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鹏“奔私”火速申请公募 再现睿远神话?

宁鹏
2020-10-27 02:53:31
据中基协官网数据,截至2020年9月末,存续的私募基金规模高达15.12万亿元,其中证券类私募存续规模为3.18万亿元,与十年前阳光私募总体量相比,单类规模的增长幅度就已超过了20倍。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5个月前从东证资管离职的明星基金经理林鹏,近期开启了“开挂”模式。

10月19日,林鹏投身私募后首批产品对外发售,首日销售规模高达150亿元,不仅刷新了证券类私募产品的单日发行纪录,更意味着林鹏出道即跻身“百亿俱乐部”。

震波未完,两天后又有劲爆消息传来。

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10月21日,林鹏发起设立的公募汇一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一基金”)已提交牌照申请,且被接收材料。

“公转私”新标杆

在林鹏之前,“公转私”的一个标志性人物是陈光明。2018年10月26日,陈光明在离职东证资管6个月后,其创办的睿远基金拿下了公募批文。

睿远基金发行公募产品前,已先行在专户领域发力,首批18只专户产品,募集规模高达104.14亿元。其首募的“百亿”成绩显然与“东方红”这一资管品牌有关。在陈光明从东证资管董事长的职位上离任前,“东方红”旗下基金募集火热,堪称公募“爆款”时代的开创者。

林鹏与陈光明有着诸多的共同点。譬如,同为开创东证资管“爆款”时代的关键人物,入行以来始终活跃在投研一线。东方红4号是陈光明长期管理的基金,其成立于2009年上半年,截至2017年年末,年化收益率高达27.9%。

林鹏在东证资管的表现也不俗,截至今年5月16日离职,其所管理的4只基金年化收益率均在18.89%―27.2%之间,其中东方红睿丰自2014年9月25日开始管理,任职回报率高达218.83%,年化收益率高达22.78%。

值得一提的是,林鹏声名鹊起于“价值投资”重新受到追捧的2017年。在结构性行情背景下,他管理的东方红睿华沪港深、东方红沪港深、东方红中国优势等基金均表现出色,包揽了偏股型基金年度收益前三,而他也凭此成为了当年的最大“赢家”。不过,2019年以后,表现较为平淡。

今年9月28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基协”)私募基金产品公示信息显示,由林鹏担任董事长的上海和谐汇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完成多只私募基金产品备案。

事实上,对于募集的火爆,业界早有预期。

“这是一次稀缺IP+强势渠道的强强联手,”10月23日,某资深的基金行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说,林鹏堪称年内最具号召力的“公转私”案例,叠加招商银行、中信证券、兴业证券、东方证券等头部强势销售渠道,刷新证券类私募单日募集最高规模纪录是在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林鹏此次产品募集需要1%的认购费。对此,10月23日,有沪上私募机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同样是做私募,命运却可能完全不同。我们给完渠道费用后也就剩1%,而林鹏的产品1%的认购费给渠道,管理费收2%,还设置了3年的封闭期,这意味着每年有3亿元的管理费收入。”

“百亿俱乐部”扩容

对于私募基金而言,进入“百亿俱乐部”其实并不容易。

2011年末,市场上出现了首家百亿私募重阳投资。其创立于2001年,达到百亿元规模用了十年时间。彼时,前十大私募机构管理资产总规模合计460亿元,占阳光私募管理规模总量的1/3。

时移世易,证券类私募的规模经历了几番跃进。

据中基协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存续的私募基金规模高达15.12万亿元,其中证券类私募存续规模为3.18万亿元,与十年前阳光私募总体量相比,单类规模的增长幅度就已超过了20倍。但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年初百亿级私募的数量仅有37家。

事实上,2020年是“百亿俱乐部”扩容之年。

来自私募排排网的数据,截至10月23日,管理规模超过百亿元的证券类私募基金管理人已有53家。这也意味着年内“百亿俱乐部”增加了16名成员。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新晋“百亿俱乐部”的私募中不乏公募老面孔。譬如宁泉资产的杨东、正心谷的林利军,此前均为公募名人。而彤源投资的管华雨,则属于典型的基金经理“公转私”。

“现在是证券类资管机构最好的时代,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的行情都孕育了极佳的赚钱效应。对很多基金经理而言,目前或许是年化收益数据最漂亮的时候。”10月23日,沪上某公募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虽然有各类不同背景的人才投身私募,“公转私”仍然是其中最受关注的。

“资管类机构都喜欢标榜其核心竞争力为投资能力,但事实上并不完全如此。投资能力验证的时间较长,拥有公开业绩数据的公募派相当于自带成熟IP,在渠道方面具有先天优势。”上述沪上私募机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

在2020年进入“百亿俱乐部”的私募中,东方港湾与林园投资亦现身其中,两家均为国内成立时间较早的老牌股票多头私募,创始人但斌与林园均为圈内的话题人物。

“私转公”超速纪录

汇一基金的发起设立也颇受市场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6月19日,和谐汇一成立,8月28日完成在中基协的备案,10月21日,汇一基金即申请公募牌照并被接收材料。由此看,林鹏的创业之路顺利且“神速”。

今年5月,林鹏宣布离开东证资管。在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中,他表示,东方红投研梯队体系趋于完善,“可以放心地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其实,与陈光明相似,林鹏一开始亦是按照公募基金的标准来组建团队。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和谐汇一的核心团队平均从业年限高达20年,其中包括原易方达基金机构客户总部总经理孙曦东、原交银施罗德基金研究部总经理张鸿羽,以及东方证券证券投资总部副总经理梁爽等。

前些年,公募人士选择创业的路径只是“公转私”,仅有少数大佬,如鹏扬资产的杨爱斌、博道投资的莫泰山等,为了公募牌照,处置了原有的私募产品,陈光明选择了直接申请公募牌照,但是也是从专户做起。

事实上,在资产管理行业的衍化过程中,明星基金经理的选择越来越多。“公转私”已不再是他们的最后最好归宿,“私转公”的常态化,也让基金经理有机会从曾经的职业经理人,转身成为公募基金的创始人及合伙人。

“睿远基金以及其他个人系公募的稳健运营,对汇一基金是有着很好的示范效应的。”上述私募机构人士进一步分析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