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一口牙能换一辆特斯拉!宁波试水医保限价3000元,我在等集采灵魂砍价

李傲华 张婉莹
2022-05-27 19:10:11
来源: 时代财经
产品和服务质量能否满足患者的需求,是未来集采落地之后的隐忧。

贵,一直是大众对于种植牙的第一印象。

“牙疼起来要人命,种牙总比年纪大了戴假牙好些。”现年51岁的李保平躺在安徽合肥某诊所的牙科诊疗椅上,准备在拔牙后,种植上他人生中的第三颗牙。两年前,李保平在山东济南的公立医院做过两颗德国进口的种植牙,总计花费在3万元左右。

据他了解,若是种全口牙(28-32颗),花费要在30万元以上。这个价格约等于一辆特斯拉Model 3的售价,或者济南一套地段不错的两居室的首付款。

一边是居高不下的种植牙价格,另一边却是亟待满足的医疗需求。

太平洋证券研报指出,发达国家种植牙渗透率普遍为100-200颗/万人,最高的如韩国、以色列可以达到600颗/万人,而中国2020年对应仅为25颗/万人。随着可支配收入提升和种植牙医生数量增多,预计国内有望达到100-200颗/万人,总共达到1400万-2800万颗(2020年达到约380万颗),以治疗费用1万元/颗测算,种植牙终端空间在1400亿-2800亿元。

可支配收入(医保政策)和植牙手术价格是影响渗透率的核心因素。因此近年来,将种植牙纳入医保的呼吁之声不绝于耳。

2021年9月,国家医保局在回复相关建议时指出,根据规定,目前各省(区、市)对眼镜、义齿、义眼等器具均不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但医保局将会规范口腔类医疗服务价格项目。

此后接近一年的时间里,各地区对于种植牙价格改革的探索不断。今年3月,四川省医保局表示,将牵头开展省际口腔种植体带量采购,参与省份多达30个。

4月29日,宁波市医疗保障局发布消息称,在全国率先全面推出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并组织百家医疗机构开展集体签约。

这是否意味着,实现低价种牙将指日可待?

高端进口品牌或缺席集采

种植牙被称为继乳牙、恒牙之后,“人类的第三副牙齿”,由种植体、基台和牙冠3部分组成,手术周期可长达半年。

在2022年2月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医保局副局长陈金甫明确表示,“先从地方探索开始,去年年初已开始部署,由四川组织省际联盟,研究种植牙集采规程,现在方案基本成熟,也广泛听取了临床、企业和各地意见,准备今年上半年能够推出一个地方集采的联盟改革,实际上也是在国家主导下,在牙科种植领域探索的一种集采方式。”

这被市场视为种植牙集采即将到来的信号。

不过,种植牙集采之风猛吹了半年,但具体的集采方案至今仍未公布。

2021年11月,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及医药价格监管平台首次发布口腔种植体、修复基台等耗材的信息填报通知。今年4月,四川省药械采购中心再设一轮上述耗材产品的信息填报工作。

同一批带量采购有两轮信息填报,这在历年的集采中很是少见。根据四川药械采购中心的说法,增设第二轮种植体等耗材产品的信息填报的原因是,“省药招中心收到部分生产企业关于增加产品信息的申请”。

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企业在经过思考后,决定加入到此次省际联盟集采中,集采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与此前开展的心脏冠脉支架、骨关节等耗材不同,我国种植体产品的国产替代水平较低,市场仍然由韩系和欧系品牌占主导地位。

国海证券研报指出,韩系种植体采用较为激进的定价策略,放量迅速,市占率大幅提升,奥齿泰、登腾等较为主流的韩系品牌所占的市场份额在2020年已经提升至约58%;高品质产品代表士卓曼由于价格高企,终端价格在万元以上,受众面为高消费人群,基数有限,整体市占率有下滑趋势,由30%下滑至22%;国产种植体定位和韩系接近,但起步较晚,受到韩系价格压制,市场份额预计仅为7%。

四川并未披露参加第一轮信息填报的企业。为了了解种植体信息填报情况,5月26日,时代财经多次致电四川医保局,但相关人士表示,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从业多年的口腔科医生周进告诉时代财经,四川首轮信息填报中并无高端一线品牌的参与。

