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源减少冲击幼儿园:多地出生率下跌 人口流出地影响更大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3-03-16 20:37:3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现在出生人口少了,而且开办的园所多,一些园所关停恐怕是一个趋势。”

3月份,不少地区的幼儿园招生方案陆续公布。

以佛山市禅城区为例,3月中旬,2023年禅城区幼儿园招生工作方案已出炉。3月15日起可网上报名,每位适龄幼儿只能选择一所公办幼儿园报名。

与公办幼儿园不愁生源不同,一些私立幼儿园在这个招生季,因为受到人口、资金的影响,正在思考自己未来的道路。

“和往年相比,今年私立幼儿园关停不少。”长沙某大型小区配套幼儿园院长周女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一方面受到出生人口下降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补贴没有到位。”

作为“委托公办”的小区配套幼儿园,周女士所在的幼儿园还享受着新小区的人口红利,但她预判未来这一红利会大幅减少。“现在出生人口已经下降,我预计到2025年,招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稳定了。”

2025年入学的幼儿园生源,很多是2022年出生,而2022年的出生率较2016年的高峰期已经大幅下滑。不过,从目前已经公布数据的15省份来看,尽管全部出现2022年出生率较2021年下跌,但各省的人口出生率从5.23‰到11.03‰,差距较大。叠加人口流入流出的影响,各地幼儿园面临的严峻程度并不一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因适龄幼儿减少,幼儿园关停将不可避免。但如果以此为契机,提高幼儿园建设标准,推进“小园小班”建设,提高师幼比,并推进托幼一体化,把2至3岁幼儿的托育纳入幼儿园,将有助于拓展和优化现有学前教育资源的配置。

“从各地出生率来看,情况也不太一样,这就需要各个地方根据实际情况来进行调整,保障孩子能够更好的入园。出生率下降,但对教育的投入不能降。”熊丙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多地出生率下跌

2023年各地幼儿园入学已经逐步开始,小班普遍招生的是2019年9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期间出生的孩子。

这两年,尤其是2020年的出生人口,相较出生高峰2016年,已经有数百万的减少。其中,2016年出生人口超过1800万人,而2020年的出生人口约为1200万人。

这使一些幼儿园感觉到“寒意”。

周女士表示,她们整体招生波动不算大,因为她们所在的小区是一个新的楼盘,很多年轻人来买房,因此3-5年内会陆续有孩子出生。“至少现在,我们还在享受人口红利。”

县城的幼儿园的生存相对艰难。一位县城幼儿园老师刘萍(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她们那条街道有3个幼儿园,除了她所在的幼儿园因为质量较好招生相对稳定之外,另外两个幼儿园招生已经明显减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了解到,目前出生人口下降的“冲击波”影响尚不太大。但是,很多幼儿园从业者预判未来三年,这一影响会越来越难以忽视。

因为从2022年整体的出生数据来看,2022年总出生人口仅为956万人,不仅和2020年相比又有明显的下降,和2016年的人口高峰相比降幅更大。

从各地的情况来看,也呈现出生率明显下降的情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后发现,2022年已经发布人口出生率的省份至少有15个,这些省份全部出现人口出生率较2021年下降的趋势。

其中,一些省份的人口出生率仍然保持高位。以贵州为例,贵州2022年末全省常住人口3856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万人。全年出生人口42.5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1.03‰。

但是,从下降势头来看,贵州在2021年的人口出生率为12.17‰,2022年的人口出生率下降超过1个千分点。不仅仅是贵州,四川、广西、江西等另外6个省份在2022年的人口出生率,较2021年也超过1个千分点。

其他省份的降幅尚未达到1个千分点,但是部分省份的人口出生率已经不足7‰。以江苏为例,《2022年江苏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年人口出生率5.23‰,人口死亡率7.04‰,人口自然增长率-1.81‰。这一人口出生率在已经公布数据的15个省份中垫底。

