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松鼠抓“老鼠”,有员工连废纸箱都贪!回应:转正先考廉洁文化

杜苏敏
2022-06-10 22:59:51
来源: 时代周报
市值大幅缩水

6月9日,三只松鼠员工受贿致涉事宁国市城南印刷厂被罚10万事件曝出,再度引发市场关注。

近年,三只松鼠频繁被曝出多起内部贪腐案件。过去两年,仅媒体公开报道的三只松鼠员工贪腐案件就有5起。三只松鼠披露信息显示,截至2022年2月查处涉案人员达12人,其中被采取刑事措施9人,涉案合作伙伴18家,涉案金额约1150万元,挽回经济损失266万元。

三只松鼠是一家互联网食品企业,主营包括坚果、肉脯、果干、膨化食品等休闲食品品类。2012年,三只松鼠横空出世,乘着中国电商行业迅猛发展东风,这个从安徽芜湖起步的食品电商企业,一跃成为国民零食品牌。

2019年7月,三只松鼠挂牌创业板。不到一年,三只松鼠股价便从发行价14.68元/股,最高涨至91.09元/股,总市值超360亿元,与良品铺子、百草味合称“零食三巨头”。

上市不到三年,三只松鼠就从初代顶流变成过气网红,业绩变脸、2年关店300家、市值蒸发270亿元等事件屡成社会关切。

6月10日,三只松鼠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任何行业和企业来说,防腐都是一项长期、坚决且不可回避的责任,与商业模式并无直接关联。

20220518102708_18188.jpg

图片来源:三只松鼠官方网站

三只松鼠抓“老鼠”

据判决书,2016年9月至2020年10月,张某祥利用担任三只松鼠辅材部负责人、辅材部高级专家等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宁国市城南印刷厂等6家业务单位所送钱款,共计188.5万元,对日常业务开展等提供帮助。

同期被曝出受贿的还有三只松鼠京东旗舰店运营部总监程某。文书显示,2017年12月至2019年12月,程某利用担任“三只松鼠”鼠小野产品特种队队长和产品供应链中心辣条部负责人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或者单独授意供货商提高供货价,从中索取回扣共计530.2万元。程某参与收受贿赂共计530.2万元,个人实际所得共计408.8万元。

贪腐也出现在三只松鼠的物流端和后勤、行政部门。

2021年6月,三只松鼠员工盗卖公司废纸箱被判刑的消息冲上热搜。判决书显示,蒋某2013年7月22日入职三只松鼠,任物流仓管。此后,他还历任任华北DC高级经理兼天津配送仓经理、华北大区总监兼天津2C发货仓运营经理等职。

2018年10月至2020年4月,蒋某利用职务便利,伙同同事采取销售不入账或者调整过磅表等方式,将三只松鼠出售的价值68.4万元的废旧纸箱占为己有,蒋某分得34.4万元。

2016年7月至2020年3月,蒋某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北京龙金亿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平所送现金27.9万元及价值42.9万元的华晨宝马轿车一辆,共计价值70.8万元。三只松鼠回应媒体称,蒋某为公司中层,并非高管。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发现,王某平还于2017年9月至2020年春节期间,多次贿赂三只松鼠原济南发货仓经理汪某,合计价值97.8万元。

据判决书,2019年底和2020年底,上述济南发货仓经理汪某等人还利用职务便利,伙同王某平采用“空劳务”方式,将该公司17.8万元财产占为己有。

另据2021年5月发布的一份诉讼文书,三只松鼠原法务经理余某甫因涉嫌犯挪用资金罪于2020年3月被刑事拘留。余某甫出生于1991年。

2018年10月,余某甫入职三只松鼠,负责公司知识产权纠纷处理、维权等工作。2019年11月1日,余某甫离职。任职期间,他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诉讼获赔款项转让个人控股的银行账户,构成挪用公司资金共计85.56万元归个人使用,超过三个月未还。

而在更早的2017年,有媒体报道,三只松鼠原总后勤中心员工因涉嫌腐败被开除,吃了4.5万元的回扣。

对于内部贪腐,三只松鼠公开表态称,对腐败行为零容忍是全社会共识,也是三只松鼠的廉洁文化基因。“廉洁体系建设是不断完善的过程,体系机制是预防针,不是特效药,杜绝腐败是一个伪命题,但我们会为之坚守并探索努力。”三只松鼠方面表示。三只松鼠创始人、CEO章燎源也强调,“三只松鼠是新时代的产物,廉洁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红利”。

20190516063559_91980.jpg

图片来源:三只松鼠官方网站

内部贪腐为何频出?

