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石山接棒掌门人 红塔证券能否度过“多事之秋”?

2021-01-27 12:17:24

时代周报记者:黄坤

1月25日,李剑波提交书面辞呈,申请辞去红塔证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职务,同时辞去第六届董事会发展战略委员会召集人和提名及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26日晚,红塔证券(601236.SH)公告了这一信息,并称这一变动是因工作调整而起。

红塔证券在26日还以通讯方式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同意提名李石山为董事候选人并提交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同意李石山正式任职公司董事后担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同意李石山正式任职公司董事后担任第六届董事会发展与战略委员会委员及召集人、第六届董事会提名及薪酬委员会委员。

作为一家地域特色明显的老牌券商,红塔证券是在对云南省原三家信托投资公司证券业务重组的基础上,由红塔集团等13家国内知名企业共同发起设立。该公司成立于2001年9月,2019年7月在上交所上市。

1月18日晚,红塔证券发布2020年业绩预增公告,然而,这一利好并未得到二级市场正面反馈。

2021年以来,红塔证券股价承压,震荡下跌。截至27日上午收盘,该股平盘报于15.68元,26日,其跌2.37%,年内累计下跌15.65%。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红塔证券估价下跌或与近期股东减持、债券“踩雷”,以及多次违规被监管查处等利空事项有关。

70后接掌“多事红塔”

李剑波生于1965年,2009年4月起任红塔证券董事;2016年6月起任红塔证券董事长,任期终止日期均为2021年3月19日。

接任者李石山生于1970 年8月,1992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会计师。他曾任红河卷烟厂财务部综合科副科长、财统总部会计部部长,红烟宾馆会计室主任,红河卷烟厂华南市场部副主任、副经理、华中市场部经理,红河集团营销中心副总经理,红云红河集团营销中心副总监、市场营销中心副主任(副总监),红云红河集团财务部副部长、多元化投资管理部部长、党委书记,合和集团财务管理部部长;现任合和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目前,合和集团以30.13%的持股比例为红塔证券控股股东。李剑波与李石山均有在合和集团任职经历。红塔证券曾在公告中坦言,大股东在提供流动性支持、借入次级债务、鼓励公司转型、加速人才引进等方面,给予了公司倾力支持。”

2020年以来,红塔证券一直陷于“多事之秋”,难以自拔。

2020年12月21日,云南证监局公告,因存在廉洁从业内控制度不完善;董事会未制定廉洁从业管理目标;员工离职未对其廉洁情况考察评估等多项违规行为,决定对红塔证券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


2020年6月,红塔证券因债券交易业务存在多项违规行为曾被中国证监会处罚;2020年9月,又因新股网下申购违规,自营账户被中证协列入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长达半年,至今仍未解禁。

业绩大增背后的隐忧

红塔证券2020年业绩可圈可点。

从其近期发布的2020年度业绩预增公告来看,2020年全年,公司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57255.15万元到65977.37万元,同比增幅68.36%到78.78%;扣非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55950.80万元到64589.98万元,同比增幅66.83%到77.15%。

红塔证券透露,除证券投资业务持续保持盈利能力外,投资银行业务、证券经纪业务、基金管理业务、期货管理业务也对利润增长作出不同程度的贡献。

事实上,若拆解来看,红塔证券的业绩明显“偏科”,自营占比较高,可持续性存疑。

公司2020年三季报显示,红塔证券的经纪业务、投行业务发展并不突出,但在投资收益上实现了快速增长,同比增幅144.71%。在其他业务上收入近14亿元,同比增幅更是惊人,达到逾300倍,主要系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销售收入增加所致。

或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红塔证券的靓丽业绩并未留住部分股东减持的脚步。

新年伊始,公司即公告,股东云南白药的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后者自2020年7月28日至2020年12月31日累计减持红塔证券4700多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0%。

它也不是近期唯一减持的股东。2020年12月7日晚,红塔证券公告,持股比例4.58%的第七大股东云南工投拟自2020年12月14日至2021年3月14日减持公司股份不超1100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3%。

2020年3月底,红塔证券曾公告,拟配股融资不超过80亿元。公司称,配股主要是为了进一步扩充净资本规模,补充营运资金,扩大业务规模,增强抗风险能力,提升公司的持续盈利力和市场竞争力,为股东创造更大收益。

然而直至2020年12月22日该事宜才有了新的进展,红塔证券公告,证监会已对其提交的公开配股材料进行审查,并下发了相关反馈意见。

由于股价近半年多来连续下跌,1月27日上午更是一度触及阶段新低,因此对此次配股投资者不免颇有微词。有投资者质疑称,作为有作为的大股东为何不考虑中小股东利益,股价维持这种状态融资就能改变目前公司经营状态吗?

需要说明的是,今年1月15日,红塔证券在配股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的回复中表示,公司自营投资债券有4只因发行人或关联方债券违约,导致中债估值大幅下降,债券价格均低于债券面值的50%;截至1月5日,6亿元投资成本中仍有5.25亿元尚未回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