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万考公人众生相:广撒网碰运气,“全家盼着我上岸”

余思毅
2022-04-29 12:15:59
来源: 时代财经
究竟哪一条路才是适合自己的选项?这可能已经是一个需要思索的问题。

编者按:

00后,五四新青年。

出生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10年,这一代,从生长环境到心理状态,都是新的。他们天生就知道平视这个世界;他们具备着更强的个人意识和精神追求;他们乐于为所爱买单。拒绝所有的标签,他们无法被定义,只能被叙述。

时代传媒集团推出专题“这届00后,能处”,一起来看看新时代的五四青年。

公务员和一千万你选哪个?

这是某社交平台上的一个热门提问,不少年轻人更倾向于选择眼前的铁饭碗。

据统计,国家公务员招录考试报名人数已经连续13年超过100万,今年首次超过200万,共有212.3万人通过用人单位资格审查,远超去年同期。

“我现在是全国巡考的状态,每个地方的省考都参加参加。”周褚是重庆人,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早在大三下学期,他就开始备考公务员。

对于周褚来说,家人是影响他选择的一个重要因素。

黄灯在《我的二本学生》中写道,“对普通家庭的大学生而言,公务员不见得是最好的职业选择,但却是最能告慰父母的艰辛付出、最能兑现一纸文凭价值的途径。”

中国教育部最新统计,2022年预计中国高校毕业生将达到1076万人,同比增长167万人。有报道说,今年或许会成为毕业生就业更困难的一年。

“从各类市场活动,比如直播公开课的参与的程度来看,这一届00后应届生比往期的参与公务员考试的热情程度要高。”北京环球优路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考考研项目部负责人亢俊辉4月27日告诉时代财经。

亢俊辉进一步分析,2022年的国考针对只限应届生报考的职位增加了,占招录总人数大概60%,这是应届生考公人数增多的因素之一。

近日,时代财经与多位00后考生聊了聊,他们有的继续在考公路上探索;有的想到街道做一个基层公务员;有的认为自己带着“投机的心态”,考公考研两手抓。

VCG111361364957.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很难一次性‘上岸’”

“很难一次性‘上岸’的。”周褚告诉时代财经,他一口气报了国考以及三个省份的省考。

周褚介绍,他所报的国考是重庆老家当地的国家税务局,而省考则是考广东省珠海市的政务服务中心、湖北省荆门市的国土局、浙江省的市场监督局科员。

“据我们调查,1000多名的考生当中大概百分之六七十的考生都倾向于一年当中参加多场公职类的考试。”亢俊辉称。

在工作方面,周褚也主要是找体制内工作,比如有事业编的事业单位,中字头的国企或是大型酒业的职能岗。

对于周褚来说,这些选择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以预见,全球的经济形势可能不是很好。对于我们这一代来说,去体制内是更优解。”周褚对时代财经称,他运用自己所学知识对当前国际政治、国际金融走势进行分析,也会把视角拉得比较长来审视个人前途。

除此之外,家人的引导也是周褚选择的重要因素。

周褚的妈妈是一位老师,其他成员也有公务员,家庭是偏体制内的氛围。周褚回忆,刚上大学时,家里人就有提过以后的工作选择,“家人也是从一个比较动荡、不是那么平稳的时代走过来,他们觉得体制内是一个比较好的归宿。”

在周褚看来,体制内和体制外,各有优劣。而他本身就是一个性格比较佛系的人,在权衡了去大厂过996的生活还是在体制内过比较安稳的日子,他最后决定了往体制内发展。

踏入大三下学期,周褚就通过知乎、论坛等选择培训机构,进行备考,为此,他花了接近1万元。此外,为了离培训的学校比较近,他还在学校附近租了房。

尽管做了充分准备,但目前来看,周褚的考公之路还很漫长。

由于疫情缘故,多地省考推迟了笔试时间,而去年11月的国考,周褚也失利了——国考考了112分,面试的分数线是125分,去年分数线则是110分。这意味着,周褚虽然过了去年的分数线,却没有达到今年的。

“成绩出乎了我的意料。”周褚反思道,虽然外部来看,自己做了很多准备,但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努力。他调侃道,那都是“虚假的努力”,“形式做到位了,但自己可能并没有那么的认真,低估了考试的难度。”

事实上,尽管周褚所报的岗位对他来说非常有优势——既限定了性别、专业、还限定了应届生,但他万万没想到今年岗位报考人数与录取比例竟然翻倍。

眼下,虽然获得了几个国企的offer,但权衡再三,周褚还是拒绝了,他选择继续在考公路上求索。

“我想到基层去历练”