这拖累了江苏的常住人口增长速度,2022年末全省常住人口8515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0万人,增长0.1%。

与此同时,以河北省为代表的部分省份,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河北全省常住总人口7420万人,比上年末减少28万人。此外,湖南、河南等地的常住人口也呈现负增长的态势。而这些省份很多是人口流出地,当地的幼儿园或许将遭受更为明显的冲击。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来一段时间,随着生源的减少,幼儿园数量面临减少,因为目前幼儿园的毛入园率已经很高。“但是这个冲击,最大的是对民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的冲击未必有多大。”

“现在出生人口少了,而且开办的园所多,一些园所关停恐怕是一个趋势。”周女士指出,“只能说,每一家园所需要做到尽量让家长能够满意,能够信任,才能让自己生存下去。”

幼儿园如何更好生存?

除了人口减少的问题,目前幼儿园还面临其他的难题。

比如,周女士指出,她所在的幼儿园转“委托公办”之后,补贴并未及时到位。“如果我们园按照民营来经营,那就不需要政府补贴,但是作为委托公办园,我们目前的学费只收700元/月,这时就需要有公办园的补贴,但现在补贴还没有到位,也不能说没有,但是具体什么时候到位我们也不知道。”

储朝晖指出,在数年前各地提出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要达到80%的要求,但很多地方挂了牌子,没有给财政经费,这个责任政府需要担起来。

“普惠幼儿园的主体一定是政府,政府没有给钱,就不能叫普惠。”储朝晖指出,“而且现在各地对于普惠幼儿园的补贴也不太一样,除了北京之外,其他省份对普惠幼儿园的补贴都不太高,甚至有的地方一年只能一个学位给300-400元补贴,这会使幼儿园生存艰难。”

当各种难题横亘在面前,幼儿园如何更好生存?

储朝晖认为,民办幼儿园的优势就是多样化。公办幼儿园的多样性不够,办幼儿园机制不灵活,民办幼儿园就需要考虑到家长的各种需求,进一步来满足。

“私立幼儿园就是按家长的需求,班级群什么的都一定要建立,家长想看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我们就必须要发布。公立幼儿园就不可以,公立幼儿园它是有时间规定的。相比之下,私立幼儿园更能满足家长的需要。”刘萍表示,“但公立幼儿园的好处是整个园区活动区域要大很多。”

熊丙奇指出,我国当前存在幼儿园学位数多出来、托位数严重不足并存的问题。其实完全可以把幼儿园多出的学位作为托位,为2至3岁幼儿提供托育服务。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根据区域内幼儿园的学位情况,确定新的幼儿园班额,把多出的学位用于招收2至3岁幼儿,对幼师进行适应托育的相应培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位3岁以下孩子的妈妈,多数表示对于托育有需求。

双职工家庭、担任初中老师的魏女士表示,在孩子出生后她很难兼顾孩子和工作,“我作为老师很看重教学成绩,但现在管宝宝就没法抓学生。”

“我有两个孩子,我们家请了两个阿姨,但我仍然需要顾完大的顾小的。”一位生下二胎孩子不久的长沙市二胎全职妈妈亢女士表示,如果家庭经济受到压力,在孩子两岁之后,会考虑送到托育。

但是,幼儿园转型托育其实面临一定的问题,比如托育会造成对老师资源需求的上升。

“从内心上来说,我不太想从幼儿园老师,转向做3岁以下小孩的托育的老师,因为3岁以下的孩子太难带了。”刘萍说。


记者:陈洁 实习生丁术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主板IPO丨浙能燃气等待注册生效,毛利率低于同行,现金流充裕募资必要性存疑
超3600家企业齐聚SNEC光伏盛会:厂商卷新品,光储产业协同深化
欧洲杯带火出境游,中国球迷计划30天花6万元观赛,当地酒店房价飙涨
逾期债务超43亿!傲农生物部分股权遭拍卖,法拍“牛散”838万接盘江西富豪?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