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厦门地产富豪南安征地纠纷调查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0-05-26 23:50:21
  • 厦门源昌集团侯昌财。

    编者按 厦门知名房产开发商侯昌财,由其一手创办的厦门源昌集团,是目前厦门房地产行业中综合实力排名较为靠前的一家房地产企业。源昌集团因揽下多个厦门地王,而声名鹊起。从拿地、开发建设到交房的高效率运作,被业界称为“源昌速度”。 在外界看来,侯昌财是一个具有多面形象的人物:不仅多次登陆各种富豪榜单,也因频频出现在各种慈善榜单被称为“厦门首善”;但又因媒体爆出其欠税而获“欠税大王”之称。近期,源昌集团更祸不单行,2008年拍下的一块厦门岛内“地王”,到目前为止仍未缴清土地出让金而无法开工建设,被人质疑企业资金链紧张;在中央严厉打击土地闲置的背景下,源昌更因这块地被国土资源部点名,并罚款3.15亿元。 此外,源昌在近10年的发展中,从一家小建筑公司到可以豪掷几十亿拿地,到多个项目开工建设的大集团,均是靠自筹资金运作。侯昌财到厦门发展的短短几年间,以身家50亿迅速登上胡润百富榜。 这位民营开发商是如何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又是如何撬动民间融资,耐人寻味。而时代周报记者在侯昌财家乡福建省南安市罗东镇采访时,一桩与源昌相关的征地纠纷,可从中管窥侯昌财从福建小乡镇到厦门发迹的轨迹。

    距离厦门2个多小时车程、位于梅乐公路两旁的福建南安市罗东镇维新村,是侯昌财的家乡。

    520,记者在村民指引下找到侯昌财祖屋—依山一幢叫“源昌山庄”的大型别墅。与周围破落的村屋相比,这座耗资2000多万的别墅给人“鹤立鸡群”之感。

    挂着金漆牌的“罗东镇车站”还在建设中,隔着一条公路正对面,是一处尘土飞扬的建筑工地,泥头车来来往往,挖掘机正在将原来的农田用泥土垫高整平。

    “我们正在建混凝土搅拌站。”一个工头说道,他正在工地中央位置和工人们砌砖施工。这位工头透露,这里将要建设大型住宅社区,占地超过500亩,建设时间为十年,开发商正是源昌集团。

    村民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目前这块地为源昌集团在开发建设,老板便是他们同村的侯昌财。但提起侯昌财,村民却指其是“薄情寡义”之人。这与记者从媒体报道中看到的侯昌财因常向家乡捐赠、修路、建学校以及给全镇人购买医保的慈善家形象,顿时有了落差。

    这一切,源于一桩积怨日深的土地纠纷,纠纷的焦点,正是上述正在建设中的土地。

    征地生怨

    据维新村的村民介绍,正在建设中的这幅土地,原是维新村第6711村民小组承包的基本耕地,每年可耕作收获三季的粮食,是一片沃土,同时也是村民的口粮田。1998年,南安市国土局、罗东镇政府还对这块基本耕地依法划定并在此竖碑保护。

    20033月,村干部突然带人把这块保护碑砸烂移走。”70多岁的侯永胜老人带着浓重的闽南口音向时代周报记者讲述。因为事先没有任何公告通知,基本耕地被改为一般农用地,引起几百村民联名到南安市政府上访。

    上访和举报引来媒体关注。侯永胜给记者一份复印资料,这是一份2004年《法制日报》记者前来采访调查后而写的《福建南安市罗东镇基本农田被当作荒地炒地皮》的内参文章,刊登于《法治参考》2004年第16期。文章直指,这块地已经被罗东镇政府在200212月以荒芜水田的名义申报,将基本农田改为一般农用地。罗东镇政府通过低价补偿农民征地,转而再高价卖给厂商。村民纷纷表示,因为这篇内参文章,违法占地行为才中止。

    但是好景不长。村民们回忆,200611月,大家发现在耕地边上插满彩色旗帜,打着红布横幅“热烈欢迎房地产商侯昌财开发发展经济”。村镇干部游说村民把承包的土地以每亩3.2万元的价格出让。不论村民是否同意出让,耕地都普遍遭遇填土毁田,灌溉的小河流也被填塞,村民无法再进行水稻的种植,土地开始转为荒芜。

    据村民介绍,因为阻止对方强行填土,双方还多次发生冲突,甚至发生流血事件。在侯永胜家中,记者看到他和几个村民头破血流的照片。

    到目前为止,仍有村民不愿意与政府签订土地转让协议,想寻求再次向有关部门上访来解决问题。

    工业用地改建住宅

    “我们从福建省人民政府闽政文[2007456号文件《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南安市2007年度第九批次城市建设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的批复》得知,维新村的基本农田已被当作一般农地而被批准征收为工业用地。”524,在广州番禺办厂的侯永胜的弟弟侯达贵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并向记者出示了政府有关部门批复文件的复印件。

    侯达贵透露,当地政府以工业用地名义征收土地得到上级部门批准,但实际上这块地现在却卖给了房地产商用来进行商业开发。“我们还调查到,那些工厂建设用地项目均是伪造的假项目。”

    记者从当地相关征地文件中看到,这块地被作为南安市2007年度第九批次城市建设用地农用地被转用征收,征收面积合计17.3657公顷(约为260亩)。

    这块基本耕地先被转为一般农用地,进而再以工业项目申报转为工业用地,当时申报的工业项目有6个。但三年过去,记者眼前这块规划为工业用地的土地上,没有看见一家工厂的影子。

    南安市德发毛衣织造有限公司便是其中申报项目之一,文件记录德发当时申请用地为2.65公顷。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询问,对方申报的土地项目迄今为止为何还没有建设,是否有出让的意向。对方负责人刘再发表示,其工厂是建设在新雨亭开发区,维新村那块地目前已经被政府征用为新城镇建设用地,不能再建工厂。“政府答应会置换另外一块地给我们工厂。”刘再发说道。

    侯达贵向记者转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厂商原话:当时是镇政府找上门借用该厂名义申报项目,该厂商迫于人情压力,只好借出厂商名义给当地政府申报征收土地之用。但记者没有得到相关证实。

    随后,记者再次以投资者的身份向罗东镇国土所办公室咨询,提出维新村这块260亩的土地被申报六个工厂建设项目,但目前这些厂都没有建成,是否其中有可转让的地块,为何如今全部归源昌集团做房地产开发?

