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工精密IPO前夕业绩突增,高息借款或涉利益输送

孙一鸣
2022-08-03 22:50:48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来源|时代商学院

作者|孙一鸣

编辑|陈鑫鑫

房企暴雷此起彼伏,不仅引发烂尾楼停贷事件,也拖累了上游工程机械等行业。

今年一季度,三一重工(600031.SH)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近4成,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滑超7成。

那么,行业不景气会拖累上游供应商上市的步伐吗?

8月4日,河北恒工精密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工精密”)将上会接受审核。该公司于2021年11月提交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保荐机构是中信证券,保荐代表人为薛艳伟、云涛。

资料显示,恒工精密主要从事精密机加工件及连续铸铁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下游客户包括三一重工、徐工机械(000425.SZ)、中联重科(000157.SZ)等。

【概述】

2018—2021年,恒工精密业绩波动较大,2019年净利润甚至一度接近腰斩;不过,在IPO申报前夕,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大增,尤其是近年净利润变化趋势与可比同行差异较大,颇为异常。此外,期间该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当期净利润不相匹配,2020年经营现金流净额由正转负,反映其盈利转化为现金的能力较差。

在净利润近乎腰斩的前夕,恒工精密连续两年向关联方高息借款,借款利率分别为12%、12.5%,借款期限均在一年以内,背后借款人涉及高管、员工亲属、供应商股东等,上市委质疑其在资金往来或存利益输送。

7月29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相关问题向恒工精密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对方回复。

一、IPO前夕业绩突增,盈利质量堪忧

恒工精密的主要产品是空压件(如转子等)、液压装备件(如液压阀块、导向套等)及连续铸铁件,产品主要应用于空压机、注塑机及工程机械等设备,其客户包括汉钟精机(002158.SZ)、徐工机械、三一重工等知名企业。

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恒工精密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49亿元、4.16亿元、5.28亿元、8.7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554.94万元、4015.15万元、6056.66万元、1.02亿元,其中2020年、2021年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0.85%、68.34%。

图1.jpg

可以看出,报告期内,恒工精密业绩波动较大。2019年其营业收入仍处于下滑态势,且当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6.85%,近乎腰斩;但在申报IPO的前一年(2020年),业绩开始大增,归母净利润于2021年终于超越2018年的水平。

恒工精密在招股书中把联德股份(605060.SH)、华翔股份(603112.SH)、联诚精密(002921.SZ)、德恩精工(300780.SZ)列为同行业可比公司。

不过,与恒工精密归母净利润增速持续上升态势所不同,2021年上述四家可比同行归母净利润增速下滑明显。

2020—2021年,联德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0.93%、-4.01%,华翔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41.04%、33.88%,联诚精密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55.36%、3.16%,德恩精工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45.73%、-27.72%。

恒工精密的IPO申报受理于2021年底,其IPO前夕归母净利润增速加快,趋势与同行相悖,颇为异常。

那么,2022年,恒工精密的业绩还能延续高增长吗?

恒工精密在招股书(上会稿)披露,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4.6亿元,同比增加5.38%,归母净利润为5338.12万元,同比下滑15.93%,扣非归母净利润为4870.26万元,同比下滑23.29%。

若拉长时间维度看,恒工精密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当期净利润极度不匹配,盈利质量较差。

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恒工精密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436.53万元、1963.27万元、-3412.43万元、3311.56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32.25%、48.9%、-56.34%、32.48%。

可以看出,恒工精密的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净利润更多是“纸面富贵”,难以转化为“真金白银”。尤其是业绩大增的2020年,其经营现金流净额反而加速恶化,由正转负;即便2021年净利润创出历史新高,突破1亿元大关,但当年经营现金流净额较2018年仅多875.03万元而已。

二、高息借款疑窦丛生,或涉利益输送

恒工精密的净利润含金量低,自身造血能力低下,自然会加剧其资金捉襟见肘的窘境。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在恒工精密2019年净利润几乎腰斩的前两年,恒工精密曾高息向员工亲属、朋友、供应商股东等人大额拆借资金以满足资金需求。

招股书显示,汤阴恒信致远企业管理中心(下称“汤阴恒信”)属于恒工精密的关联方。恒工精密称,汤阴恒信是恒工精密部分员工设立的合伙企业平台,共有合伙人11名,均为公司员工。该平台主要用于向恒工精密提供委托借款等相应服务,即汤阴恒信合伙人将对外借款、自有资金投入汤阴恒信,再通过汤阴恒信向恒工精密发放委托贷款。

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汤阴恒信委托渤海银行(09668.HK)石家庄分行向恒工精密发放贷款2655.6万元和1975.6万元,贷款利率分别为12.5%和12%,贷款期限均在一年以内。

image.png

值得一提的是,商业银行一年期的贷款基准利率4.35%,以工商银行为例,六个月至一年(含)期的商业贷款利率为4.35%,一至三年(含)期的商业贷款利率为4.75%,五年期以上的商业贷款利率为4.9%。

那么,恒工精密为何要以高于市场价数倍的利率向员工等人借款?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彼时恒工精密是否通过“名为借款实为入股”的方式向员工宣传集资借款事宜,并通过实控人代员工持股的方式间接入股?

对此,上市委在问询函中要求恒工精密结合公司的银行授信额度情况,说明在银行授信额度充足的前提下仍向关联方拆借高利率资金的原因、合理性和必要性;集资借款对象的范围、集资借款方式、利率、借款和还款情况、是否存在潜在纠纷;是否存在以资金拆借进行体外垫付成本、费用的情形;是否存在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代员工持有发行人股份或其他利益安排。

需注意的是,在汤阴恒信的11名合伙人中,除3名高管外,其他8名员工2021年薪酬普遍不超过30万元,但他们却各自通过亲戚或朋友借款数十万乃至数百万元来出资设立汤阴恒信,作用就是为恒工精密借款提供“过桥”作用,颇显异常。

image.png

其中,汤阴恒信合伙人孔令伟对应的600万元出资额来自于无锡市聚元鑫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无锡聚元鑫”)的股东陈小莺的儿子陈诤。

而无锡聚元鑫正是恒工精密的经销商,资料显示,2019—2021年,恒工精密主要向无锡聚元鑫销售连续铸铁件,其对无锡聚元鑫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995.66万元、2083.16万元、1551.39万元,同期其对无锡聚元鑫销售占公司经销收入比例分别为23.99%、24.38%、14.16%。

恒工精密表示,2019—2020年间,无锡聚元鑫未向其他供应商采购同类产品,公司是其唯一供应商。2021年,公司向无锡聚元鑫销售产品占连续铸铁件收入比例、占公司经销收入比例下滑较大,主要因为2021年无锡聚元鑫开发了新的供应渠道,导致其对公司订单减少。

那么,无锡聚元鑫股东亲属为何如此慷慨拿出600万元间接借给恒工精密?恒工精密与无锡聚元鑫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行为?无锡聚元鑫股东亲属在恒工精密是否存在股份代持的情况?上述借款行为是否涉嫌体外垫付成本、费用?

对此,上市委在问询函中也要求恒工精密说明汤阴恒信出资款来自无锡市聚元鑫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的原因和合理性,是否存在股份代持的情形;并结合发行人和无锡市聚元鑫贸易有限公司存在资金拆借的情形,说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发行人集资借款对象及相关方是否与发行人及其关联方、发行人客户、供应商存在交易或资金等方面的往来;是否存在体外循环的情况。

(全文2792字)

参考资料:

《恒工精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深交所

《恒工精密及保荐机构关于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意见》.深交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