电子烟首次跻身福布斯亿万富豪榜,却迎最强监管,股价腰斩,身家暴跌

于小娟
2021-04-07 21:30:52
来源: 时代财经
电子烟行业虽饱受争议,但烟草作为一门赚钱的生意,依旧不断向人们讲述着它的“造富神话”。

4月6日,福布斯公布2021年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从榜单数据看,今年是“屡破纪录的一年”。全球共有2755名亿万富豪登上榜单,且这2755名富豪的财富总额高达13.1万亿美元,这是全球亿万富豪财富总额首次突破10万亿美元大关。

榜单显示,即将卸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的杰夫·贝索斯以1770亿美元蝉联四年富豪榜榜首,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则以1510亿美元身价从去年的第31位飙升至第2位。

从中国来看,排在首位的正是过去一年跃入资本市场的“黑马”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其财富值达到689亿美元;第二名为马化腾,财富值为658亿美元;马云则以484亿美元身价位列第四。

据福布斯统计,今年的新晋亿万富豪也创下了历史记录,共有493名,几乎等同于每17小时就会产生一位亿万富豪。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超过四成来自中国。

在新晋的中国富豪中,电子烟行业的两位创始人——雾芯科技汪莹和思摩尔国际的陈志平因旗下公司上市而短时间内获得了巨额财富,分别以50亿美元(人民币327亿元)和159亿美元(人民币1040亿元)的身价跻身今年的亿万富豪榜,同时,这也是中国电子烟行业首次进入该榜单。

电子烟行业虽饱受争议,但烟草作为一门赚钱的生意,依旧不断向人们讲述着它的“造富神话”。

pexels-thorn-yang-1930678.jpg图片来源:Pexels

“电子烟第一股”

陈志平的思摩尔几乎是过去一年最赚钱的新股之一。

据相关媒体报道,其在招股阶段,香港公开发售部分便获约116倍超额认购,国际获约18.8倍超额认购。2020年7月10日上市当天,思摩尔股价大涨150%至31港元/股,市值高达1780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538亿元)。一个月后,思摩尔便被纳入恒生综合行业指数、恒生综合大型股指数和恒生综合大中型股指数。

这次登陆港股,使得思摩尔成为了“中国电子烟第一股”,同时也造就了电子烟行业的第一位富豪。据悉,在IPO前,陈志平便持有思摩尔40.16%股权。而在去年10月份公布的《2020胡润百富榜》中,陈志平以640亿元身价排名第59,成为“电子烟首富”。

陈志平和电子烟的故事开始于“第一支”电子烟的衰落。

2009年,陈志平来到深圳——“电子烟生产大本营”。那一年正值电子烟行业最坏的一年,被称为“电子烟之父”的韩力发明的“如烟”雾化电子烟在经历了4年狂奔后开始走下坡路。

同时,随着美国电子烟市场的兴起,大批代工订单找来了深圳,陈志平便借机入局,创立了思摩尔的前身麦克韦尔。在麦克韦尔成立的前5年的时间里,其业务大多为给日韩欧美等国外电子烟市场代工,以此进行原始积累。

2013年电子烟市场迎来了野蛮生长的时期。如烟被全球第四大烟草公司“帝国烟草”收购,电子烟工厂们也开始纷纷仿制如烟。一年的时间,全国电子烟工厂便增加到2000多家。

为增强自己的竞争力,2014年,陈志平将麦克韦尔50.1%的股份以4.39亿元的价格卖给了亿纬锂能。2015年底,麦克韦尔于新三板挂牌上市。

2017年,电子烟开始被更多人接受,就连荧幕明星都开始使用电子烟。彼时,麦克韦尔不仅仅依靠代工业务,它还拥有了FEELM(陶瓷雾化芯)技术的加持。陈志平开始不断拓展市场、加大技术研发力度,建立研究院……

