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追星无底线氪金,百万集资无人监管,粉丝韭菜到底还能割多久?

邓惠君
2020-08-07 16:14:04

追星要氪金,这似乎已成为饭圈中人的“金科玉律”。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从偶像定位、节目推广到作品变现,市场模式越发趋向成熟。

 

但粉丝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种种乱象:各种“黑灰产”应运而生,水军、黄牛与营销号大肆牟利、疯狂吸金;明星遭围猎,隐私被贩卖,不胜其扰;而部分粉丝被洗脑被操控,迷失在“打榜、控评、反黑、刷数据”的流量游戏之中,沦为数据女工;普通网友为避免被粉丝找麻烦,被迫地丧失了对部分明星及其作品的讨论权,公共舆论空间被一压再压。

 

当追星文化渗透到网络的各个角落,受影响的不仅仅是明星、粉丝和文化娱乐行业,还有整个互联网环境和现实社会秩序。无论是不理性的消费观,还是各类无底线的追星行为都亟待扭转和整治。

 

粉丝为打投一掷千金,催生各类灰色产业链


今年夏天,酸奶、牛奶、可乐……各种饮料喝个不停,可能不仅仅只是为了解渴,也有可能是为了打投。

 

7月,《乘风破浪的姐姐们》火爆出圈,为了让被淘汰的姐姐们“复活”,以往从不参与选秀节目投票的观众们也开始拿起手机买牛奶、学打投。这“浪”未平,那边喜欢乐队的摇滚少年、热血少女们又开始为了给《乐队的夏天》《明日之子乐团季》的选手们打call而喝起优酸乳和百事可乐。

图片来源网络

 

以《乘风破浪的姐姐》为例,观众可以通过购买伊利金典的系列产品,获得额外的投票票数,投票让本被淘汰的姐姐获得参与复活赛的资格。


粉丝打投与产品销售相结合,这样的方式在近两年的偶像养成类选秀节目中已经成为固定流程了。

 

2018年,《偶像练习生》开创了这一套让冠名商品牌营销与快速变现兼得的新玩法。粉丝可以通过购买农夫山泉推出的《偶像练习生》限量维他命水来获得投票券,用所谓的“水票”为喜欢的练习生投票。据媒体报道,在“粉丝经济”的助推下,农夫山泉天猫旗舰店销量比同期大涨500倍。

 

今年,蒙牛独家冠名了两档女团选秀节目,蒙牛旗下真果粒和纯甄小蛮腰分别冠名《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投票方式分别被称为助“粒”和撑“腰”;而伊利则成为了《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节目超级星推官。


图片来源网络



《消费者报道》近期做的一份调查问卷中显示,867份有效问卷中,61%的会为选秀类综艺节目中的选手投票打榜,其中28%会花费100元以内进行打投,29.7%会花费100-500元进行打投,21.4%会花500-1000元进行打投,9.3%会花1000-3000元进行打投。

为了让喜欢的选手出道,除了个人进行投票助力之外,还有各大粉丝后援会、粉丝站子等会统一组织打投。而这些组织的打投资金则主要来源自桃叭、Owhat、摩点等平台上集资众筹得来的粉丝筹款。

 

根据民间自发的数据组织“SNH48-饺子榜”,今年上半年两大偶像养成类选秀综艺《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中统计到的粉丝集资总额达1.38亿元。这些集资来自136位练习生/学员下的2013个粉丝应援会,共有超过73万粉丝参与了集资。其中,《青春有你2》中C位出道的刘雨昕粉丝集资总额超过1400万,是两档综艺全部成员中唯一一家集资总额超过1000万的。

 

这些集资的钱通常会分配到两个主要的打投渠道,一个是注册更多的视频网站VIP会员,而后交由有时间有精力的组员进行投票操作;二是购买赞助商产品,以获取更多的投票机会,以《青春有你2》的赞助商真果粒为例,一箱花果轻乳可以兑换15个助力值。

 

“奶卡”、“奶票”的需求量之大也激发了灰色产业链的出现。抖音、快手等平台上的一些视频显示,若干名工人将一瓶瓶牛奶倒掉,只将带有投票二维码的瓶盖保留,留作转卖之用。本刊通过闲鱼二手平台检索发现,除了低价售卖大量被割开二维码的蒙牛纯甄小蛮腰外,还有个别用户贩卖大量的二维码,其内容宣称“奶票”的数量高达几十万张,面向消费群体主要为后援会、经纪公司及粉丝团体。


图片来源网络



▲闲鱼平台上有大量奶票批发销售链接


粉丝集资无人监管,“大粉”圈钱跑路层出不穷

 

当偶像养成选秀类综艺结束后,一些粉丝后援会会公示比赛期间的账目明细,如SNH48-赵粤后援会于7月18日在微博公布了各项收支的情况。


▲SNH-赵粤应援会官方微博截图

 

