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证券14年IPO之路梦断?业绩经营惨淡,官司缠身高管离职

孙一鸣
2021-07-28 09:41:17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孙一鸣

近期,继入主舍得酒业后,复星系再走到舆论聚光灯下,郭广昌旗下的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邦证券”)IPO之路被按下暂停键。

7月6日,上海证监局发布公告称,海通证券终止对德邦证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工作。

随后不久,德邦证券的投行业务再遭打击。7月20日,宁波证监局公告称,浙江动一新能源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德邦证券终止上市辅导合作。

德邦证券成立于2003年5月,上海兴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97.94%的股权,实际控制人是复星集团掌舵人郭广昌。

据悉,海通证券于2017年4月就与德邦证券签署了《股票发行与上市辅导协议》,成为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机构,并于同月向上海证监局递交辅导备案的申请材料。

然而,在德邦证券18岁的成人礼之际,IPO辅导券商却与其分道扬镳。由于深陷“五洋债”欺诈发行案,终止IPO辅导消息出来后,德邦证券迅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随后,德邦证券紧急辟谣,称其只是更换上市辅导机构,IPO仍在推进中。

需注意的是,2007年,德邦证券时任董事长方加春曾公开表示,会在2007年全力推进IPO工作,早日实现成功上市。然而,至今已过去了14年,该公司IPO进程仍停留在辅导阶段。

本报告主要回答以下问题:

1. 德邦证券行业地位如何,业绩经营怎样?

2. 海通证券为何与德邦证券终止IPO辅导合作,谁将接手辅导其上市?

业绩经营惨淡,多项业务排名靠后

自2015年以来,德邦证券业绩持续走下坡路。

2015-2020年,德邦证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57亿元、17.98亿元、18.96亿元、15.37亿元、14.16亿元和14.04亿元,呈持续下滑态势,其中2020年的营业收入已较2015年接近腰斩。

同期,德邦证券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44亿元、4.72亿元、5.66亿元、2.61亿元、0.64亿元和0.87亿元,其中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不及2015年的1/10。

在总资产收益率(ROA)方面,德邦证券的表现令人大失所望。2015—2020年,德邦证券的总资产收益率分别为8.89%、4.04%、4.35%、1.55%、0.49%和0.51%,如同瀑布般急泻而下,2020年的总资产收益率较2015年剧降8.38个百分点。


对比同行,2020年,东方财富(300059.SZ)的ROA为5.55%,华林证券(002945.SZ)的ROA为3.93%,红塔证券(601236.SH)的ROA为3.47%,均远高于德邦证券。

从综合实力看,2020年,德邦证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行业排名分别为第68位、第80位,较2019年分别下滑2位、1位。

从具体业务看,德邦证券的竞争力明显不足,多个重要业务排名居行业中下游水平。

据中证协披露的数据,2020年,德邦证券的经纪业务收入为1.37亿元,在100家券商中排名第79位;投资银行业务收入为1.81亿元,行业排名为第63位;融资类业务利息收入为1.65亿元,行业排名为第73位;证券投资业务收入为4.92亿元,行业排名为第51位。

其中,投资银行业务萎缩最明显。2015年,德邦证券的投资银行业务收入高达8亿元,行业排名为第22位,然而,2020年排名已跌至第63位,下降了41位,当期业务收入仅1.81亿元,跌幅之大,令人诧异。

时代商学院认为,在外资独资券商进入、金融科技冲击的背景下,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中小券商惨淡求生。头部券商补短板易,中小券商冲强项难,原因在于管理、业务、客户、人才、资金整体实力差距。而德邦证券依托复星系的强大资源,业绩却连年下滑,令人唏嘘不已。

深陷“五洋债”欺诈发行案,诉讼缠身高管离职

一般而言,保荐机构辅导3—12个月,企业即可提交招股书申请上市。然而,海通证券与德邦证券的辅导工作已达4年之久,为何迟迟未能提交招股书申请上市,为何现在才终止辅导合作?

