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0Bike张向东:这一次,不玩互联网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5-01-06 09:12:52
  • 张向东 700BIKE联合创始人

    时代周报记者 李瀛寰  发自北京

    从陈升的“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到陈凯歌的《十分钟年华老去》中的一个片断,百花深处这个名字,一直是北京城浪漫无比的代名词。

    已经离开互联网行业选择在自行车领域再次创业的张向东把公司的新址选在了位于北京新街口北大街的百花深处胡同。

    一路推动与3G门户、久邦数码发展的张向东,一直是个性情中人,因为他一直把自己真正的爱好公告天下。在张向东的微博上,经常可以看到他骑自行车远走的消息。

    2014年10月底,张向东在微博上公布,离开久邦数码、加盟700Bike,开始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喜欢孤独骑行,把公司安置在百花深处,在人们通常的定义中,张向东似乎是一个典型的文艺青年。

    但其实,在当下,文艺青年已经成了“做作和装逼”的同义词,张向东不是,他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但这种发自内心的根源在哪里?听从内心的召唤?同时又仅仅是因为喜欢而要挑战自行车产业?

    喜欢自行车,这是内心

    张向东喜欢自行车,喜欢骑车,尤其喜欢一个人长途骑行,这在行业里已经众所周知,甚至成了他身上的标签之一。

    仅举一个例子,在百花深处那天的采访结束后,张向东带着时代周报记者参观公司,最里面有他喜欢的一款车,车座是老式而复古的牛皮。因为这不是他日常骑的那一款,所以这一天,他突然发现车座的牛皮上不知被谁不小心滴了一滴水。

    水滴的痕迹清晰可见,张向东立刻低头去查看。能感觉到他发现这个水滴那一刻的慌乱,就好像宝贝遇难。

    就如同张向东这十年来为3G门户或者是后来的久邦数码而忙碌,但一个人内心真正的喜欢永远无法被忽视。

    作为一个企业领导人,内心的喜欢与自己的职责,的确会有不同。张向东一边业余玩着自行车,甚至还玩票儿出了本关于骑行的书《短暂飞行》,但久邦数码也上了市。这是一个“只是文艺范儿”的青年做不到的。

    采访中,张向东一直强调,在久邦上市的过程中,“邓裕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也让他能够有时间和心情一直保持着骑行的爱好”。邓裕强是张向东的大学同学,他们一起创办当时的3G门户。

    强调邓裕强的作用,既有张向东的谦逊,更多的是对久邦数码未来的放心。但事实上,张向东的意义其实不用多说,他此刻的说辞中当然有“希望久邦未来更好发展”的责任使然。因为用他自己的话:“我离开久邦,就好像背叛了一样。”

    一边完成率领团队上市的责任,一边听从内心的驱动去做自己更喜欢的事;一边为将来的事业打算,一边为自己过去的团队留下更大的发展空间,把握好这个度,这本身就需要智慧和平衡。

    城市自行车,这是个空白

    在《短暂飞行》这本书里,张向东曾经许过三个愿望:一、创立一家公司并上市;二、完成五大洲最美路线的骑行;三就是完成《短暂飞行》。

    很多人做自己内心喜欢的事,其实往往就意味着玩票或者烧钱,这样的转型互联网人士不是没有过。

    但张向东不同,他很清楚地表示:“我要做一款城市自行车,我想填补空白。”

    何谓城市自行车,在张向东的描述里,他强调了六个要素:第一它是美观漂亮的,骑出去特别爽;第二性能要很好,不能是除了铃不响什么都响;第三是安全,整个车不要晃、不容易坏,还要防盗;第四要很干净,骑这个自行车出去不能把裤脚弄脏;第五是价格,如果高高在上的价格则很难让用户真的去接受它;第六点是简单不要太复杂。

    “我听到一些智能自行车的概念,我听着也吓一跳,这跟你说火箭没什么区别,跟我们大众没关系。”张向东说。

    说到第六点的简单,也让人生出不少疑问。当下如果想要做新产品,无不是和智能联系起来。当张向东要做自行车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不少人判断他会做智能自行车,但他为何没这么走?

    张向东笑了一笑,“我认为,目前市场缺少城市自行车,我要做自行车首先要做一个好的城市自行车,不是做智能自行车。智能,只是我这个自行车的功能,我有这个功能,但不会以智能为主”。

    当众多硬件创业公司都以智能为主打概念之时,张向东的700Bike偏偏不玩这个噱头。张向东更强调的是哲学:“从自行车哲学来讲,自行车是一个生活化的东西,不要做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功能。”

    挑战一种生活方式,这是大道

    在城市里穿行,这不仅要有空气的保证,更要有生活方式的相符相承。当今天的中国人以摆脱“屌丝”身份以拥有汽车作为身份象征的时刻,自行车骑行,是不是离中国人太过遥远?

    “There are nine million bicycles in Beijing(北京城里有900万辆自行车),这是个事实。”张向东非常喜欢这首歌,北京是个自行车城市,还不止900万辆,但大多数人骑的车都是“大路货”,张向东要做的城市自行车、有着复古风的、小资风格的自行车能卖出多少?他所倡导的自行车文化、自行车带动健康的生活方式,能在这个“奔富裕”国度里引发同感的人,或许只是少数。

    换言之,“张向东,你的自行车梦想,是要挑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张向东愣了一下,马上回应说:“是的,你说的没错。但是,基于我对未来的把握,我认为,自行车骑行,这在中国会成为一个趋势。”

    仓廪实而知礼节,富裕之后才能回归健康。在张向东看来,这只是时间问题。但问题在于,这个城市自行车的市场,目前还是空白,只有他此前就已经投资、现在又彻底加盟的700Bike在做这件事。

    在张向东看来,他们团队不大,自己设计、深圳生产,看好大势,填补空白,但当下,仍是玩的心态。“大家开心最重要,包括团队管理,以前我是KPI管理,现在没有了,大家一起开心来玩这个事。”

    如同当年的3G门户,太超前了,但改头换面之后,张向东仍率领团队上了市。现在,张向东第三次创业,再次挑战自己的人生哲学,也是挑战世事大道:以一个以汽车为荣的发展中国家,试图建立起后现代的健康的、自行车哲学,带来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

    十多年的互联网行业生涯给张向东带来了思想深刻的改变,简单、有效、率性而为,以互联网的精神去改造传统产业,这正是张向东未来更大的挑战。




    [2015互联网风向]专题报道

    2015用互联网拥抱物联网?

    百度李彦宏:用移动互联网打通文化

    阿里巴巴高红冰:更有生命力的人会在淘宝村扎根生长



    相关推荐阅读
    2015新年特刊:新规则 新风口 新动力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作为企业家,无论马化腾、李彦宏,还是雷军、刘强东,科技类企业的巨头的提案多与自己所在的领域相关,并且通常随着企业的发展而步步推进。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创新之“人”除了直接创造新技术、新模式的科技人才,就是无数站立在时代潮头的中国企业家。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南沙自贸区将会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入风投机构,为大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比赛项目的落户方面,南沙区政府也将予以支持。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