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财务数据告诉你,联想为什么不是一家好公司?

张照
2021-10-14 17:48:58
来源: 时代数据精选
时代数据经深入分析公司招股书和历年财报发现,联想集团并不算是一家好公司,存在核心业务并不具备关键核心技术、研发投入偏低、存货计提跌价比例偏高、短期偿债压力巨大等情况。

图片

2021年10月8日晚间,联想集团科创板IPO获受理仅1个工作日就撤回的消息迅速登上了财经新闻头条。对此,联想集团(0992.HK)10日公告称,“考虑到公司业务规模及复杂度,招股说明书中的财务信息可能会在申请的审阅过程中过期失效”,于是决定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

图片 相信很多人在看到这则公告时都会感到非常诧异。到底是怎样的公司业务规模及复杂度会影响联想集团在科创板的上市进程?


还是说,联想集团想隐藏什么?当然,作为港股上市公司,联想集团(0992.HK)的秘密都藏在科创板招股书和历年财报中。

时代数据经深入分析公司招股书和历年财报发现,联想集团并不算是一家好公司,存在核心业务并不具备关键核心技术、研发投入偏低、存货计提跌价比例偏高、短期偿债压力巨大等情况。

图片


营收近八成来自PC,但不具备关键核心技术

联想集团(0992.HK)1994年2月14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上市20余年,联想集团(0992.HK)核心业务全球市场份额均已处于领先地位。

尽管如此,公司业绩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据公司近五年财报显示,公司营收基本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从2016/17财年的434.85亿美元增长至2020/21财年的607.42亿美元,增长了近一半。但是在2019/20财年,公司营收有所下滑,同比减少0.63%。对此,公司在2019/20财年年报中表示,受关键零部件短缺、零部件成本波动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对公司营业额产生了重大影响。

同时,公司净利润从2016/17财年的5.35亿美元快速增长至2020/21财年的11.78亿美元,增长了一倍多。但是在2017/18财年,公司出现亏损,净利润为-1.89亿美元。对此,公司在2017/18财年年报中表示,受美国政府在本财年内宣布的美国减税与就业法案影响,致一次性非现金4亿美元的递延所得税项资产撇账,因此导致公司亏损。

图片


另据联想集团科创板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核心业务主要为智能设备业务集团和数据中心业务集团,主要产品包括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移动设备、数据中心设备及相关解决方案。同时,时代数据发现,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方面的收入占比逐年增加,从2018/19财年的75.39%增至2020/21财年的79.87%;而移动设备和数据中心业务的收入占比却逐年减少,分别从2018/19财年的12.66%和11.8%降至2020/21财年的9.33%和10.42%。

图片


然而,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的核心组件均来自对外采购。据招股书显示,公司2020/21财年在处理器及芯片、内存及存储器、显示器、软件等主要原材料上的支出高达2153.32亿元,占智能设备业务集团营收的58.4%。

图片


另一方面,据招股书显示,公司在智能设备方面拥有的核心技术仅为电池和电源管理技术、智能天线技术、音频和视频输出技术等核心零部件方面,以及新材料和新工艺方面、智能终端产品系统方面和人机交互和用户体验方面。

图片


图片

研发投入不及销售和管理,职工薪酬还占比60%

与此同时,公司近五年的研发投入均偏低,尽管有所增长,2020/21财年增至14.54亿美元,但占总营收比下降,降至2.39%,为近五年新低,远低于科创板公司2020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中位数的9%。

相比之下,公司的销售和管理两项费用支出却常年维持在10%上下。据时代数据统计,2016/17财年至2020/21财年,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从26.81亿美元、18.52亿美元增长至30.45亿美元、29.84亿美元,远高于研发投入支出。

图片


此外,时代数据发现,在公司研发费用大部分用于人力支出。据招股书显示,公司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费用从2018/19财年的56.01亿元增至2020/21财年的59.75亿元,占研发费用比例从2018/19财年的65.93%降至2020/21财年的60.65%。

图片


图片

存货增长迅猛,计提跌价准备比例行业偏高

据财报显示,公司存货增长迅猛从2016/17财年的27.94亿美元增长至2020/21财年的63.81亿美元。到了2021/22财年第一季度,公司存货已高达78.26亿美元,占总资产比达到19.34%。由此引起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也是影响公司业绩的原因之一。

图片


另一方面,据招股书显示,公司存货存在跌价的风险,2018/19财年、2019/20财年和2020/21财年,公司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分别为30.12亿元、34.29亿元和31.84亿元,占各期末存货余额的11.52%、8.91%和7.06%,远高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图片


图片

短期偿债压力巨大,IPO拟筹35亿补充现金流

据2020/21财年年报显示,联想集团(0992.HK)的总负债为343.8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2.48%,资产负债率达到90%以上,在制造业行业中处于较高水平。其中,流动负债高达273.72亿美元,导致流动负债率达到79.62%,公司流动负债率常年维持在80%左右,短期偿债压力巨大。而2020/21财年期末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30.68亿美元,较期初减少13.6%,公司流动性非常紧张。

图片


与此同时,近五个财年,公司流动比率均远低于2,一旦出现流动资产有一半在短期内不能变现,公司就无法偿还全部的流动负债;并且,公司速动比率也常年低于1,说明公司马上可以变现的速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公司容易因偿还不了流动负债而走向破产。

在流动负债高企、自有资金短缺的情况下,联想集团(0992.HK)主要依赖于外部融资偿债,包括发行可换股债券、可换股优先股、中期票据、无抵押票据等,主要用于偿还过往票据及一般企业用途、一般企业资金及资本开支等。

图片


但是,联想集团(0992.HK)自2019/20财年起的筹资性现金流已开始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状态,2019/20财年、2020/21财年、2021/22财年第一季度分别流出2.38亿美元、32.28亿美元、1.8亿美元,表明公司融资环境已经恶化。

图片


在此情况下,公司提交科创板IPO,拟通过科创板IPO募集3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占此次科创板拟募集资金的35%。

图片



图片

流动负债高企下,董高监仍拿高薪

一边是公司流动负债高企,另一边却是公司董高监领取的高额薪资。据公司2021/22财年财报显示,公司执行董事、CEO杨元庆薪酬高达2616.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2亿元。

图片


除了杨元庆外,公司另四位高薪酬人士的薪酬合计达到569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7亿元。

图片


据招股书显示,2020/21财年,公司董高监及核心技术人员薪酬合计达到9.33亿元,较2018/19财年增长了近一倍,占同期净利润的10.49%。而杨元庆及另四位高薪酬人士的薪酬合计约合人民币5.39亿元,占董高监及核心技术人员薪酬比超过一半。

图片


此外,对于网传的柳传志退休后仍从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两家公司合计拿1亿元薪酬的说法,时代数据经查证并不属实。据联想控股(3396.HK)2019年财报显示,柳传志薪酬达到1089.9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603.5万元。据悉,柳传志于2019年12月31日卸任董事长,于是,在联想控股(3396.HK)2020年财报中,柳传志已经不拿薪酬了。同时,在联想集团(0992.HK)2020/21财报中,也没有关于柳传志薪酬方面的描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洛阳银行并入中原银行,万亿城商行又多一家!曲线上市,结束十年IPO路
坚守数据安全底线,马上消费金融科技赋能个人信息保护
8万多条数据告诉你,买这三种大屏电视的消费者都后悔了!
30万元吉利极氪新车被指货不对板,CEO回应:灰色天幕目前技术做不到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