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声中的德国难民产业链

马欢
2016-09-13 04:34:57
2015年,不来梅一家名叫Human Care的公司获得了两笔大订单,一是在图林根的一所难民营,订单总额高达300万欧元,还有一笔是在沃尔夫斯堡的一座难民收容设施,每年的收入是30万欧元。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发自广州

将近一年前的8月31日,在面对难民危机时,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出了“我们办得到”。

戴姆勒董事会主席兼梅赛德斯-奔驰总裁蔡澈(Dieter Zetsche)也曾乐观地宣称,接纳大批难民或许会成为德国下一场经济奇迹的基础。

面对逾百万在德国的难民,政治家们忙着找对策,也有人在思量着赚大钱。

根据最新估算,德国每年花在难民问题上的钱在200亿欧元左右。德国地方政府越来越倾向于把安置难民外包给私营公司,其中包括了地产公司和房屋建造商,还有职业技能培训公司等。他们当中,不少人因此而大赚了一笔。

谁能想到,难民在德国,已经形成了一条可以赚大钱的产业链。


 

难民产业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拉斐尔·霍克都算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德国富二代。今年22岁的他毕业于名校,是年营业额数百万欧元的家族产业的继承人。

他所在的地区是位于慕尼黑南部郊外的格林瓦尔德,是德国乃至欧洲最富裕的一个地区。这里随处可见带着私家泳池的豪宅,里面住着德国企业的大老板、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的足球明星。

就在最近,这个富人区也将负责接待一部分刚刚抵达德国的难民,霍克的公司将参与其中。

他的公司将在这个小区建立一个“圆顶接待站”,这是一座充气的圆形大厅,面积相当于标准尺寸的游泳池大小,里面可以安置300人—那些从叙利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和非洲西部国家出发、穿越中东、南欧抵达德国寻求避难的人。

这些人可以免费在接待站住宿,里面很暖和,上下铺,每天三顿饭,可以打乒乓球,领零花钱,等待避难申请的消息。霍克表示,他本人亲手粉刷了圆顶接待站灰色走廊的花边。

慕尼斯周边如今15座这样的接待站,都属于霍克的公司,都租赁给当地政府,用于接待难民。

霍克并不是慈善义工。与其他许多类似的企业家一样,他也是德国报纸所说的“难民产业”中的一员。安置难民的费用虽然是国家支出,但具体业务常常外包给类似霍克的公司这样私营企业去做。

霍克从前的业务包括向体育俱乐部提供住宿,目前转型的他,业绩比之前更好。

据他预估,两年之内,公司年度营业额就可以达到3700万欧元。

“德国不仅仅需要难民,德国也得到了一个一生难求的机会—用如何对待难民来重新界定自己。”霍克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

和霍克一样,德国政府也看到了市场缺口,鼓励当地企业来参与到接纳难民的产业当中。

不少德国企业都通过运营难民营而发了财。

2015年,不来梅一家名叫Human Care的公司获得了两笔大订单,一是在图林根的一所难民营,订单总额高达300万欧元,还有一笔是在沃尔夫斯堡的一座难民收容设施,每年的收入是30万欧元。

“欧洲家庭护理”(European Homecare)可谓是德国难民产业的巨头。该公司网页上称,拥有1500名雇员,为100个难民收容机构的超过1.6万名难民提供服务。

这家企业规模大,业务全,现在已经可以提供与难民有关的所有服务,包括从规划顾问到建筑物整修,再到语言班,以及帮助难民与政府机构打交道的咨询服务等,甚至还开发了专门的管理软件。

根据最新的官方统计数字,“欧洲家庭护理”从2008-2013年间,营业额翻了四倍。

虐待丑闻

难民产业在带来利润的同时,也制造了不少争议与丑闻。

2014年“欧洲家庭护理”的企业保安人员,在北威州布尔巴赫(Burbach)的一处难民营虐待难民被曝光。

2015年,柏林市政府终止了与一家私人安保公司的合作关系。这家公司在柏林卫生与社会福利局门外负责难民安保工作,其保安人员对难民实施了虐待,并且使用了带有纳粹色彩的词汇。

2016年3月,柏林市政府就因为被曝光花费23.8万欧元聘请麦肯锡公司为其提供难民业务咨询而陷入了激烈的批评。

乌多·乌尔夫科特是德国极富争议的政治学家,2015年,他的另一本新著出版:《难民产业—政客、记者和社会团体怎样从难民潮中获利》中,他就对政府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在他看来,难民带来数十亿的大生意。这个产业以社会救助的面目示人,背地里却大肆敛财。

“德国的难民产业现在是很多公司梦寐以求的大生意。每个难民每个月要花掉纳税人大约3500欧元。仅在2015年就进来100万新难民,每月开销为35亿欧元,每年就是420亿欧元。这笔开销够所有失业者一年之用,”他在书中写道,“其实不仅是护工、翻译、社会教育工作者或者蛇头、租房大鳄从中得利,还有社会团体、医药公司、政客和一些媒体人士一起从中大发横财。”

对于他们来说,难民产业是一个方兴未艾数以十亿计的大生意,而且盈利良好。

来自澳大利亚记者的勒温斯坦表示,这类业务只要私营化,就“几乎一定”会发生虐待事件。他说:“有明显的证据证明,不管在哪里,只要难民业务被视为一种盈利工具,那么收容所里的条件就一定会变差。企业不会牺牲成本去提供好的服务。”

不过,巴伐利亚难民委员会的敦瓦尔特并不赞同这一观点,在他看来,私营化并不一定都是糟糕的。“这也要视不同企业而定,”他说,“因为你并不能保证政府就一定会更好地对待这些人。”

但假如不将难民交给私营企业,德国政府将面临巨大的压力。

尽管德国是欧盟经济状况最好的一个国家,但是对于许多社区政府来说,完成难民的安置和供给任务仍然很艰难。

包括柏林在内的一些地方政府,已经为寻找难民收容场所发愁,不得不提出了每人每晚50欧元的安置费用,这样的报价让很多房产所有者欣然应征。很多房主都会试图在有限的房屋面积中安置尽量多的难民。

德国政府已经发觉到问题所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许诺,联邦政府将会努力填补法律上的空白,防止房地产业主通过安置难民来发横财。

“人不能像商品一样被拿来交易和利用。”默克尔在杜伊斯堡的难民社区发表演讲的时候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高瓴资本首份价值投资影响力报告发布 投资企业服务平台为产业互联网赋能
树家居产业无醛康净标杆 尚品宅配用智造助力绿色环保
与产业共进!JDD 2020京东数科与大兴机场、首旅慧科等产业伙伴签署多项合作协议
专访温鲜生总经理李镜聪:“品牌培育+产业”融合的模式能让社区生鲜走的更远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