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最惨票房动画总制片人:6天票房仅130万,为何诚意制作叫好不好座?

李馨婷 石悦
2022-01-21 16:26:22
来源: 时代周报
一开始就不被看好

农历新年即将来到,亲子热情已涌向春节档动画电影。 

猫眼专业版显示,目前,定档2月1日的《熊出没·重返地球》与《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想看人数分别达到28.5万与10.3万人。

在春节档之前的寒假档,截至1月21日,动画电影《魔法满屋》《汪汪队立大功》《萌鸡小队》票房分别在3000万~5000万元之间。

但热闹并不属于所有动画电影,近期上映的《向着明亮那方》就票房惨淡。截至1月21日,这部上映6天的电影,票房仅130万元,由于观看人数过少,豆瓣至今未开分。截至发稿,根据分账票房,电影出品方仅能收入44万元。

1642733517(1).jpg

《向着明亮那方》是中国第一部由绘本改编的动画电影,由7则绘本改编的短片组成,分别由7位独立动画导演执导;电影的艺术顾问,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原厂长、知名动画导演常光希,代表作《宝莲灯》《雪孩子》《大闹天宫》等。

区别于市场上的大部分动画电影,《向着明亮那方》未使用计算机建模动画,而是通过水墨、水彩、剪纸、定格等形式讲述故事。

舍弃工业化流程的绘本改编短片,工作量远超人们想象。1月14日,电影的其中两位导演陈晨与刘高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分别所执导的短片《翼娃子的星期天》《哼将军和哈将军》,时长约11分钟,但制作周期长达1年,制作团队需要20~30人。

《向着明亮那方》试图在火热的国产动画电影市场中走出一条新路。

天眼查显示,近10年来,我国动画制作相关企业数量整体呈上升趋势,现有近28万家动画业务相关企业,其中超6成相关企业成立时间均在5年内。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21年中国动漫产业全景图谱》,2015—2020年,我国均有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过亿元,其中2019年票房过亿元的国产动画电影达到了6部。同时期内,除了2020年国产动画电影制作受到一定冲击,我国动画电影年备案数量在130部以上。

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票房9.56亿元;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50.36亿元;2020年,《姜子牙》票房16.02亿元。随着国内动画工业体系日臻成熟,爆款电影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神话IP+强CG制作,已成为入局者争相效仿的范式。

对比之下,纯手绘、没有神话故事、关注亲子家庭生活的《向着明亮那方》,显得格格不入。在电影总制片人、上海本来影业CEO王磊看来,影片是在耕耘目前行业内鲜有人关注的领域。“现在的IP电影主要是在挑起孩子的注意力,所以我们决定做一部能够刻画现实与真实情感的电影。”王磊说道。

WechatIMG317.jpeg

“假如电影在票房上能够成功,能鼓励更多的动画创作者。但还是先不要考虑所谓的市场,而是先从本心出发。”影片上映前,王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只是,从目前的票房表现看,市场仍要比王磊想象得要残酷。

“泡泡型动画太多”

时代周报:能讲讲你的从业经历吗?

王磊:我曾经在上海炫动卡通卫视担任副总裁,2010年后,离开电视台,从事《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动画电影的运营,开创了“小手拉大手”这类由大人陪伴小孩走进电影院的动画电影运营模式。

在参与动画电影发行的过程中,我发现,所谓的粉丝向动画电影,并没有内核,价值感的底子不厚,另外,做电影发行的商业模式也并不长久。2015年,《大圣归来》引发动画电影的投资热潮,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希望能从营销转向动画内容的开发创作,我认为,只有创作者自动而发的作品,才真正有价值。

但公司成立后,我发现,国内能做出《大圣归来》这类作品的、有自我表达的动画创作者,可遇而不可求。我们的经费、营销和制作系统,和人才的焦虑并不匹配。我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专注于做儿童和家庭动画,在我看来,市场上并没有很好的低幼向动画内容。前两年我们公司也做了一些低幼向的动画,但整体还是在追随欧美的脚步,没有找到很好的盈利模式。

时代周报:是什么契机选择制作这么一部小众的电影?

王磊:我非常喜欢绘本,但据我观察,国外的绘本改编动画,要么是系列动画片、要么就是为了参赛评奖或者政府资助的动画短片,目前国内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绘本动画开发模式。直2019年,受到《我和我的祖国》这种单片集成型电影的启发,我想,说不定可以把单个绘本改编成的短片,集合成一部电影。

现在的泡泡型动画实在太多了,孩子们根本没有机会去看到真实的、有情感的东西。整个市场都太浮躁了,包括我们原来做的IP电影,其实就是在挑起孩子的注意力。我做动画那么多年,深深觉得孩子不能被消费,而是应该成为正确价值观的分享者。所以,经过种种考虑,我毅然选择做了这个项目。

每个孩子的内心本自光明,只要不焦虑,都可以健康成长,这就是我想通过《向着明亮那方》传递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220121124627.jpg

时代周报:你提到的“泡泡型动画”,指的是什么?

王磊:就是说,动画片的内容跟现实是没有关系的,都是一些对战型动画或者玩具型动画,真正现实的东西几乎是没有的。就目前的市场来看,除了近期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雄狮少年》,有什么真正展现中国具体某个人、某个场景的动画吗?

7个10分钟的诚意

时代周报:这部影片从有想法到落地,制作过程是怎么样的?