时代商学院认为,一方面,德邦证券业绩萎靡不振、业务发展不佳是硬伤;另一方面,德邦证券深陷“五洋债”欺诈发行案,背后数量众多的投资者索赔纠纷成为IPO的拦路虎。

2018年9月,因涉嫌在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洋建设”)债券承销过程中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对德邦证券发起立案调查。据悉,五洋建设原是一家大型建筑承包企业,债券发行被曝出欺诈行为,该欺诈发行案是全国首例公司债券欺诈发行案,也是证券纠纷领域全国首例适用代表人诉讼制度审理的案件。

据2018年7月证监会开出的罚单,五洋建设于2015年7月以虚假申报材料骗取证监会的公司债券公开发行审核许可,并最终于2015年8月和2015年9月分两期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8亿元和5.6亿元,合计13.6亿元。

2019年11月,证监会对德邦证券下发处罚通知。公告显示,作为主承销商及受托管理人,德邦证券在五洋债项目中,存在三方面违法事实:一是未充分核查五洋建设应收账款问题,二是对于投资性房地产未充分履行核查程序,三是未将沈阳五洲投资性房地产出售问题写入核查意见。证监会对德邦证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857万元,并处以55万元罚款;对项目责任人周丞玮、曹榕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5万元罚款,撤销证券从业资格。

今年1月,杭州中院一审判决,陈志樟、德邦证券、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就五洋建设对叶春芳、陈正威等原告的总计4.94亿元债务本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五洋建设的第二项债务(2.47亿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金额合计7.41亿元。

天眼查显示,2018—2021年前7月,德邦证券收到的裁判文书数量分别为8份、37份、193份、30份,整体呈上升趋势。

而受该案件影响,近年来,德邦证券投行业务萎靡不振,业务收入持续下滑。

Wind数据显示,2015—2020年,德邦证券的投行业务收入分别为8.35亿元、6.77亿元、3.74亿元、1.72亿元、2.42亿元和1.81亿元,其中2020年的业务收入较2015年下降了78.32%。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7月,在上交所启动保荐机构现场督导后,德邦证券保荐的诺康达科创板IPO遭终止,随后诺康达总经理陶秀梅公开抱怨德邦证券制作的招股说明书比较失败,写得比较粗糙。

2020年,德邦证券完成IPO项目数量仅2单,尽管好于2019年(0单),但仍远逊同行。

今年3月,西藏金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德邦证券终止IPO辅导合作;7月20日,浙江动一新能源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德邦证券终止IPO辅导合作。

此外,由于“五洋债”案件影响,德邦证券的管理层也发生了变动。

2020年3月,金华龙正式担任德邦证券董事长,而原董事长姚文平此前因受“五洋债”事件拖累而离职。

据了解,德邦证券原管理团队多数出自华泰证券(601688.SH),并有“小华泰”之称。姚文平曾任职于华泰证券电商部,曾带领华泰证券完成电子化转型,历经东海证券后于2009年加入复星系,姚文平曾身兼数个要职,同时担任德邦证券董事长、德邦基金董事长、复星恒利证券董事长等。德邦证券总裁左畅原为华泰受托资产管理研究员,后追随姚文平辗转东海证券与复星。德邦证券现任CEO武晓春曾任华泰资产管理部总裁。

据媒体报道,此次,金华龙实际担任着“救火队长”的角色,他的上任似乎有意调整德邦证券之前过于激进的投行业务导向。不过,德邦证券“华泰帮”旧部的存在,让金华龙推动公司转型遭遇阻力。在“经营理念”与“内部激励理念”上,金华龙与德邦证券老兵团队有所出入。

7月14日,时代商学院就此向德邦证券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对方回复。

那么,在海通证券与德邦证券终止IPO辅导后,哪家券商将接盘辅导德邦证券上市呢?

从券商保荐同行首发上市的成绩单看,瑞银证券、中信证券(600030.SH)、东吴证券(601555.SH)、中国银河(601988.SH)、中信建投(601066.SH)、招商证券(600999.SH)或是德邦证券下一步物色的对象。

Wind数据显示,上述五家券商分别成功保荐5家、4家、3家、3家、3家券商首发上市,保荐同行上市的经验更为丰富。

总结

2020年初,德邦证券提出“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投行”的战略愿景,并以三年为期,成为“以大资管为特色的精品投行”,实现弯道超车。如今三年时间已过半,德邦证券的投行业务表现似乎未见起色。

打铁还需自身硬。尽管合作时长达4年之久,海通证券仍决定终止辅导德邦证券上市,这背后更多或是德邦证券自身问题。

作为资本市场“看门人”,德邦证券核查流于形式,未能勤勉尽责,反因证券欺诈案官司缠身。此外,该公司业绩多年持续下滑,多项业务发展不佳,尤其是投行业务萎缩明显。若其无法改善经营困境,IPO之路恐难圆梦。

参考资料:

1. 《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浙江动一新能源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辅导的申请报告》.证监会

2. 《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对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的公告》.证监会

3. 德邦证券历年年报

4. 《全国首例公司债券欺诈发行案“五洋债”一审宣判,证券承销商、评估公司和律所等都要担责》.钱江晚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