    接电话的负责人表示,维新村这块地目前被规划为新城镇的建设用地,并强调这块地不可能再建工厂。而至于为何最后归源昌开发,对方表示,目前这个项目有专门的领导小组负责,“这个当时具体是怎么操作的,我也不清楚”。

    记者问道,为何这块土地用途能随便更改?对方坦言:“按照通常操作的手法,批地都需要用一些项目为名义的。但最终是不是能落成这些项目,就不一定了。”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目前这块地已经着手在进行建设,主要规划是做居住用地,到时镇政府也会迁建至此。“除了这500亩地,目前源昌还在扩大征地。”

    知情村民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政府批准的是260亩地,但实际上源昌把周围的地都一并拿下,都是没有经过申报的,实际已经超过500亩地,是属于恶劣的“少批多征”行为。知情村民表示,没有政府部门为其大开绿灯,源昌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而记者采访了解到,设在维新村的南安市源昌投资建设指挥部,总指挥是由一南安市副市长担任,镇政府一些干部也都在指挥部任职。

    为了解到源昌此次征地的更多实情,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源昌集团、两次登门采访都被拒绝。

    但留方寸地,留予子孙耕

    记者了解到,从2007年到2008年,维新村的村民不停向更高级别的政府部门反映情况,从南安市政府到福建省政府,但得到的结果都很令人失望。

    据村民们反映,因为承受不住源昌集团和当地政府各种手段的打压,维新村6711组的大部分村民都以每亩3.2万元的低价把土地卖出。但村民们了解到,仅一山之隔、距离1000多米的新雨亭开发区,政府或厂商转让地块,每亩已高达50万元。

    目前,还剩下第7组包括侯永胜一家在内的20户、共50多亩土地还没有签土地转让协议。

    “目前,我们不谈任何的价格,只要求归还我们的耕地。”村民侯建成说道。55岁的侯建成在失去耕地后,一家大小的基本口粮都需要向外购买,他本人则外出到附近的工厂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据侯建成介绍,没有农田耕种后,大多数人都外出打工,村里大多是老人和小孩。靠耕作维持生计的一些贫困家庭,失去土地后,更是雪上加霜。“人均不足三分地,一户所拿到的补偿款非常有限。很多农民失去耕地,都是没饭吃的。”

    侯达贵说道,当初镇政府征地,是以发展经济建设工厂为名义。“农民没有了耕地,起码可以进工厂打工来维持生计。”但实际上,这些承诺都没有兑现,当地政府一转身便将土地转让给了开发商,而侯昌财对外宣传要在罗东镇建大学城,当地村民则用“吹牛皮”来形容。侯曾经扬言要“让全村人富裕起来”,也没有兑现的迹象,这让村民们对其非常失望。

    据了解,每年,侯昌财会给同村60岁以上的侯姓老人发200元红包。但侯永胜每次都会把这个钱退还回去,不领其好意。侯永胜与侯昌财是堂兄弟关系,血缘算近,早年两家的关系不错。但因为土地纠纷一事,两者已经不相往来。

    “大家同为侯姓,本是同祖同宗,为着利益完全不顾旧情。”侯达贵提起侯昌财的所作所为,难掩愤怒。

    侯永胜一家五个儿子在外工作,家庭经济条件不错,完全没有耕地之需。但“很多村民都需要土地。”侯永胜说道。曾经做过几十年村干部的侯永胜,因为德高望重,被这20户人家推举出来维权的负责人。

    “我们不在乎那点补偿款,这几年上访维权差不多就花了十多万。”其弟侯达贵说道,为的是讨回一个公道,为村民维权。

    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类似的征地纠纷在南安市不仅维新村一例,其他城镇也存在征地乱象。而如今,这些昔日以“工业带动经济发展”的承诺烟消云散,零星的小工厂周围,留下的是野草丛生的撂荒地,农民看到被浪费的土地资源只能黯然叹气。

    “但留方寸地,留于子孙耕。”采访期间,侯永胜用其并不娴熟的普通话多次向记者强调这个质朴的心愿。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侯昌财 地产 富豪 南安 拿地 的报道

  • ·厦门地产富豪南安征地纠纷调查(2010-05-26)
  • ·侯昌财:捐500万赚回1000万(2010-05-26)
  • ·长甲地产逆市IPO 八成募资囤地(2010-11-03)
  • ·时代地产百强榜盛大揭幕(2010-11-19)
  • ·粤派地产抄底京沪(2010-11-25)
  • ·恒大地产:体育营销牌跻身500亿元俱乐部(2010-12-02)
  • ·保利地产:相约杨丽萍 和者筑善(2010-12-02)
  • ·龙湖地产:体验式营销赢得客户(2010-12-02)
  • ·颐和地产:亚运活动嫁接高端品牌(2010-12-02)
  • ·富力地产:首席名流 生活聚场(2010-12-02)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而钢铁等传统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互联网+影响的程度较低,钢铁产业链又占到中国GDP的10%左右,用互联网去改造的空间足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