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博会12年,深圳从闯到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5-17 03:40:06
  • [摘要] 在“中国文化产业第一展”文博会的催化下,深圳的文化有了源头活水,文化创造力爆棚,文化产业迅猛发展,创造了让人惊叹的“文化增量”。

    5月12日,第十二届文博会在深圳会展中心隆重开幕。

    12年来,在“中国文化产业第一展”文博会的催化下,深圳的文化有了源头活水,文化创造力爆棚,文化产业迅猛发展,创造了让人惊叹的“文化增量”。今年一季度,深圳全市文化创意产业增长18%,成为七大战略新兴产业中增长最快的产业之一,仅次于互联网产业。

    身为全中国最年轻、最具活力的城市,深圳曾是一员“闯将”。对当年“摸着石头过河”的经济探索模式而言,深圳不辱使命。因此,邓小平才会语重心长地说:“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一个“闯”字,是小平同志对深圳创新精神和创新实践的由衷褒奖。

    如今的深圳是一座真正的“创新之城”。“创新一直是深圳发展的主战略,核心战略”(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语)。深圳第六次党代会明确了“努力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宏伟目标,其中,将文化创新发展摆到了重要的位置。今年1月,深圳市委宣传部负责制定《深圳文化创新发展2020(实施方案)》(以下简称“2020方案”),描绘了未来5年深圳的美好文化蓝图,提出了“国际文化创意先锋城市”的发展目标,并将文博会列为“十三五”文化创新发展的重点项目,将其作为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的重要抓手。

    文化因创新而发展,因发展而兴盛。强大的文化产业,是文化强国的应有之义,也是文化强市的有机组成。从闯到创,从文化沙漠到“国际文化创意先锋城市”,文博会已是深圳文化创新的一张永久性名片。今年,创新占据了这张名片最醒目的位置。从“创新之子”、“创新之术”到“创新之路”,三步三递进,串起了第12届深圳文博会的全景,而作为“文化+”新业态的代表,一场有关“文化+旅游”的研讨会探索了文创产品开发的安全边界。

    文博会只是一个文化产业的博览会,但它与北京对文化产业的发展远景保持同步,结合了这座城市在文创上的雄心和抱负。文博会之于深圳,不只是一场博览会而已,它被寄予的期望,更类似于一颗“文化酵母”。在加入了“创新”活化剂之后,未来的十年中,它将如何继续与这座城市产生巨大的效应,将继续考验这座城市的智慧。

    当创客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从酷炫的舞台特效到IP产业链

    只有“文化+金融” 才有戏可唱

    开发文创产品:别为了钱,丢了韵味

    比土耳其烤肉更大的香饽饽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深圳 的报道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学腐败案追踪(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深圳:户籍改革十年之痒(2009-07-17)
  • ·广州学深圳 细数六不足(2009-07-20)
  • 他举例说,2011年美国经济增长2.5%,“一部iPhone就占了0.4%左右”,新经济对经济的贡献率是很高的,特别像深圳,“深圳转型这几年,产业结构调整,深圳GDP增长2015年和今年一季度都是8%左右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网红像潮水,一波又一波。李长灿说:“我们不做阳春白雪,阳春白雪一定曲高和寡,我们也不做下里巴人,一味迎合。要分享,分享才能创造价值。”

    2014年9月15日,华侨试验区得到国务院批复,成为国家级战略发展平台。按照规划,跨境金融是华侨试验区的重点产业之一。

    马军也强调环境法制的作用。“最终我们认为还是要回到环境法制的轨道上去,要在严格执法的基础上,以环境法制为基础划定各方行为的边界。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乳源县开始帮助居住在深山中的瑶族人搬迁至环境更好的平原地区,三联村便是其中之一。搬迁时,政府为瑶胞买地置房,分配田地,搬下山的瑶胞生活得到了改善。

    1966-2011年的45年间,上海累计地面沉降约0.29米。1921-1965年的45年间,上海地面下沉约1.69米。1921-2000年,上海地区平均沉降了一个刘翔的高度—1.89米,最为严重的杨浦区则达到了姚明的高度。

    房山区要建国内最大基金产业聚集区,促地区经济转型、产业转移。

    随着黄光裕刑期过半,黄氏家族的命运亦正从身陷牢狱之灾逐步转向谷底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