但也有部分粉丝后援会传出数目不明、钱财或被私吞的消息。有网友表示,金子涵后援会由于内部管理混乱,导致最终有65万的奶票下落不明,且多次暗链集资的钱不知去向。在遭到粉丝问责后,奶票群群主甚至将群解散了。

 

除了给选手打投助其出道,诸如为偶像购买周边、刷其代言产品的销量、承包屏幕做宣传、做慈善公益活动等各式应援活动,也少不了粉丝集资。为明星偶像集资的项目名目众多、花样百出,但另一方面,粉丝集资资金流向不明、账目不清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如《偶像练习生》里卜凡的一个粉头曾声称花了35万做户外屏的应援,但最后却被扒出该项应援只花了5万元。邓伦后援会曾集资9万元进行杀青应援,但却只见一桌子的烧饼。


▲图片来源网络

 

小则数百上千,大则数百万的集资款项,通过桃叭、Owhat等粉丝互动平台流向有明星经纪公司或工作室认可的官方后援会,或是由粉丝个人自发成立的粉丝个站,各类大大小小的数据组、打投组等,并最终由这些组织来进行打榜投票、数据维护,以及应援工作的落实等。但由于“饭圈”组织管理混乱、缺乏监管机制,或是“粉头”权力过大等因素,往往会出现资金流向不明、账目明细弄虚作假,甚至组织者圈钱跑路等问题。

 

对此情况,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回应《消费者报道》采访时表示,当前粉丝集资行为处在灰色地带,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经常见诸报端。如此大额的集资行为,以及其中存在的管理漏洞、道德等风险很大,也很容易出现携款跑路等问题,成为违法犯罪行为的“温床”。

 

至于粉丝集资是否属于非法集资,北京铭泰律师事务所廖仁亮律师认为,“非法集资”本质上是一种违法承诺收益的投资行为;而粉丝集资往往是为了共同消费,并非为获得投资收益,集资主体也不会向粉丝承诺投资收益。粉丝自发集资购买应援物品、统一购票、打榜等,属于民事行为,不算“非法集资”,二者有本质区别。

 

鉴于粉丝后援会管理员在集资之后卷款跑路的情况时有发生,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刘彩凤律师建议,“为预防‘跑路’行为发生,粉丝在打款时,应当问清楚款项的具体用途、往期账目是否清晰、账户管理人的身份信息、征信情况、资产负债情况等等,并保留转账记录、聊天记录等记录材料,同时随时查看资金使用情况及资金管理账户的银行流水。”

 

粉丝疯狂氪金打造破亿销量,想要理性消费,跳出“饭圈思维”是关键

 

粉丝为偶像掏空钱包的决心似乎比大众所想象的还要坚定。上文提到,“SNH48-饺子榜”中所统计到的两大选秀综艺粉丝集资总额为1.38亿。然而,截至7月23日,流量明星肖战的电子专辑《光点》总销售额竟达1.15亿元。跟随其后的分别是蔡徐坤的《YOUNG》(约6800万)、华晨宇的《好想爱这个世界啊》(约6500万)。

3元一首的数字单曲,93小时就达成1亿销售额,这样看似亮眼的成绩可能更多来自于肖战粉丝对其偶像所支付的情感溢价。而事件缘由则可以从今年2月说起。2月底,肖战粉丝因不满一篇同人文章举报了AO3网站,随后登上微博热搜,并引起了同人文化圈网友的不满以及对肖战一切商务活动的抵制。数月来,肖战粉丝和肖战抵制者的舆论之战不曾停息。由于部分肖战粉丝滥用举报、疯狂控评,甚至谩骂、网暴事件中发声的媒体、学者等,且加上肖战方的管理缺位、发声不当,肖战的路人缘一度跌至谷底。

 

4月25日,肖战发布电子单曲《光点》后,为了挽回偶像颜面的粉丝迅速购买,并在微博超话中鼓吹复数购买、反复购买。诸如“肖战只有我了”“这首歌销量上不去他就彻底完蛋”“能买一首咬咬牙要买三首”的话语在微博超话中层出不穷。在大粉的舆论胁迫或情感诱导下,一些粉丝“砸锅卖铁”地进行消费,购买数字单曲,百张起跳。

图片来源网络

 

更令外人匪夷所思的是,部分粉丝甚至将这首歌曲拟人化,将一亿销售量的诞生形容为“出产”,日常还不定期购买数字单曲,称要给“点点”(则《光点》)交“奶粉钱”“抚养费”。据《消费者报道》观察,从7月17日到7月23日的数日间,《光点》的总销量增长了48.7万元。

图片来源网络

 

