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品牌正飞速崛起!思创客李婷:坚信专业力量,纵使头破血流

穆瑀宸
2022-04-18 18:04:29
来源: 时代周报
李婷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孵化出真正属于中国且享誉世界的品牌。

2022年初春的一个周日晚上,李婷拖着行李箱,风尘仆仆的来到《时代周报》北京办公室,稍作调整便进入了采访状态。三个小时的交谈中,她的言语中透露着率性和果敢,这或许是她能在风云多变的投资江湖中被称作“品牌女王”的原因。

李婷是一家专注创新品牌的咨询公司——思创客的创始人。经过7年创业,即便已成为众多创业企业的幕后品牌推手,她也直言自己会有迷茫的时刻。在李婷看来,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无法与时代抗衡。只有在时代的大前提下,个人或者企业才有成功的可能。

创业前期的李婷,是一个行动派。2015这一年,她的工作地点从北京国贸切换到了中关村,这让她真切的感受到互联网的创业浪潮。“浪潮就是一刹那,你不纵身跃进去,错过了时机,再想追上,只能被‘啪’的一声打翻在岸边。”

这一年,李婷决然的从国际品牌咨询公司离职,单枪匹马的出来创业,期望成为中国创新品牌走向国际化的布道者。

在李婷看来,战略咨询这个生意并不“性感”,只有传统的商业模式。然而,她却凭借自身的专业性,以及当下的互联网创业浪潮,在创业的第三个星期就幸运地拿到第一笔投资。“我只能允许自己在成功时离开,绝对不允许自己在失败时离开。”她说道。对于未来,李婷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孵化出真正属于中国且享誉世界的品牌。

以下为文字实录:

赶上浪潮,一跃而起

时代周报: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你从国际品牌咨询公司跳出去创业?

李婷:我在知名的外资战略咨询企业工作超过十年,服务过很多国内外知名企业,也亲眼见证了海尔、联想这些品牌走出国门,实现国际化升级,但是我并没有觉得自己真正为中国的品牌事业做出了贡献。被服务的企业之所以能更进一步发展,主要在于其本身能力强,甚至在服务的时候,这些企业就具备了一定的品牌资产。我真正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是能通过自己的力量,从0到1辅导企业做品牌,最终成就出能影响世界的中国“耐克”、中国“可口可乐”,乃至中国“宝洁”。这才是一件发自内心激动的事情。

我一直认为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2015年,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浪潮扑面而来,只要创业者高学历,具备良好的职业背景,同时拥有一个还不错的创业项目,就能拿到投资。我曾亲眼看到大量的“互联网+”创业项目一夜崛起,医疗、金融、教育,消费零售,所有的产业都值得重做一遍,都能被投资人看中,而我刚好赶上了这个疯狂的互联网创业浪潮。彼时,很多人都跑来让我帮忙给市场宣传出点主意,这些高知创业者理解品牌的价值,却没有太多钱投入品牌建设。我意识到,也许这些人会创造出新的一批中国企业,于是迅速决定创业。

一开始思创客StrongBrand定位于服务创业者,成就强势品牌。大家都在挖金矿,我不和大家一起挖,我的生意是给挖矿人提供水杯、铁锹、牛仔裤。创业服务和创业孵化也并不一样,创业孵化是给人钱,创业服务则是协助创业者做服务链条。思创客一开始做的是纯战略咨询,在盈利上不能呈现指数增长,只能给投资人每年分一点红,但是至少我们活下来了,当初很多同时期的创业企业已经更换了赛道,而我们还是坚守了初心,并且保持持续地线性增长,还不断扩充了业务范畴,从这点上来说,我还是有一点小小的骄傲。

时代周报:何谓“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李婷:我大胆笃定,中国在未来的三十年内,甚至更短时间内,必将有新一代品牌飞速崛起。

从经济学的发展规律上看,当某个国家的人均GDP超过1万美金时,该国品牌大概率会出现一个现象,本土品牌飞跃为世界品牌,比如美国在上个世纪70年代年人均GDP超过1万美金,而那个时期,也是耐克,麦当劳等美国品牌走向世界各地的全面扩张时刻,同样日本经济崛起时,也带动丰田、索尼等日本品牌享誉世界。中国在2020年人均GDP超过一万美金,因此必将有品牌崛起。

“经济”“出海”“本土”这三点如果都是事实,那么中国品牌必然崛起。所以我不会离开品牌咨询的牌桌。

时代周报:可以简单谈谈你拿到的第一笔投资吗?

