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克强的红包与库克的美式咖啡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6-10-18 01:51:24
  • 谢勇

    要美式浓缩而不要卡布奇诺,这是创业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小秘密。浓缩咖啡兑水之后,有纯粹的咖啡苦味,还带着一点点的酸,一点点的甜,芳香中蕴含回味。

    2016年10月12-19日,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在深圳、北京两地启动。今年,双创周的主场首次落户深圳。李克强在参观相关主题展示时,应马化腾邀请,点击触屏,为创业者发了红包。而这一次,苹果公司CEO库克带来的红包则是,宣布要在深圳设立新的研发中心。与北京研发中心一样,深圳研发中心也将致力于加强与本地合作伙伴和高校的关系,支持全国范围内的人才发展。

    有些尴尬的是,本次双创活动周恰逢各地网约车细则意见稿出台,条款之苛刻,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对互联网共享经济的一次“颠覆”。另一方面,当库克想用自己的Apple Pay为美式咖啡买单时,却被告知因为是外币卡而支付失败。随后,马化腾在参加双创活动周对话环节时表示,希望网约车新政不要一棒打死,希望能慎重,给缓冲时间,再进一步调研。而李克强总理则表示,这个问题听到了,基本原则是明确的,会要求有关城市进行研究。

    大历史的背景下,这些都是小小的浪花。互联网已经改变了中国人的衣食住行,改变了支付、教育、观看以及社群,在未来,改变还将继续。无论政策制定者还是创业者,以及身处其中的民众,改变已经成为共识,唯一的不同点就在于,改变的进程究竟要更快一点还是稍稍慢一点?具体到每个行业,改变究竟是需要激进些还是保守些?

    这是一次形成新生态的过程,也是一次次升维的过程。一年前,我们可能还在问,面对BAT形成的垄断,一切是否已经趋于静止?但现在,应该没有人会否认,BAT能想到的最美好的未来,其实是成为升维基石,甚至于今天所谓的独角兽,也正在迅速沉积,成为土壤,成为其身体上生长出的各类新物种的工具—而这些IP化的新物种,才是互联网的未来。

    所以,我常常惊诧于马云的洞察力:2016年10月13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出席杭州云栖大会时提出,未来30年是人类社会天翻地覆的30年,世界的变化将远远超出想象,“电子商务”这个词很快会被淘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将会深刻地影响世界。

    马云一定无数次考虑过阿里的终结。之前某次活动中,阿里研究院的曾鸣在面对这个问题时给出的答案是,阿里的终结者应该还在某个高中宿舍里写程序。实际上,总结阿里的,很有可能是整整一代青年人。这是沉浸在移动互联网里的一代,他们将来要做的,不见得是破坏式、颠覆式创新,不见得是把BAT干个粉碎,更可能是高维的重新建构。

    另一方面,这将是一个IP化的时代。人以群分,亚文化、小部落,将在今天的基础上开出多样性的花朵,形成无数个小生态,正如摩拜单车、B站。事实上,当你身处青年人群就会发现,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马云曾经这样描述未来:“真正冲击各行各业的是传统的思想,是对未来的不拥抱。”人总会老去,总会变得封闭保守,怎么办?不妨多找青年人喝杯美式咖啡,毕竟,人类社会也会有一以贯之的小传统,而创业者与美式咖啡的小秘密,正是其中之一。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孙宏斌一度吐露心声,他信奉选择和判断大于一味努力。在大并购序幕开启时,融创已提前进场谈判,通过并购获取大量低成本土地,用较小的投入撬动成倍的销售。

一家注册资本仅3000多万元,在房地产行业资历尚浅的企业如何拿下广州的旧改项目?而后如何撬动总投资逾50亿元的巨无霸综合体?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港中大(深圳)的首任校长徐扬生坦言“身上的责任和压力都很大”,但他相信这所学校能够给深圳带来不一样的改变。作为深圳市境内外合作办学的一种新模式,港中大自筹备起就备受关注。

从2008年起,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忠就为《环境保护税法(草案)》(以下简称“环保税法”)的起草而奔走忙碌。

“陆东福曾长期在上海铁路局工作,有着丰富的运营经验,单从铁路运营角度来讲,他的经验比盛光祖还要丰富。下一阶段中铁总重在铁路运营,中央的任命肯定有这方面的考虑。”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短短三个月内,皖南城市安庆上了两次头条。在安徽宣城为官时口碑上佳的虞爱华,在安庆市委书记任上的2014年,遭遇了他未曾经历过的舆论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