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2个月涨3倍,新冠口服药捧红原料药企!业内人士:游资炒作

韩利明
2022-01-06 15:50:09
来源: 时代周报
站上风口

1月6日,雅本化学(300261.SZ)复牌,开盘后快速上涨,最高涨至21.00元/股,随后开始下跌,盘中跌幅一度扩大至近7%,最终报收18.81元/股,跌1.83%,总市值181.20亿元。

因股价波动异常,雅本化学分别于2021年12月23日、12月30日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并于12月29日开市起停牌核查。

消息面上,雅本化学股票波动异常或与卡龙酸酐(又称卡隆酸酐,Caronic Anhydrid)有关。卡龙酸酐是合成PF-07321332的中间体之一,3CL蛋白酶抑制剂PF-07321332和低剂量利托那韦为辉瑞(PFE.US)新冠口服药Paxlovid的有效成分。

1月5日晚间,雅本化学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和《关于公司股票停牌核查结果暨复牌公告》(以下统称《公告》)表示,公司未与辉瑞签署任何合作协议,与其不存在任何合作关系,未向辉瑞供应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

西南证券预测,全球口服新冠药物市场规模为数十亿至上百亿美元。新冠口服药成为新冠疫情下的又一个超级风口,这也使得与新冠口服药相关的原料药和中间体成为市场追捧的对象。

部分热情高涨的股民更纷纷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询问可能生产辉瑞口服药原料药的公司,试图挖掘辉瑞更多潜在供应商。其中,阿拉丁(688179.SH)、河化股份(000953.SZ)、山河药辅(300452.SZ)等均已否认生产卡隆酸酐,新和成(002001.SZ)则表示,公司尚未直接与辉瑞签订业务协议。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上述企业在辉瑞Paxlovid获批前后,股价均呈8%-36%不等的上涨幅度。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原料药市场并不稀缺,更多的是游资炒作。目前全球新冠疫情反复,国内多地确诊数上升,市场情绪叠加逻辑可靠,游资就会进场炒作。”

股价“先涨为敬”

1月5日,雅本化学发布《公告》澄清,公司拥有合成卡龙酸酐的一种合成工艺专利(专利号:ZL.201410364816.2),由于国内化工企业众多,不排除存在其他公司拥有其他卡龙酸酐合成工艺路线的可能性。

产能方面,雅本化学表示于2021年10月25日实现卡龙酸酐量产,月产规模达20吨,近期产能利用率为70%-80%。目前卡隆酸酐及其衍生产品的客户主要为国内客户及印度客户,尚无法确定卡隆酸酐及其衍生产品是否间接供给辉瑞公司。

截至2021年12月31日,2021年度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的销售收入为2700.73万元(不含税),占公司2021年度营业总收入的比例约为1%-2%。同期在手订单金额为6354.08万元(不含税)。

雅本化学是一家医药及农药精细化学品定制生产商,致力于高端化学技术的研发。2021年年底,雅本化学的股价在不到2个月时间内最高上涨接近3倍,尤其在2021年12月20日至28日的7个交易日内,雅本化学斩获了4个涨停板,引发市场关注。《公告》显示,雅本化学在2021年12月20日至28日连续7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105.66%,受到我国农药中间体和医药中间体行业发展的共同影响。

作为雅本化学的竞争对手,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尖峰集团(600668.SH)为卡隆酸酐新合成方法专利的另一拥有者,同样被投资者联想为辉瑞新冠口服药中间体的供应商。在2021年12月27日至30日连续四个交易日内,尖峰集团连收4个涨停板,累计偏离上证指数39.99%。

“孙公司上海北卡于2013年3月出让‘蒈醛酸内酯、卡龙酸、卡龙酸酐及其关键中间体的新合成方法’的生产专利(申请号:2011102478118)。而早期发明的‘卡隆酸酐的新合成方法’的专利(专利号:ZL201010609467.8)的工艺路线收率较低,成本偏高,不具有竞争优势。”尖峰集团于2021年12月31日披露上述信息。

2021年,上海北卡的卡隆酸酐销售收入约为1260.37万元,约为尖峰集团2020年度销售总收入的0.39%。尖峰集团表示,销售客户全部为国内客户,无法确定客户的用途。

时代周报记者就卡龙酸酐产能及业务开展等事宜,多次致函致电尖峰集团和上海北卡,相关负责人均表示不方便透露。1月6日,尖峰集团盘中跌停,最终报收16.68元/股,跌7.85%,总市值57.39亿元。

VCG111302006536.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原料药企业欲分一杯羹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国和出口国,国内原料药企业也成为新冠口服药带来的市场红利的直接受益者。尽管消息真假不一,但也反映出市场对中国原料药企从巨大的新冠口服药市场分一杯羹的急切心理。

1月3日,歌礼制药(01672.HK)公告称,拥有中国唯一通过生物等效性研究获批上市的利托那韦口服片剂,于2021年9月获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此外,两条抗新冠肺炎药物管线ASC10和ASC11,将分别于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向中国、美国等国家提交临床试验申请。 

受此消息影响,歌礼制药当天股价一路大涨,最终报收4.35港元/股,涨幅32.22%。

此前,森萱医药(830946.BJ)也被投资者联想为辉瑞新冠口服药利托那韦中间体的供应商,于2020年12月29日、30日连收两个涨停板,随后5个交易日股票涨幅达到30%。

不过,森萱医药已声明公司未与辉瑞公司签订利托那韦医药中间体相关购销合同,未向其供应利托那韦系列中间体,公司销售的利托那韦系列中间体主要应用于抗艾滋病原料药利托那韦的合成。

公告显示,森萱医药2021年度利托那韦医药中间体预计实现销量11吨,实现销售收入1684万元,预计同比分别下降33%、32%左右。

因生产溴乙腈,飞凯材料(300398.SZ)也引发了投资者的联想。溴乙腈是合成辉瑞新冠口服药的另一重要的中间体。飞凯材料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的医药中间体有用到辉瑞等公司的上游原料药厂中,是否有用到新冠口服药中,属于客户的商业信息。”

关于目前溴乙腈的产能和订单情况,上述负责人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方便透露。

广生堂(300436.SZ)也曾自曝开发新冠口服药小分子3CL蛋白酶抑制剂,公司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随后,广生堂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在回复关注函中,广生堂表示上述项目尚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已获得预选的临床前候选化合物。

“从当下形势来看,中国传统原料药企业短时间内可能无法加入到全球供应中,毕竟他们缺乏CXO(创新药外包)企业的经验及优势,所以,在此次新冠抗病毒口服药市场竞争中最先受益的中国企业是CXO企业。除非传统原料药企业能够获得原研药厂的授权,授权他们生产抗病毒口服药的原料药去供应发展中国家市场。”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分会秘书长朱仁宗曾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雅本化学成“妖”背后:近七成营收来自农药中间体,销售、管理费用快速增长
广东亚太新材料科技党支部书记罗国伟代表:让科研人员大胆创新,错了没关系
猴痘凶猛!全球仅一款猴痘疫苗,新冠检测试剂企业冲在一线,之江生物20CM涨停
世卫发布疫情预警,猴痘病毒现人传人! 专家:传染性不及新冠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