李婷:在创业初期,我独自一人,没有任何团队和办公室,甚至没有想过需要资本介入,时至今日,除了这第一笔投资外,我也并没有想过再次融资。一次路演中,我偶然遇到了一个90后小姑娘,她推荐我见一见她的老板——哈佛大学成绩排名前五名毕业,非常聪明且眼光独到——或许可以得到他的投资。但是她也坦言,我的项目并不十分吸引人,没有团队和资本,仅仅只有一个咨询模式,也许不会成功。所以我当时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是单纯想见识一下所谓的“牛人”。

出乎意料,我和这位投资人相谈甚欢,对方当晚就敲定了投资,并且爽快的在第二天就把钱打给了我。当时,这位投资人告诉我,他已经在中国投资了十几家企业,而我可以作为一个“医生”,帮这些企业“看病”。不过,能不能获得企业信任,得凭借自己的本事。

我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觉得他能帮我打开企业信任的大门,给我做机构背书,吸引这些创业者们。这是上天送给我一个机遇,我当然愿意收下。

时代周报:第一批客户是哪类人群?遇到过哪些难处吗?

李婷:我的第一批客户是“三高”人群,即高学历、高素质、高人才,这也是资本最看好一类创业者。工作之余在北大读MBA期间,我的同学们很多都是互联网浪潮下的创业者,比如从惠普离职后去做IT方面的创业,从辉瑞离职后创业做互联网医药。然而,也正是这群人让我意识到,即便有大厂经验的“三高”群体,大多数人也分不清什么是品牌,什么是营销。大家理所当然的认为品牌就是公关、广告、设计这些战术动作,根本上升不到战略管理这个高度。

所以在中国做品牌战略生意是个苦差事,因为首先教育客户,这个过程十分艰难,要给这些创业者们洗脑、洗心,而我更想做洗眼的过程,让大家真正了解品牌,深刻理解中国企业和国际企业在品牌建设和管理上的差距,品牌不仅和市场的联系十分紧密,并且直接指导产品、运营等各个层面。

我的第一个客户是两个耶鲁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当时他们刚刚创业,还没有拿到任何投资,只能付给我5万元顾问费。但他们给予我很大勇气,当这些优秀的创业者群体愿意相信品牌的力量,让我确认了打造品牌是对的。 

时代周报:洗脑、洗心、洗眼十分困难,那么你是如何吸引客户的呢?

李婷:组织能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创始人的战略眼光也很重要,感谢曾经的专业训练,让我好像没有错过创业潮流中的机会点,从咨询到知识付费再到品牌大数据,其实思创客一直都在随着时代脚步在进化,早期我们的业务主要有两方面,首先通过免费支持路演辅导这个路径,用创业服务导师的身份去接触创业者们,然后借助轻咨询方式,以低成本现金加股权合作快速建立合作联系,如此一来,我就可以轻松的获得一批客户。但是资本关注互联网创业的热潮很快就会过去,这个方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创业不久后,就赶上知识付费的兴起,我也关注到了这一节点,凑巧又受到馒头商学院的邀请,决定开始录制课程,以这种方式吸引客户。彼时,知识付费刚刚起步,对课程内容的要求相对粗糙,馒头商学院也是创业不久,大约有十万左右的用户。我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如果我一天见三个人,那么我一年365天也见不到一万人。而通过网课的形式,只要能吸引一万人,我就成功了。

时代周报:那么知识付费给你带来想要的结果了吗?