与周褚一样,孟凡熠的选择也与家庭有关。

“孩儿励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这是孟凡熠的微信签名。他的祖辈父辈都有军旅经历,爷爷在建国70年时还荣获国家颁发的纪念勋章。受此影响,孟凡熠从小对于历史、政治感兴趣,大学四年依旧保持着这方面的爱好和追求。

孟凡熠就读于广州华南师范大学,他想成为一名公务员,到基层去倾听人民的声音,为家乡的发展作贡献。

在填报岗位时,孟凡熠报了河北省省考的选调生,也就是街道或乡村、城镇做一名基层公务员。孟凡熠解释道,“我选这个岗位的初衷是想接触到更多基层的人,听到基层群众的意见和想法,到基层工作得到历练。”

“00后作为在国家经济快速发展以及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的爱国情怀和民族自信比较强的,作为国家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参加公务员考试,躬身入局,投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意愿也比较强烈。”亢俊辉对时代财经表示,像孟凡熠这样的00后不在少数。

除了理想的引导外,录取人数较多而报考人数相对少,也是孟凡熠选择这类岗位的原因之一。“在报考人数上竞争压力小一些,而且限定了应届生,又不限专业,对我来说有一定的优势。”孟凡熠坦言。

据悉,国考对一些基层或是边远地区职位,采取降低学历要求、放宽专业条件、不限制工作年限和经历等措施降低进入门槛,并在划定笔试合格分数线时进一步予以政策倾斜。通过多措并举,鼓励引导优秀高校毕业生报考基层职位,到艰苦边远地区或基层一线工作。

此前,孟凡熠曾经有考过一个军队的文职考试,在理论基础知识方面与公务员考试有共通之处,因此公务员备考对于他来说也就“驾轻就熟”。

亢俊辉介绍,国考、省考、事业单位、军队文职等公职类考试,其公共课考试部分的知识点存在较多的共性之处,因此,不少求职者选择都会尝试报考。

眼下,由于疫情的缘故,河北省考暂时延后,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考试时间。孟凡熠也正在忙于毕业设计和毕业论文。

“相隔一周,考研、考公两不误”

安然的选择似乎更多。

“作两手准备, ‘多条腿走路’,考研报一报,考公报一报,然后招工又看一看。”安然是广东金融学院新闻传媒专业的学生,从大三下学期,她就开始准备考研,而考公务员主要是受室友的影响。

安然所在的班级有56人,其中,考公14人,占25%;考研约16人,占28%。

“室友告诉我,公务员的上班时间相对来短一点,好像不太常加班。”安然掂量着,自己对摄影感兴趣,经常会拿着相机出去走,考公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出去拍照,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再加上,考研的政治科目与考公有相通之处,因此她把考公也列入到未来的方向。

因与考研时间相冲突,安然并没有参加国考,而是报考了广东省省考。

由于疫情的缘故,广东省省考提前两个月进行笔试。这意味着,对安然来说,考研结束后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备战。

在选择岗位时,安然报考了广州某区法院的文职工作岗位。安然回忆道,考完了考研的政治科目,再看公务员的题目时胸有成竹。

虽然安然在本科期间没有学数学,但凭着自己高中的数学逻辑还学得不错,语文功底也不差,在只有一个星期的“临时抱佛脚”备考过程中,安然并没有去报班,而是在b站上找申论的课程复习,剩下时间就是在刷真题,保持了一天刷两套题的速度。

当天,原本考场有三十几个人,最后只来了十几个人了,安然窃喜,“我妈说,‘站在考场上了,你就打败了一半的人’。”

直到成绩出来了,无缘复试,安然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考公之路或多或少有点投机的心态。

研究生,安然也没有考上。安然称,考研的战争更是“内卷严重”,“以我一个舍友为例,她考了386分,高于去年国家线,但却无法进入复试。”

近日在访谈中,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吴晓求表示,不认为“考公热”是个好现象,北大、人大、清华的优秀人才应该去创业,国家需要他们,企业对国家发展非常重要,在国际上没有竞争力的企业是不行的。他还谈到,在改革开放之初,打破铁饭碗是改革的目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联合水务疑过度扩张,经营屡违规,负债19亿
光大同创毛利率骤降,前期虚高存异常
全球第一款新冠预防药物,获批进口!已落地海南2家医院,两针13300元
ESG观察第39期:《企业ESG信息披露通则》发布,ESG建设提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