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变脸股盘点|箭牌家居股价破发超20%,实控人部分持股遭司法冻结,副总年初已离职

陆烁宜
2024-04-03 19:14:36
来源: 时代商学院精选
箭牌家居业绩变脸分析

来源|时代商学院

作者|陆烁宜

编辑|孙一鸣

4月2日,箭牌家居(001322.SZ)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谢岳荣所持公司的4587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此次冻结的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6.04%,占公司总股本的4.73%。

公告显示,此次股份冻结系谢岳荣为西安市乐华恒业泾河新城房地产开发项目合作框架协议项下的义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相关合同发生纠纷所致。

或受这一消息影响,4月2日,箭牌家居股价收跌1.49%;4月3日,该公司报收9.84元/股,相对发行价下跌21.56%(后复权),总市值降至95.46亿元,较发行市值缩水27.03亿元。

2022年10月26日,箭牌家居在中信证券(600030.SH)的保荐下成功上市。

招股书显示,箭牌家居首发预计募资18.09亿元,实际募资总额为12.25亿元。首发价格为12.68元/股,首发后总股本为9.66亿股,即对应发行市值为122.49亿元。

时代商学院发现,箭牌家居是个比较典型的家族企业。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4月2日,谢岳荣与其妻子霍秋洁、子女谢安琪、谢炜为一致行动人及箭牌家居共同实控人,共计持有箭牌家居5.2亿股股份,持股占比为53.60%;另外,霍秋洁的兄弟ZHEN HUI HUO(霍振辉)通过佛山市霍陈贸易有限公司间接持有箭牌家居2亿股股票,持股占比为20.62%;霍秋洁的姐妹霍少容持有箭牌家居8000万股股份,持股占比为8.25%。换言之,谢霍两家共计持有箭牌家居82.47%的股权。

在箭牌家居上市前,谢霍两家合计持股比例更是高达92.07%。据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箭牌家居曾分红4.50亿元(含税),占2020年全年净利润(5.87亿元)的76.66%。按持股比例算,谢霍两家分走了4.14亿元的现金。

箭牌家居一边“掏空式”分红,一边又警告投资者注意公司短期偿债风险。

箭牌家居在招股书中表示,2018—2020年各期末,公司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公司短期偿债能力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如果资金周转不畅,可能存在无法及时清偿到期债务的风险。

需注意的是,据2022年年报,上市首年,箭牌家居又宣布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84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1.78亿元,其中谢霍两家又分走1.47亿元的现金。

尽管首发募资中有1.96亿元被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是截至2022年末,箭牌家居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分别为0.97倍、0.62倍,均低于理论安全值。

另外,自上市以来,箭牌家居的业绩表现并不乐观。

上市首年,箭牌家居就营收“变脸”。Wind数据显示,2022年,箭牌家居的营收从2021年的83.73亿元降至75.13亿元,同比下降10.27%。2023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同比小幅增长0.25%,但是净利润同比下降32.08%,降幅较大。

分季度来看,2023年前三个季度,箭牌家居的营收和净利润波动较大。Wind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个季度,箭牌家居的营收分别为11.10亿元、23.24亿元、18.46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7%、6.69%、-5.81%;净利润分别为0.03亿元、1.68亿元、1.16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89.53%、-20.84%、-36.89%。

在此背景下,该公司被曝高管离职。

今年1月25日,箭牌家居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张德华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其不在公司及子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4月20日,箭牌家居即将披露2023年年度报告,其业绩成色如何?时代商学院继续保持关注。


(全文1296字)

免责声明:本报告仅供时代商学院客户使用。本公司不因接收人收到本报告而视其为客户。本报告基于本公司认为可靠的、已公开的信息编制,但本公司对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本报告所载的意见、评估及预测仅反映报告发布当日的观点和判断。本公司不保证本报告所含信息保持在最新状态。本公司对本报告所含信息可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修改,投资者应当自行关注相应的更新或修改。本公司力求报告内容客观、公正,但本报告所载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出价或征价。该等观点、建议并未考虑到个别投资者的具体投资目的、财务状况以及特定需求,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客户私人投资建议。投资者应当充分考虑自身特定状况,并完整理解和使用本报告内容,不应视本报告为做出投资决策的唯一因素。对依据或者使用本报告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司及作者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本公司及作者在自身所知情的范围内,与本报告所指的证券或投资标的不存在法律禁止的利害关系。在法律许可的情况下,本公司及其所属关联机构可能会持有报告中提到的公司所发行的证券头寸并进行交易,也可能为之提供或者争取提供投资银行、财务顾问或者金融产品等相关服务。本报告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未经本公司书面许可,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以翻版、复制、发表、引用或再次分发他人等任何形式侵犯本公司版权。如征得本公司同意进行引用、刊发的,需在允许的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处为“时代商学院”,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本公司保留追究相关责任的权利。所有本报告中使用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均为本公司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新CEO上任一个月,盒马“推翻”盒马:折扣化调整,重启会员制
一个华北小镇的梦想与现实:成也土地,危也土地
韩国游客挤爆张家界,这家湖南旅游上市公司却在亏损,与万达的合作也搁浅
伊以冲突对石油黄金影响多大?或致国际油价破百,金价飙涨到3000美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