而参与宁波种植牙限价支付的企业中也没有高端进口品牌的身影。浙江省宁波市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处长高文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宁波共纳入了14个种植牙品牌,国产和进口品牌各7个。其中,国产包括江苏创英、ZDI、佛山安齿生物等,进口品牌则包括沃兰、DIO、Hg、登特司等5个韩国品牌,以及西班牙和以色列的各1个品牌。

“只要中高端以上的欧美系品牌不参与集采,对种植牙市场的整体影响就不是很大。”周进对时代财经说,“原本国产种植牙的市场占有率就不高,如果加入集采挤占市场,也只是跟韩系产品做竞争。欧美产品原本所拥有的市场,根本不会受到影响。可能唯一影响较大的,是以前想种牙却种不起的群体。”

图虫创意-1431727485673406519.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从事种植体销售工作十余年的邹军告诉时代财经,目前种植体厂家对集采的态度不一。原本市场占有率就不高的低端品牌希望可以搭上集采的“顺风车”,开拓市场;中端品牌同样认为集采是一件好事,集采将种植牙价整体价格拉低,提高了老百姓对种植牙的接受程度,这给中端品牌留出了一个集体成长的空间。

相对而言,高端品牌参与集采的意愿较低,它们更希望集团旗下较为低端的品牌挤进集采市场,实现放量,例如士卓曼集团注资的韩国沃兰、台湾T Plus种植体等。

降价空间在哪里

国内种植体市场竞争的格局会因集采发生何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消费者对此并不关心。他们更在意的是,集采究竟能为他们节省下多少费用。

一颗牙齿若想种植成功,需要经过数个步骤:手术前,医生先对口腔进行检查,包括口腔CT以及口腔内图片,对口腔炎症等各项指标做全面评估,制作口腔模型和决定手术方案;手术中,先在牙槽骨上植入人工材料制成的种植体(即人工牙根),医生将牙龈缝合,待牙组织和种植体二者结合后,再将种植体上的封闭螺丝拆掉,换上愈合基台,使牙龈成型。最后安装修复基台,在上面装上人工牙冠,代替缺失的牙齿。

种植体是种植牙流程中的核心耗材。邹军告诉时代财经,以主流的登腾、奥齿泰种植体为例,一套种植体的出厂价约为1000元,而在医疗机构里,使用上述种植体的种植牙全套费用从3000元至8000元不等。

国海证券指出,从口腔医院进货价来看,韩国品牌种植体费用在500~800元;欧美品牌在1600~3000元。家鸿口腔招股书显示,其代理的登士柏种植体2019年均价为1038元;国产种植体进货价为400~450元。

“1000元只是种植体的成本费用。种植牙需要3-6个月的修复周期,算上医生、护士的服务费用,其他耗材费用以及后续的维护服务,收3000元的话基本就是亏钱的,5000元可能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收费。”邹军补充道。

如果参考宁波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的执行价格,集采的最终中标价可能会低于1000元。根据宁波医保局今年4月发布的消息,国产耗材的价格限定在1000元,进口耗材价格限价为1500元。需要指出的是,这是包括种植体在内的所有所需耗材的总价。

根据宁波市医疗保障局发布的《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五问五答”》,种植牙医保限价支付政策可以概括为三方面内容:一是“约定品牌、约定价格”,限定国产品牌3000元/颗,进口品牌3500/颗;二是在目前签约的百家医疗机构约定品牌的种植牙,无论使用医保历年账户支付还是现金支付,同城同价;三是不在品牌目录内的种植牙,医保历年账户不予支付。

据医保部门介绍,种植牙的成本通常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种植体、种植基台、牙冠等耗材的成本,另一个则是医疗机构种植牙的医疗服务费用。

国海证券称,种植体约占消费者支付总费用中10.4%。宁波医保局也通过调研发现,耗材只占到当地医疗机构种植牙整体收费标准的15%~20%。

北京协和医院无痛牙科治疗中心副主任医师景泉曾披露,公立医院种植体费用在3000~12000元、种植基台1500元左右、牙冠300~2500元(烤瓷牙300~1000元、全瓷牙1000~2500元)、修复材料1000~3000元、手术费及麻醉费用3000~5000元,总价格大部分在7000~22000元。这其中的每一项费用基本在公立医院都明码标价,根据患者不同的口腔状况及品牌选择,还会上下浮动。