大粉催销量,其他粉丝不顾自身经济情况咬牙跟着买,这样的情况在其他流量明星的微博超话中也屡屡出现。


图片来源网络


相比专业歌手,流量明星、偶像艺人的音乐作品的销量往往要高出一大截。音乐先声主理人范志辉认为,“就数字专辑销售来说的话,流量偶像的粉丝购买数字专辑的动力更强,因为他们接受的逻辑就是流量至上,流量能够给偶像带来更好的发展前途,数字专辑销售就是证明流量的一种方式。”在他看来,这种行为一定程度上来说,可以培养消费者的数字消费习惯,“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花钱,只要不危害社会,在自己承受范围内,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对于粉丝为了支持偶像重复购买数百上千首电子歌曲,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认为,“在当今资本为王的时代,明星一般都是资本运作的结果,只要运作得当,几乎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会成为明星。在此背景下,粉丝为支持偶像支付情感溢价,显得不明智,不如不断地提升自己,得到资本之手的“垂青”。从电子歌曲所含的经济价值和情感价值来看,粉丝购买数百、甚至上千张的电子歌曲,显然属于不理性消费行为。”

 

除了过度氪金、借贷追星等不理性的消费行为,互撕谩骂、网络暴力、人肉搜索等饭圈乱象也令人担忧。6月,阿里巴巴旗下盒马发布了活虾包装的宣传微博,却被肖战粉丝认为是在“内涵”他们(肖战粉丝自称“小飞侠、小肥虾”),遭到了部分粉丝的声讨和抵制。盒马只好在隔天凌晨发布微博道歉。一则普通宣传文案就部分粉丝指责“阴阳怪气“蹭热点”“内涵”,肖战事件中各类论战风波下的互撕谩骂之语更是叫人看得目瞪口呆。


对于饭圈文化中存在的一些不良行为,《消费者报道》咨询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畅销书《顺应心理,孩子更合作》《内心的重建》作者维尼老师,他表示这些行为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群体性心理很难保持理性,它会被一些事情所裹挟,会被某些更偏激的声音所影响。在群体里,更偏激的声音会占上风。只要是在群体中,想做到理性和适度,还是很难的。这也是一种正常的、普遍的现象。”

 

但值得注意的是,北京铭泰律师事务所廖仁亮律师向《消费者报道》解释称,“饭圈”出现的“互撕谩骂、人肉搜索、网络暴力”等行为涉嫌违反《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和《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法规;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涉嫌构成侮辱罪或者诽谤罪。

 

7月13日,国家网信办发出了《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文中第六点称“重点整治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等价值导向不良的信息和行为。严厉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在社交平台、音视频平台的热搜榜、排行榜、推荐位等重点区域应援打榜、刷量控评、大额消费等行为。大力整治明星话题、热门帖文的互动评论环节煽动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对立、互撕谩骂、人肉搜索等行为。严格清查处置“饭圈”职业黑粉、恶意营销等违法违规账号。深入清理宣扬攀比炫富、奢靡享乐等不良价值观的信息。”

 

7月14日,肖战工作室在与微博方洽谈后,曾发出致歉信表示,将用积极的态度引导粉丝,维护社区和网络传播秩序。7月16日,肖战工作室再次发微博呼吁“不进行任何打榜、控评及应援活动;拒绝互撕谩骂,不要挑起群体对立;不以超出自身经济能力的行为来支持作品和商务;保证个人学习工作之余,再将关注放在艺人的影视、音乐等作品上。”

 

关于肖战工作室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来引导粉丝、遏制宣扬仇恨行为、为何网络的传播秩序以及是否会采取具体的措施来限制未成年粉丝过度氪金,《消费者报道》邮件咨询了肖战工作室。肖战工作室回应称“由于公司规定,工作人员一般不接受报道采访”,所以本刊未能得到上述提问的回应。

 

乱象之下,青少年往往受影响最大。关于如何引导未成年青少年适度追星,维尼老师提出了一些建议:“作为家长,首先要理解和肯定孩子追星也是存在积极的一面的;第二点,追星也是正常的,我们成年人也会追星,这是一种美好的感情,也是一种正能量的感情。家长想要和孩子建立良好的沟通,理解和肯定是前提,孩子才不会产生防御和抵触心理。随后,家长需要进行适度引导,让孩子不要花费过多的时间、精力、财力在追星上,可以在沟通交流之下,互相约定一些规则。需要注意的是,规则的执行也可以弹性一些,过度的批评、斥责容易引起孩子的反感。”

 

从疫情期间行动力极强的饭圈公益,到充满浪漫色彩的陈奕迅日出日落演唱会,笔者从不觉得追星是一件值得被旁人指责的事情。但是偏激、无理智的行为不仅于己无益,还会加深饭圈的污名化。保持独立思考、跳出“饭圈思维”、理性消费始终是饭圈群体中每个人的一项重要课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城璞公寓爆雷:拖欠员工工资,房东、租客又被当“韭菜”
守正出奇勇创新,乘风破浪新征程 ——票交所举办长三角地区票据服务实体经济宣介会
8月多项经济数据转正,专家:三季度GDP增速或达5%
哈尔滨银行“双稳”贷款过百亿,向实体经济减费让利近6亿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