王磊:有了绘本电影的想法后,我就开始收集绘本版权,并寻找能将绘本改编成动画的创作者。找了一圈投资人,他们认为这是个没有IP的动画,不可能有市场,所以拒绝投资。

与此同时,在制作上,我果断舍弃了原来所对接的动画制作公司。我想把真实的感受与细节传递给观众,工业体系动画的创作者满足不了。

很幸运的是,我在2020年遇到了费那奇北京动画周的成员,费那奇是一个与国际动画节交流频繁的国内动画节展映项目,拥有许多优秀的独立动画导演资源。我被这些导演作品中的细节和感受力所震撼了,决定一定要和他们合作,即便是制作预算要大幅增加。当时我就想着,哪怕公司早点关门,也要保证这个片子的质量。

时代周报:早点关门?听起来挺孤注一掷。

王磊:这只是我的选择,倒没有什么苦的,我觉得要做就要做一部好的作品,要做一部尽自己力量去做的一部好作品。假如只是在完成一个有套路的作品,没什么意义。

WechatIMG7232.jpeg

时代周报:7个导演分别执导7部短片,统筹起来有什么困难?

王磊:我觉得我们很幸运。费那奇帮我们接洽了导演后,导演们都选择了他们非常热爱的绘本,而导演对项目的立意都非常高。在初期沟通中,我们确定了主题、美术风格与故事框架是需要保持的,其它部分可以自由创作。

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当我们对故事的主题有共识后,制作所遇到的挑战,其实只有时间。组成电影的7个短片,由7个导演的团队同时进行,最终我们用了1年完成了整个项目。

时代周报:每一条10分钟的动画短片,制作都需要花费1年时间?

王磊:电影中《翼娃子的星期天》与《萤火虫女孩》两部短片,都是手绘的。同时,与我们导演合作的定格动画团队,是全国最专业的定格动画公司,但即便如此,几秒钟的定格动画也要花一天的时间,这还没有算返工时间。我们希望给孩子手绘的、有生命力的东西,这些都是要花功夫和心血的。

微信图片_20220121123347.jpg

时代周报:也就是说,如果这部电影用CG动画技术制作,会更快一些?

王磊:其实是我们根本没法选择CG。CG需要建模,在建模以后,片子的篇幅越长、模型就可以被复用得越多,总体成本也就越低。所以除非是为了评奖,CG动画团队一般不接短片,因为不划算。

动画制作公司都被市场化的逻辑深度熏陶过,他们会质问我们的市场方向,在工业化体系下,他们无法去动用团队来做我们的短片,他们也许会喜欢这部片子,但是却承担不了这个成本。

让国产动画电影燃起来

时代周报:基于前面提到的现实,从投入产出比看,《向着明亮那方》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那它的意义是什么?

王磊:一位童书作家在看完电影后对我们说,在过去,上海美术电影厂的老艺术家们,就是在用这种雕琢精品的方式来创作动画,他很欣慰几十年后,能有年轻的独立动画导演在往这个方向重新出发。

随着中国在经济与文化方面实现自信,现在的独立动画导演在各方面都超越了过去的动画创作者,因为他们更自信,更不必为金钱而去创作很多东西,他们拥有更好的美术与技术支撑。

《向着明亮那方》也让很多人发现,原本更多用来表达导演自我的独立动画,也能用来表达更温暖而普世的题材。当然,这种方式还只是一种探索。

电影上映至今,我们很欣慰地看到,目前豆瓣现有的812条短评,以四星与五星居多;被影片打动的观众,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相关二次创作内容;而影片所反映的留守儿童问题、高度还原的地域风貌以及独特的艺术手法,也引来相当一部分行业媒体的深入讨论。

image.png

时代周报:再来聊聊行业吧。你认为,国产动画电影目前还存在什么问题?

王磊:主要是在创作环境上。因为有几部成功的动画电影,资本与行业环境都很浮躁。都想让一个项目在一定时间内立刻有轰动的票房成果。

行业内普遍觉得好的作品只要有大IP、有强大的CG制作效果,有一句很适合传播的口号就可以成功。但在我看来,一部动画电影动人的内核,是没法用钱砸出来的。

时代周报:在你看来,未来国产动画电影行业的发展前景如何?

王磊:回顾这些年国产动画电影的变化,2015年是一个明显的分界点。过去,中国的动画电影整体还是好莱坞的追随者。我们的技术不错,但是人的创作和故事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所以我们一般用好莱坞的方式,来讲述我们中国的故事。

但是从2015年的《大圣归来》开始,到《哪咤之魔童降世》、再到《白蛇》系列以及最近的《雄狮少年》,中国动画电影已经崛起。我认为,在未来10年,中国动画电影将会井喷,尽管在情节上可能还会有些瑕疵,但是至少在细节以及内心想法的表达上,年轻一代的动画人是完全能够“燃”起来的。

未来,动画电影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艺术样式,不会拘泥于神话IP。虽然现在神话IP依旧是热门题材,但是创作者们应该看到,所有能成为爆款的IP背后,都燃烧着一颗创作的灵魂。《哪吒之魔童降世》能火,核心是因为“我命由我不由天”那句创作者发自内心的呐喊打动了观众。未来,越来越多元化的动画创作者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动画导演能崭露头角。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迪士尼飘了?CEO称没有中国市场也能成功,二季度净利润下滑48%
于正遭自家艺人起诉!陈晓等大咖出走,欢娱影视仅剩一哥许凯?
“五一档”电影票房仅2.9亿元,网剧扎堆接盘背后,谁是赢家?
消失的五一档:首日预售票房仅5万,光线影业再赌青春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