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李稻葵呼吁警惕金融风险:地方债务高企,“最可怕是没应对措施”

余思毅
2021-10-21 18:02:48
来源: 时代财经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不约而同提出相同的观点:债务风险需被重视。

10月2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论坛首届大会上,多个关于金融风险的分论坛同时召开。

在分论坛“防范金融风险:灰犀牛、黑天鹅与防波堤”、“世界经济展望: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上,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不约而同提出相同的观点:债务风险需要被重视。

“现在出现的大型民营企业贷债务违约会不会蔓延?和这个相类似的是地方政府的债务,现在地也卖不出去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从哪来,以前发债了怎么还?”吴晓求忧心忡忡指出。

而李扬最担心的“灰犀牛”就是房地产。他指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机制没有理顺,供给侧的金融供应不仅与土地有关,也和地方政府财政有关,使得解决这个问题高度复杂化。

李稻葵也认同李扬的观点,“现在债务水平非常高的,不仅包括企业债,生产部门、非金融部门的债务,也包括地方实际的债务水平。一旦房地产市场处理不当会成为一个导火索,引发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行。”

“风险不是很可怕,可怕的是风险来临我们没有应对措施,没有风险免疫能力,风险过后也是没有再生能力。”吴晓求语重心长道。

微信图片_20211021153127.jpg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

房地产是最大的“灰犀牛”

吴晓求首先指出,当下中国金融领域有个问题必须引起高度关注,“现在出现的大型民营企业贷债务违约会不会蔓延,目前债务违约在慢慢‘感染’。”吴晓求认为,相关部门要思考发生这个问题的原因在哪?怎么应对?

吴晓求进一步指出,与这个问题相类似的是地方政府的债务。“现在地也卖不出去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从哪来?以前发债了怎么还?”吴晓求认为,国债当然不会违约,特别是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各类债务要高度重视,这两个叠加在一起风险较大。

李扬认为,房地产是最大的“灰犀牛”。他指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机制没有理顺,具体到房地产金融,世界各国房地产金融体系主要是从需求方着眼,而中国则包括供需两方面,更何况给开发商的贷款通常在贷款中占主导地位。

“这个情况使得中国的市场和别的国家不一样,在中国供给侧的金融供应,不仅与土地有关,也和地方政府财政有关,使得解决这个问题高度复杂化。”李扬如此说道。

在李扬看来,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到了拐点。他留意到,最近有好几个标志性的事情,如部分城市出现土地流拍;楼市限涨限跌的双向调控等。“亚洲金融危机时期,香港政府处理负资产用了六七年时间。当下我们必须要小心翼翼,如果让危机一泻千里,影响是非常大的。”

李稻葵也指出,必须认识到现在的债务水平是非常高的,不仅包括企业债、生产部门、非金融部门的债务,还包括地方实际的债务水平。一旦房地产产业市场处理不当,会成为一个导火索,引发进一步经济的增速下行。

但李稻葵称,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是多元化的,像一些大城市上海、深圳的刚需依然存在,因此不能一刀切。

“现在有一个机遇,应该呼吁刚需比较足的城市,多拿出一些住宅的地来拍卖,一方面是稳定当地价格上涨的趋势,另一方面也是进一步帮助相关的房地产开发商。”李稻葵认为。

李扬也认同不能一刀切,要软着陆。“从居民的一侧,提供给市场上的资金不能断,哪怕是房价跌了还继续提供。但是给开发商提供的贷款要处理已经暴露出的问题。”

全球债务危机可能到来

当下,全球经济面临深刻变化。在李稻葵看来,未来两到三年,全球经济有三个重大风险,一旦处理不好,全球将进入衰退。

李稻葵指出,第一个风险是债务风险。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测算,上升了12%,按照GDP的基础来测算上升了48%左右。若处理不好,新兴市场国家有衰退危险。

第二,有可能出现碳衰退。现在全球各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在进行减碳,但可替代的技术不成熟,因此在未来若干年,一定会出现能源成本巨幅提高。

第三,供应链的衰退。疫情之后很多的发达国家,基于把供应链从中国、其他的国家撤回自己的国家,势必会带来全球生产成本提高,可能会造成产量的下降。

对此,关于债务危机,李稻葵建议,各国家要加快债务重组,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一定愿意基于公平的原则处理国际债务。关于供应链的衰退,李稻葵呼吁各国不要各自为战,要尊重经济发展的规律,不要轻易打破已经形成的产业链布局。

李扬也认同李稻葵的判断,李扬称,自从世界转向了信用货币本位之后,使得债务与货币的膨胀更严重。“美国急剧的收缩债务,对世界也会带来不利的影响,意味着全球流动性的减少,对各国市场的流动性、货币政策产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冲击。”

关于碳衰退,李扬提到,中国减碳过急,新兴能源受天气的影响很大。“减碳是个好事,但是减碳是个大事,要稳步推进,否则会给我们带来灾难。当下,美国、欧洲以及全球都准备过一个最贵的冬天。事实上,世界的生产能力没有任何问题,这个‘最贵的冬天’是人为造成的。”

此外,李扬还提到现有产业的数字化使得数字鸿沟产生。“不同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加上数字化没有约束与监管,会损及普通百姓的利益。数字化必然让很多的产业归零,这就是发展经济学中所说的创造性破坏。”

不能因为怕风险而拒绝“走出去”

“我们要构建一个能够有强大免疫能力的金融体系,而且金融风险过后,要有再生的能力。”对于金融风险的防范,吴晓求打了一个比方,“现代社会到处都是汽车一样,如果你怕被汽车撞死,那你很难出门。你要建立一个识别系统——红绿灯系统,这就好了,不是说一出门看到这么多汽车就害怕了,就不出门了。风险不是很可怕,可怕的是风险来临我们没有应对措施,没有风险免疫能力,风险过后也是没有再生能力。”

在吴晓求看来,我们要关注金融风险,但是不要过度关注,应该要把过多时间用在金融体系改革上。“一定要通过改革产品多样性提升中国金融的功能,现代金融体系一定是功能多样性,只有通过市场化改革来完成。为了防范风险,金融核心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对信用甄别的能力,所以必须要推动科技化来提升对这些传统金融长尾客户的信用甄别。”

吴晓求表示,中国金融一定要走出去,“关起门来成就不了一个所谓的现代金融体系。”

吴晓求认为,未来中国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理应成为新的财富管理中心、人民币资产交易中心。吴晓求进一步指出,未来随着开放不断深入,人民币作为最初级和资源交易的改革就会完成。“‘十四五’时期应该实现人民币成为可自由交易的货币这一目标。”

但吴晓求也指出,2015年“811”汇改给了人们一个警示,汇改后很短时间内,外汇储备出现了大幅度下降。因此,当下一定要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法治基础,要让市场对人民币有信心,同时保持经济的创新能力和可持续增长,给人民币提供稳定的基石。

“目前人民币还在不断升值,未来完全实现自由交易,人民币汇率将是什么趋势,对整个国家金融体系带来什么风险?”吴晓求坦言,相关部门应该在把“811”汇改作为思考问题的背景,深入思考,会找到好的应对办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降价打折、规则调整、“勾地”重启,杭州年末土拍能否唤醒躺平的房企?
那个房价超3万元/平方米的县城,楼市现在冷成啥样了?
兴业首席张启尧:房地产白酒躺赢时代或已终结 未来A股投资机遇在科创
合景泰富陈慧茹:打造美好生活的闭环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