2019年,麦克韦尔改名为思摩尔国际。当年,行业大环境向好,人们看到了电子烟的财富故事,“千烟大战”掀起。

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萧木创立的福禄FLOW电子烟、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东的YOOZ、新媒体创始人联合跨界推出的自主电子烟品牌“灵犀LINX”,以及后来入局的罗永浩的小野电子烟……

数据显示,尽在2019年前三个月里,电子烟企业就新增了248家,而这些电子烟企业的货源几乎都来自以思摩尔为代表的深圳代工厂。

资本依旧青睐电子烟

行业的如火如荼很快吸引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2019年底,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通告规定,要求电子烟相关企业必须关闭互联网销售渠道,电商平台上的电子烟商铺及产品必须下架。

从思摩尔的招股书中显示,该政策似乎对代工企业影响不大。2017年至2019年,思摩尔的营收增速分别达到了121%、119%、122%,其2019年营收为76亿人民币。

然而同时期下,电子烟企业的日子却不好过,这其中就包括在“千烟大战”前夕成立的雾芯科技。

2018年,离开Uber的汪莹看中了电子烟这个赛道。她发现,当时市场上的电子烟质量并不高,排名前20的电子烟里,没有一支能符合她的要求。

数据显示,彼时中国烟草市场规模达到11556亿,但电子烟的比例还不到1%,据估算,电子烟市场或将超过千亿。或许是看到了市场的潜力,2018年,汪莹创立了雾芯科技,并给品牌取名为“悦刻”,仅6个月,雾芯科技便获得了3800万元人民币的首轮融资,9月底,悦刻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就达到了48%。

然而禁令一出,给了雾芯科技当头一棒,许多电子烟品牌九死一生。雾芯科技财报显示,公司2019年四季度营收环比下滑1.46亿元,亏损了5030万元。

虽然政策上遇冷,但似乎资本一直非常青睐电子烟。

2020年6月,潮玩电子烟品牌JVE非我宣布完成1亿元融资;7月,电子烟零售渠道品牌“来烟”完成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8月,MYX觅电子烟宣布完成天使轮融资……

资本青睐之下,造就了电子烟相关企业一个个上市神话。

走在第一个的便是思摩尔。其去年7月上市后,陈志平曾表示,自己的目标依旧是1700亿市值,只不过单位从港元变成了美元。

雾芯科技紧随其后。今年1月22日,雾芯科技登陆美国纽交所,市值3000亿人民币。仅3年时间,汪莹带领雾芯科技成为了一家年入30亿,占据62.6%市场份额的电子烟独角兽。

财富的瞬息万变

然而,税率一直是悬在电子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3月22日,工信部和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修改征求意见稿》,提出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卷烟的相关规定执行。电子烟产品交税还是按一般货物13%增值税计,而卷烟的综合税率高达60%。

当天,雾芯科技开盘大跌,收盘跌幅高达47.84%,股价从19.46美元跌至10.15美元,跌破发行价12美元,市值一夜蒸发超100亿美元。为雾芯科技提供代工服务的思摩尔国际也未逃脱,开盘股价暴跌40%。

截至美东时间4月6日收盘,雾芯科技股价为10.07美元,总市值为15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33.8亿元),较上市时已经跌去大半。思摩尔国际今日报收50.85港元,总市值3020亿港元。

微信图片_20210407204543.png雾芯科技上市以来的股价波动。图片来源:雪球

时代财经查询发现,相比较福布斯发布的2021年亿万富豪榜(采用截至3月5日股价信息)数据而言,短短几天电子烟市场发生的震荡,使得汪莹和陈志平的财富值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截至发稿,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陈志平财富缩水至130亿美元,汪莹则已经从榜单中跌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东风雪铁龙中高级车C5X全球首秀,中文定名凡尔赛
比特币迫近6.4万美元新高,逾16万人爆仓,Coinbase创始人却晋升百亿富豪
聚好全球与中通快递达成战略合作, 加速全球化布局
决定了!日本要把核废水排进海里,十年后全球海域无一幸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