今年3月,高文辉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种植牙的医疗服务收费存在虚高成分。”

在限定了耗材价格的同时,宁波也对种植牙医疗服务费用作出了限制,医疗机构(二级及以下)的医疗服务费用定为2000元,该价格与市场价差距并不大。

“不论患者选择什么品牌的种植体,对医生的提成没有任何影响,医生种植一颗牙,患者会前后来医院四五次,医生总共拿1500元。”周进对时代财经说。

集采落地后的隐忧

目前,国内从事种植体研发、生产的企业并不多,大部分企业仍然以代理进口品牌为主。在国家药监局进口医疗器械数据搜索“种植体”关键词,获得的信息却多达223条,而境内医疗器械数据库显示,拥有注册批文的种植体仅有21款,涉及20家企业,包括康拓医疗、威高洁丽康生物材料、新华口腔等。

国海证券指出,目前尚未有成规模的国产种植体企业。

邹军对时代财经指出,国产种植体普遍缺乏创新,喜欢“跟风”进口品牌。进口品牌深耕多年,拥有的临床数据更加丰富,临床数据的积累也是国产品牌目前很难企及的。

国产种植牙发展起步晚,质量参差不齐,相关体系亦不完善。产品和服务质量能否满足患者的需求,是未来集采落地之后的隐忧。

“种植牙的特殊性在于它不是一次性的,基本种植一颗牙,要去医院4-6次,而且牙的成长周期在4个月到半年,对配件和售后要求也高。如果集采的价格很低的话,质量不一定能得到很好的保证。”周进对时代财经指出,“如果出现并发症或者种植体坏死脱落,病人不会觉得这是材料的问题应该去找厂商,反而会来找医生。”

此外,国产种植体的配件体系不完善也是周进的担忧之一。

不同品牌的种植体配件不同,如螺丝、修复基台、螺丝刀以及取模方式等,都不一样。医生在使用前,需要厂家或经销商给医生进行培训。如出现配件损坏或者种植体脱落等问题,维修或换新的服务也必不可少。

周进向时代财经表示,国产种植体在配件上不成体系,且临床数据表明,脱落率较韩系产品高。此外,国内厂商或经销商也很少对医生进行相关种植体产品的介绍和培训。“如果医生对你的种植体不熟悉的话,那是不敢给病人使用的。目前比较有名的国产厂商我都没听过。如果连医生都不知道国产种植体品牌的信息,那病人就更不清楚。”

为拓展市场,进口品牌的投入成本不小。士卓曼2021年的销售费用高达3.85亿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27亿元),国海证券也指出,由于低价策略,韩系品牌奥齿泰的毛利率低于欧美品牌10%以上,利润受费用影响严重。

不过,邹军并不担心集采后国产品牌医生培训不足的问题。在他看来,在种植体市场推广初期,普及程度较低,但经过多年的培训后,种植牙项目的普及程度已经提高。由于很多国产品牌的创新程度并不高,因此培训的开展也比较便利。

“国产品牌可以直接和进口品牌品拼价格,因为他们(国产厂家)不需要在培训上投入太多,最多邀请一些讲师来与医生进行沟通或者学术交流,通过病例的分享,和当地用户或潜在用户建立联系,有助于产品销售。”邹军对时代财经说。

对于有一定消费能力的患者而言,他们愿意为了更舒适的体验而接受更高的价格。周进告诉时代财经,根据他的从业经历,选择中高端种植体的患者占大多数。

李保平此前选择的也是中高端的种植牙品牌,他告诉时代财经,如果种植牙集采落地,他也会考虑选择国产品牌。

“种植一颗牙在3000~5000元是大众能接受的范围。集采走量的话肯定能更便宜,质量也会有保障。对于我们消费者来说,当然越便宜越好。种植流程都是一样的,国产进口应该没太大差别。”李保平停顿一会儿后又对时代财经说,“如果国产和进口价格一样,我可能还是会选择进口产品。”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保平、周进、邹军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植不植?大麦植发5.2亿做营销,480万搞研发,四大供应商都是广告公司
“南京西瓜换房”上热搜,售楼处:确实是这个楼盘,但没有收到活动通知
康弘药业热衷理财,拿出20亿元买理财产品,一季度赚近200万
大自然家居:重新定义全屋定制?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