普华永道《2018中国企业反舞弊联盟现状调查》报告指出,舞弊者年龄呈低龄化趋势。据已调查的舞弊案件统计,参与舞弊人员的年龄基本集中在30岁及以下(43%)以及31-40岁(38%) ,两者合计占比81%。

过去两年,仅媒体公开报道的三只松鼠员工贪腐案件就有5起,其中张某祥、程某、蒋某、余某甫四人均为90后。三只松鼠员工年龄结构较为年轻,现有员工超4000人,平均年龄26.9岁。

据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中国企业反舞弊联盟现状调查》,按业务环节统计,企业在销售和采购环节发生舞弊的概率最高,分别占31%与26%。《2021互联网反腐反舞弊调查报告》指出,在腐败舞弊案中最常见的四大岗位包括商务拓展、采购、销售、运营。

中合合规研究院院长姜先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解释称,商务拓展和市场销售产生商业贿赂引诱的可能性比较大;购置和运营岗位会因其把握比较大财权和事权,产生强占财产和内部结构行贿的可能较大。

三只松鼠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目前针对各业务部门,三只松鼠廉洁部下设业务监察组,主要负责对事中环节重点风险业务板块的监督,同时在廉洁数字化建设的助力下,主要围绕廉洁风险事项展开过程管理,进一步提升三只松鼠廉洁规范的执行率。

“在此过程中,三只松鼠通过风险逻辑定位高风险岗位、业务流程及潜在风险伙伴,用落实长效的行为监察保障廉洁防控措施的有效落实;同时针对专项风险板块设定风险排查逻辑,并且通过专项监察的方式提升监察质效。”三只松鼠表示。

三只松鼠方面介绍,公司已将廉洁文化作为新入职培训必修课,纳入转正考核,并将岗位职责具有廉洁风险的员工列为泛廉洁人员,作为重点监察对象。在合作伙伴端,三只松鼠在洽谈合作前便通过电话或线上方式开展系统培训,考试合格后纳入方可合作资源库,正式合作前向伙伴宣读廉洁规定,从饮食、住宿、娱乐、礼品及关联交易五个方面入手,明确商务对接规范。

有人士将三只松鼠出现内部贪腐的原因归结为代工模式。一直以来,三只松鼠采用的都是代工模式,将生产外包,轻资产运营。代工方与委托代工方的利益并非完全一致,双方存在信息差,容易出现资源置换情况。代工模式还存在难以保证食品质量和安全、掌控原材料成本等问题。

三只松鼠回应,对于任何行业和企业来说,防腐都是一项长期、坚决且不可回避的责任,与商业模式并无直接关联。近年,民营企业特别是一些民企巨头已纷纷向公司内部腐败行为“亮剑”,民企反腐可谓一直在路上。

2021年,三只松鼠实现营收97.7亿元,同比微降0.24%;净利润4.68亿元,同比增长36%。2022年第一季度,该公司营收净利双双下降,营收下滑16%至31亿元,净利润仅为1.6亿元,同比腰斩。对此,三只松鼠将原因归结为竞争加剧、疫情影响、原料成本增加、持续投入超亿元品牌广告费用等。

近年,电商红利消失,线上渠道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三只松鼠平台服务和推广费用只增不减,2019年至2021年依次为6.6亿元、9.6亿元和13.3亿元。

三只松鼠市值缩水明显。有投资者调侃,“如今的三只松鼠快跌成半只松鼠。”6月9日,三只松鼠报收21.97亿元/股,总市值88.1亿元,较巅峰时期的360亿元蒸发超270亿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透过基因发现人类进化之谜!研究人类起源的瑞典科学家斩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开发商抢收“黄金周”:全员上岗加足7天班,有楼盘预计接待超千组客户
诺贝尔奖121年:奖金越发越多,用滞后性奖项记录时代变迁
退休后,我在短视频当“网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