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经济核心: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

2014-09-16 04:09:47
“我相信新常态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这里面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经济能不能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这是新常态核心的话题。”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广州

9月11日,在中山大学举行的2014“影响力•中国”秋季峰会现场气氛热烈,在各界产生了热烈反响。在峰会的圆桌论坛环节,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中国30多年来改革开放本身就是规模宏大的创新行动,今后创新发展的巨大潜能仍然蕴藏在制度变革之中。

发达地区经济增速会放缓

2014年5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河南考察时强调,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

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7.4%,居民消费价格涨幅2.3%。随着上半年经济数据的陆续披露,人们对中国经济新常态也有了更真切的认识和感受。那么,究竟什么是新常态,其主要特征是什么?又该如何正确理解新常态的丰富内涵?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理解的中国经济新常态有三个含义:“第一,是经济增长速度会持续放缓。再过5年,中国的经济增速会是7%,10年后是6.5%,以后是6%。与此同时,最近这几年金融风险不断上升;第二,是传统政策的效果会大幅度下降。比如说靠货币刺激、投资,这些效果会持续下降,而且政策的空间也会越来越小;第三,从东部沿海地区转到西部,比如说重庆、成都发展速度会很快,但是广东、江苏、浙江等沿海省市的经济增速会降下来。我相信新常态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这里面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经济能不能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这是新常态核心的话题。”

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评估研究中心主任丁力认同向松祚的观点。他表示,过去经济增长依赖主要的支撑因素,可能逐渐要退出历史舞台,“新常态是中国经济脱胎换骨以后的新常态,新常态新在方向,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也是新的,这个我们都要注意到”。

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S.Phelps)表示,过去有一个坏的常态,在美国和中国都有,但是我们要看到能否扭转,能否变成新常态。对此,他的态度是:“从长期来看,我是乐观的;短期来讲,我相对悲观。悲观来讲的话,我觉得时间会长一点。”

较之菲尔普斯的“短期内的悲观”,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A.Pissarides)则显得乐观了许多,“我之所以乐观,是因为看到在过去30年里的不确定性,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从过去来看,中国的成功确实令人赞叹,这也是我乐观的主要基调。可能中国在新常态发展下会有一些下滑,但也不会落到很糟的境地”。

中国在新常态下会遇到哪些挑战?皮萨里德斯说:“我们必须要把重点放在创新上,政府在这方面应该发挥作用来推动创新。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要学会管理劳动力市场。过去经济高增长时,可以忽视劳动力市场,因为有很多新工作不断涌现。但是经济增速放缓,会发现新工作也会减少,如果这时候没有合适工作的话,反过来又会影响经济的发展。这时候就要和劳动力挂钩来看。”

大学生要多尝试自己创业

尽管众多学者还在为中国经济前景争论不休,但他们中多数人一致认为,中国经济前景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稳定。

统计数据显示,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2014年1-8月,31个大中城市的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城镇新增就业970多万人,与2013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0多万人。未来10年,全球还将有12亿青年进入劳动力市场,但是新增的就业岗位却只有3亿个。这些问题充分说明,未来十年中国也将面临严峻挑战。如何看待并解决中国未来的劳动力市场问题?

向松祚提到“增长变成失业”这个词,“我相信未来按照这种模式,肯定很多人找不到工作,会失业。但有一个办法,转向服务业,比如说印度首富就雇了280多个仆人。”

他进一步表示,未来很多行业像农业、制造业一样,确实不需要太多人,“我相信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一个趋势。长期趋势是,失业率会越来越高,传统的工作方式可能要改变。另外,大学生不要指望去政府找工作,你自己去创业,哪怕你雇3个人、5个人,都非常好。必须要通过这些办法才能解决失业问题。”

菲尔普斯认为,不是所有学生都能找到工作,或者说一毕业马上短期内能找到工作,这是一个层面的问题,它反映出来的是经济增长放缓带来的效果。经济放缓,生产力提升,从历史上都可以看到,确实能带来更高的失业率。

他表示如果经济发展引擎不能全速运转的话,肯定会慢慢积累出来越来越多的毕业生,他们a在早期可能找不到工作。长远来说,他们可能必须要去妥协,比如说先不要去做什么,很多人可能要接受低工资的工作。随着中国有更多创新经济,他们也可以想其他出路。“所以,大家不要担心这是一种噩梦式的场景,实际上不会有几亿人都在街上找工作。” 

皮萨里德斯认为,劳动力市场萎缩对中国并不是坏消息,因为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失业率。如果大家都能找到工作的话,没有人会有动力,大家都懒散了,也不会鼓励学生去主动探索。

他以自己的孩子为例:“我的孩子也刚毕业,他也没工作,我不担心。当然,他有时候说老爸我没钱了,给点钱,这让我有点头痛。我说我可以给你开个账户,但是有提款的上限。”在他看来,任何社会总会有一些人失业的,只是说失业长度有多久而已,“我可以说,有大学学历的人找工作的时间总会比没能力的人找工作的时间短一点……如果这么简单的话,我也得不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了。”

广东应从模仿式创新走向原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发挥毗邻港、澳的特殊地理优势,承接了包括日本以及中国香港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产业转移浪潮,快速发展,壮大了经济总量。但是,现在是转型升级的时候,广东原来发展模式内生的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的问题开始显现。

如何提升广东创新力?菲尔普斯认为,广东面临的选择跟整个中国面临的选择是一样的,广东应该在逆境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调整产业结构。

皮萨里德斯说:“我们要知道创新来自哪里,创新的源泉来自哪里,它实际上来自于人。从表面来看的话,广东确实和中国其他省份一样,创新的机会是一样的。但广东有很多很棒的高校,像中大这样的名校;广东有新兴的行业和产业,广东的工人劳动力的素质要更强,这样广东才会有创新的潜力,广东才能引领全国。”

丁力认为,广东创新跟其他地方一样,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我希望广东的创新是从少年变成成人,是一个自然成长的过程”。

向松祚对广东的创新力很有信心。他表示,过去30年,广东是中国经济最具创新力的地方,“我认为下一步广东要从模仿式的创新走向原创新,原创新就是我们要有更多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这方面广东很需要加强。顶级的创新广东更需要加强。”



相关报道

2014“影响力•中国”秋季峰会:中国经济破茧成蝶要靠“原创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热评 | 东亚中国巨亏17亿,何长明如何扭转大败局
保险高管直播带货 抢滩新风口还是作秀
打造数字经济战略基石 互联网巨头聚焦新基建
康希诺公布新冠疫苗一期结果,股价暴跌近两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