李婷:我当年只想获客,但馒头商学院的负责人觉得品牌没人听,后来就决定改成“品牌和营销”。

回想那段时光,也真是一段比较艰难的日子,白天在咨询,晚上开麦录课,重点是我从来没有讲过课,只能一点一点训练自己讲话的气息,说话的节奏。另外,为了能让课程看起来具有战略咨询公司的特质,我们也特地花半年时间,提炼专属于思创客的战略咨询模型,也是在那个时代,“品牌系统五力模型”,“品牌画布”,“品牌RTB四分法”也相继诞生,说起来,还是很感谢这段做课的时光,正是录课的沉淀,促成了我认为正确的方法论,倒逼出来这些模型,服务了之后的企业。

意料之外的是,我录制的课程成为了当年的爆款课程,一门课程999元,光卖课就卖了300万元。但课程是线上的,没有办法做线下的引流。我当时不禁怀疑自己,这步棋是不是走错了,没有链接到客户,只挣到了课程钱,这与我最初的想法背道而驰,我真正想做的是战略咨询。

为了见到线下用户,我和馒头商学院商议,最终决定把课程变成4门更难的线下课程,并且加上课程练习,定价为3999元。没想到这门课程第一期就有100人报名,后来我们一起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地办了10场线下课程。

转型失败,偶遇贵人

时代周报:创业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失败是什么?

李婷:咨询很累,上课也累,我曾经一度不想再坚持。那时我特别喜欢互联网,对互联网有一种盲目的崇拜,觉得互联网特别高级,所以我把自己两年来挣的钱,全部用来招兵买马,做了一个技术团队。当年跟我一起做网站的人,后来也变成了我的技术合伙人。技术合伙人又说服了他之前的同事以技术开发者的身份加入进来,帮助我们一起开发品牌大数据,简单来讲,就是把思创客的五力模型数据化。当时我们都觉得要开启互联网新时代了,未来我们就是互联网最厉害的品牌。

理想丰满,但现实是我们花费了一年也没做出完整的产品。盲目尝试,拿着咨询挣来的钱,去养着数据团队,导致公司也分崩离析。可能员工们感觉看不到未来,纷纷离职,连合伙人也撤伙了。最终我的互联网梦还是破碎了,我亲手关掉了数据公司,赔掉好几百万。

时代周报:你为什么还有信心再次创立起公司呢?

李婷:人总得接受自己的错,直到再次从头开始,我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一种特别好的品质——坚韧。我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有学历,智商和情商也都不错,但其实现在看来,这些在我身上的优势都是平平无奇的,创业者拼的也是坚韧。

再次招聘备受质疑。面试者们都觉得很奇怪,2015年创业的公司,内部却没有一个员工。我只能耐心的解释是转型失败了,现在要重新开始。当时我招聘来的第一个员工是我的小迷妹,听了我的课以后非常崇拜我,所以来我的公司上班。2018年底,我重新开启了新公司。

联想是公司的贵人,是我们服务的第一个超过百万的项目。2019年初,联想有一个市场的中层在听完了我的课程后,觉得我们的课特别好,双方进一步沟通后,最终敲定了合作,到现在联想ThinkBook从诞生到现在的所有品牌相关事情,都是我们在持续合作。

时代周报:我关注到思创客在做完联想的项目以后,又接了很多大公司的项目,比如OPPO、荣耀等,那么你此前想为创业者服务的初心变了吗?

李婷:联想之后,我们确实走向了大客户的生意,做成大客户的服务机构,但其实我们服务也是大企业中的创新品牌业务。无论是OPPO还是联想,我一直认为就算是一个成熟的企业,但它的有些业务,在品牌方面也许只是一个新生的状态,我依然可以帮助他们,所以我的初心一直没有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默多克4次离婚,千亿财产怎么分?富豪离婚有人狂分股权,有人抚养费都不出
16秒加价5000万,拿地即开工!万科为何淡市补仓东莞?
中国啤酒地图:你的夏夜被谁承包?
气泡水疯狂“内卷”:配料表遍地飘0,水果已经不够用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