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定增缩水六成受罚超2200万元,不良率高居上市股份行首位

陈鑫鑫
2022-11-29 21:00:01
来源: 时代商学院精选
华夏银行结束了近9个月无正式行长的窘境,但新行长面临的挑战并不小。

来源 | 时代商学院

作者 | 陈鑫鑫

编辑 | 孙一鸣

华夏银行(600015.SH)虽然结束了近9个月无正式行长的窘境,但新行长面临的挑战并不小。

2022年11月7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会通过议案,同意聘任关文杰为华夏银行行长,其任职资格尚需报银保监会核准。自2月18日华夏银行原行长张健华辞职以来,该行正式行长职位一直空缺,其间由董事长李民吉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而在新行长选定前不久所发布的三季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华夏银行的营收增长近乎停滞,仅同比增长0.65%,延续了2021年以来的颓势;经营现金流也出现同比大幅下滑。值得注意的是,华夏银行是今年为数不多不良贷款率升高的上市股份制银行。截至三季度末,华夏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年初有所提升,高居上市股份制银行首位。


不良贷款率高居上市股份行首位

10月29日,华夏银行发布的三季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华夏银行实现营业收入729.6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35.35亿元。营业收入及归母净利润在9家上市股份制银行中皆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浙商银行(601916.SH)。

然而,较小的基数也并未实现较高增速。数据显示,华夏银行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微增0.65%,低于上市股份制银行均值(2.66%);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44%,也低于上市股份制银行均值(8.48%)。

对比同行,华夏银行业绩增速明显逊色于业绩规模最小的浙商银行。公告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浙商银行的营业收入增速达18.06%,在上市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一;归母净利润增速达9.07%,在上市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五。

另外,华夏银行的业绩增长也延续了2021年以来的颓势。同花顺iFinD显示,2019—2022年的前三季度,华夏银行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7.32%、12.48%、0.59%、0.65%,该行似乎进入了业绩增长瓶颈期。

经营现金流方面,华夏银行今年前三季度表现同样不佳。同花顺iFinD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华夏银行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为295.34亿元,同比减少67.03%,创近四年来新低。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营收规模几乎无增长的前提下,该行的不良贷款风险却有所放大。公告显示,华夏银行的不良贷款金额从2021年年末的390.73亿元增长至2022年第三季度末的405.99亿元。

同时,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也由2021年年末的1.77%提高至2022年第三季度末的1.78%,在上市股份制银行中高居首位,显著高于均值(1.35%)。

值得一提的是,华夏银行是今年为数不多不良贷款率升高的上市股份制银行。同花顺iFinD显示,今年前三季度,A股9家上市股份制银行中共有3家出现不良贷款率升高,分别为招商银行(600036.SH)、平安银行(000001.SZ)及华夏银行。

不过,尽管招商银行及平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有所升高,但随后仍处于较低水平,2022年第三季度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95%、1.03%,属于不良贷款率最低的两家上市股份制银行。相较之下,华夏银行的风控能力似乎相对较弱,且处于恶化趋势。


频现行政处罚,前十月罚金已超2200万元

华夏银行的风控能力如何,从其近年来频繁因违规行为被处罚已可见一斑,其中百万元以上的罚单更是屡见不鲜。

据时代商学院统计,2022年1—10月,华夏银行被银保监会处以罚金的行政处罚合计15起,处罚金额合计为2248.24万元,其中处罚金额在百万元以上的有5起,占比超30%。

处罚案由更是五花八门,包括信贷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数据报送违法违规、违规宣传等,如图表3所示。

其中,5月16日,湖北银保监局对华夏银行武汉分行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华夏银行武汉分行具有经营性物业抵押贷款发放不审;通过以贷还贷方式延缓风险暴露;向不具备贷款主体资格的借款人发放贷款,以贷收息,延缓风险暴露;通过借新还旧和贷款展期等方式延缓风险暴露;贷款被挪用于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并通过重组掩盖不良等12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处以罚款536.24万元。

除银保监局外,其他监管机构也曾对华夏银行进行通报警示。如今年年初,佛山市住建局通报称,从2022年1月6日起,该局暂停与华夏银行签订商品房预售款专用账户监管协议。

上述通报称,华夏银行未经监管各方同意,擅自将商品房预售款从专用账户划出,违反多项法律法规的规定。佛山市住建局补充称,此前已多次约谈和警示,但华夏银行佛山分行拒不改正,对佛山房地产市场造成了不良影响。

近年来,华夏银行违法违规现象屡罚不止,且累计处罚金额较高,反映出该公司的内控制度或存在较大缺陷以及执行力度不强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15项行政处罚中有13项发生在华夏银行董事长李民吉代为履行行长职责期间。2022年2月18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原行长张健华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该行执行董事、行长等职位,在董事会聘任新任行长及其任职资格获准前,董事长李民吉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2022年11月7日,华夏银行才迎来新任行长,原副行长关文杰被聘任为新行长。


投资者认购兴趣寥寥,定增额缩水六成

在业绩萎靡不振的情况下,投资者对华夏银行的定增方案并不“买账”。

2022年10月13日晚间,华夏银行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下称《发行报告》),宣布了这项历时近1年半的定增计划正式落地。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华夏银行此次定增的认购者只有2家原股东机构,与该公司发出的82份《认购邀请函》对比数量悬殊;另外,募集金额也从去年预案公告的不超过200亿元降至80亿元。

根据《发行报告》,华夏银行及保荐机构、联席主承销商共向82名投资者发送了《认购邀请书》和《申购报价单》,但最终在有效申报时间内只收到了首钢集团和京投公司两家机构的申购报价。其中首钢集团为华夏银行第一大股东,京投公司为第四大股东,两者获配的股份分别对应出资50亿元、30亿元,共计募资80亿元。

投资者对华夏银行此次定增兴趣寥寥,或与该行业绩不佳及定增价格过高有关。《发行报告》显示,华夏银行此次非公开发行A股(普通股)定价为15.16元/股,而截至10月13日收盘,华夏银行的股价为5.03元/股,发行价约为股价的3倍。

而募集资金大幅缩水,或将影响该行资本充足率的改善。

对于本次定增的主要目的,华夏银行指出,募集资金总额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以适应资本监管要求,同时增强公司风险抵御能力,以应对国内外经济形势的不断变化和挑战,并支持公司各项业务持续稳健发展,提升公司盈利能力,为全体股东实现长期良好的投资回报。

同花顺iFinD显示,截至2022年9月30日,华夏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86%,满足《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要求的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5%的要求。

但与同行相比,华夏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平均水平。同花顺iFinD显示,截至2022年9月30日,9家上市股份制银行的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34%,高出华夏银行0.48个百分点;招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85%,高出华夏银行3.99个百分点。


参考资料

《华夏银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上交所

《华夏银行关于聘任行长的公告》.上交所

《不良贷款率“夺冠”,华夏银行来到命运的路口》.金角财经


(全文3346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等不及了!四登央视春晚、腾讯加持的优必选撤A赴港,三年亏超24亿元,盈利问题何解?
今年唯一经济负增长的发达国家,可能会是英国
“建厂狂人”王东升交棒3年:京东方逆势扩产,盈利水平退回2017年
全面注册制落地!壳不值钱了?专家:不可再“赌徒式”投资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