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艰难改制 广州银行重生

2009-12-03 06:11:44

姚建军没有想到,自己似乎在不经意间,已经打完了“八年抗战”。如今身为广州银行董事长的他,回想往事,唏嘘不已。

从广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到广州市商业银行(下称“广商行”),再到广州银行—其发展轨迹与其他城市信用社并无两样。但广州银行曾是一个濒临倒闭的金融机构,演绎过备受关注的“广商行现象”,亦曾是中国问题金融机构风险处置的典范。

2009927,中国银监会批复同意广商行更名为广州银行。2009109,深圳银监局批复同意广州银行筹建深圳分行。对姚建军来说,这不仅仅是名称和区域的改变。

“自今年1126日起,广州银行正式启用更名后的公司标志和行政公章。”姚建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下一步计划在明年上半年引进战略投资者,3年内谋划上市,未来5年计划设立七八家分行。

刮骨疗伤

“我从北京到广州八年了,一直在忙着广州银行改制重组的事情。”姚建军对时代周报记者承认,他当时是来“救火”的。

广州银行由46家城市信用社联社组建而成,是全国比较早的省会城市商业银行。1998年,广州银行穗丰和汇商支行违规账外经营,150亿吸储大案暴露,全行出现流动性风险。

20014月,作为央行总行派驻广州银行监管组组长的姚建军临危受命,和广州分行监管骨干成立了“五人小组”,同年6月,姚被正式任命为行长进驻广州银行,开始对其进行“彻底整顿和重组”。20042月始兼任广州银行董事长。

同样身为央行官员的巫克飞,2004年来到广州银行任副行长,2007年任行长。“当时情况确实很困难。我大学教师出身,当时跟太太说,能做就做,做不好还回去教书。”在时代周报记者面前,巫直言不讳地说。

“当时广州银行总资产200多亿元,几乎全部为不良资产。事实上,关闭广州银行的计划当时已被提上日程。”广州金融办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广州银行的风险问题惊动了国务院领导,还对此作了重要批示。

20014月,姚建军新官上任。广州银行的改革从健全内部管理制度为突破口,渐次展开。他提出了“用发展的办法解决商行的历史遗留问题和今后生存的问题”的主导思想和“三年三变”的奋斗目标。

2001年深层改革之后,广州银行全行员工由2001年初的3800多人减至2005年末的1900多人。2001年,广州银行对支行的授权由原来的一刀切调整为动态差别授权。2003年,他们再次决定对支行的授权不仅考虑支行自身状况,还结合了不同信贷品种的风险度,进一步严格了对支行的授权。

截至20099月底,广州银行总资产1123亿元,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6.43亿元,年底可突破10亿元。资本充足率也达到银监会的要求,超过10%,不良贷款率大幅下降,年底完成重组后会降至1%以下。

艰难重组

多次传出重组消息的广州银行,却是雷声大雨点小,从淡马锡、汇丰到东亚、国开行再到中国平安,全都铩羽而归。

“在当时的众多城商行群体中,广州银行谋求重组之路属于较早的行动者。”广州金融办一位处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客观而言,由于广州银行所处的广州区域当地巨大的经济总量与活力及其一直树立的“政府的银行,市民的银行”的招牌,广商行重组一度吸引不少大腕级战略投资者的眼光。

“当时利好消息满天飞,好像重组明天就可以成功似的。”广州银行大塘支行行长刘莎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说,2006年时的诸多城商行并无多大重组动作,广州银行备受关注。

巫克飞透露,当时,广州银行已与进行尽职调查的东亚银行签订了战略性框架协议,终究还是抽身而去。后国开行又参与进来,但最后与广州市政府在谁该为历史不良资产买单问题上相持不下,转投湛江商行。

而在收编深商行后一心要做大银行业短板的中国平安与广州银行的意向性接触,是进入2008年后才开始的。对于一心弥补银行短板的平安来说,在接连出手竞标广发行、深发展等有全国性牌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遇挫后,转而收购一些区域性的商业银行,似乎是一种更为现实可行的选择。

平安若拿下了广州银行,意味着占领了华南经济最大的桥头堡—广州,对平安银行来说,意味着其在全国一线大城市上海、广州、深圳全面完成了布局。遗憾的是,随着2009年平安银行广州分行的成立,先前所有的努力又化为乌有。

“事实上,前几次重组都是进展到定价关键性环节时告吹的,这与广州市政府在不良资产财务重组与处置上的态度有很大关系。”广州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单纯的财务外科手术如剥离、土地置换等手段已经不管用,广州银行必须将财务重组与引入战略投资者结合起来。广州市政府必须“要更有诚意,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同时从广州金融大局出发,坐等着卖个好价钱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引进战略投资者工作在明年上半年进行。”姚建军表示,今年重点是在深圳设分行,“未来5年,我们计划设立七八家分行,我们的资产规模预计可以达到3000亿元。利润最低要达到30亿元。”

破茧重生

八年破茧终获重生,让广州市政府满意的是—连续8年,广州银行新增资产在以每年平均100亿元的速度增长时,新增贷款不良率几乎为零。

广州银行日前发布的增资扩股说明书表示,2007108,广州市方面还原则同意了《广州市商业银行资产重组方案》,即通过3-5年的时间实施“重组、引资、上市”三步走战略,通过增加资本金、剥离置换不良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在发展中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进而推进上市,做大做强。

据悉,广州银行自1998-2007年间共经历了4次增资扩股,现注册资本53.02亿元,,股本总额53.02亿股,其中财政性股份46.78亿股,占88.23%。目前广商行前十大股东均为广州市国资系统企业,其中第一大股东为广州国际控股集团,占总股本43.38%;第二大股东则为广州市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占总股本的40%

“目前正在征选新的企业标志,改名后将陆续更换全部营业网点中的企业标志。”广州银行新闻发言人张薇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今年年内剥离不良资产、完成资产重组,明年引进战略投资者,在各项监管指标达标后,争取3年内实现上市。资产重组和资产剥离完成后,广商行不良贷款率可低至1%以下。

经过政府近3年四度增资后,广州银行现时资本金为83亿元。此外,广州银行的跨区经营也在筹备之中。张薇表示,除了深圳分行以外,未来3-5年内,计划除佛山、东莞等省内地市外,还将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苏州等地设立分行,分行预计达8家,逐步实现由地方性银行向全国性银行的跨越式发展。

国家发改委今年18日公布的《珠三角区域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中明确提出,支持广州市建设区域金融中心。让姚建军欣慰的是,广州银行加紧重组的同时实行更名,正是顺应了国家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的政策导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热评 | 温州银行原行长成金融腐败典型,地产商关联交易近74亿
吸取P2P教训,中小银行转型数字普惠金融
连平:银行准备金率仍有下调空间,有望为小微企业纾困
2019银行业政策回溯:新LPR倒逼银行变革,理财子公司迎落地元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