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芯股份明目张胆隐藏关联方?子公司数据打架疑似美化业绩

徐思敏
2021-07-23 12:26:32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时代商学院特约研究员 徐思敏

关联方秘而不宣,子公司业绩倒退,东芯股份能顺利注册上市吗?

东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芯股份”)聚焦中小容量通用型存储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该公司于6月18日提交注册,拟登陆科创板。本次IPO,东芯股份的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保荐代表人为张坤、陈城。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一方面,东芯股份与供应商关系密切、涉嫌隐瞒关联方,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另一方面,其重要子公司业绩倒退,毛利率下滑,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一、涉嫌隐瞒两大关联方

东芯股份采用Fabless经营模式开展业务,即主要负责芯片设计以及晶圆测试、芯片测试等核心环节的研发工作,而产品生产相关环节则委托晶圆代工厂、封测厂进行。

由于集成电路行业的特殊性,晶圆代工厂和封测厂属于重资产企业而且市场集中度较高。因而东芯股份的供应商较为集中,2018—2020年该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3.16%、83.81%和84.88%。

在东芯股份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2018—2020年,中芯国际(688981.SH)稳居榜首,东芯股份向中芯国际的采购额占各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0.31%、56.83%和46.94%,可见东芯股份对中芯国际存在较大依赖。

然而,相关资料显示,东芯股份与中芯国际之间并非只是纯粹的客户与供应商关系。

首先,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18日,上海聚源聚芯集成电路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聚源聚芯”)直接持有东芯股份2807.02万股,即8.46%的股份。

其次,天眼查显示,中芯国际直接控股的全资子公司中芯晶圆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拥有聚源聚芯31.63%的股份。说明中芯国际实际上通过聚源聚芯间接持有东芯股份的股份。

但是,招股书披露的关联方中却对中芯国际只字不提。

无独有偶,东芯股份2019年和2020年的第四大供应商在信息披露上也存在类似情形。

紫光宏茂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光宏茂”)于2019年和2020年成为东芯股份的第四大供应商,2018—2020年,东芯股份向紫光宏茂采购服务的金额分别为97.83万元、2717.66万元和3230.99万元。

东芯股份与紫光宏茂的关系并不简单。东芯股份的董事蒋铭于2018年5月至2018年7月任紫光宏茂高级运营技术总监;2018年8月加入东芯股份任总经理助理,2019年1月至今任紫光宏茂副总经理,2020年8月至今任东芯股份董事。

巧合的是,蒋铭从紫光宏茂加入东芯股份,并同时在两家公司任职后,2019年,东芯股份对紫光宏茂的采购额就大幅上涨,从97.83万元增加到3230.99万元。

同样地,招股书中也并未将紫光宏茂列为关联方。

时代商学院认为,东芯股份在招股书中隐瞒上述关联关系,该公司与中芯国际、紫光宏茂之间的交易数据是否真实,其中是否涉利益输送;对于关联方秘而不宣的情况,保荐机构和保代是否做到审慎核查,亟需解答。

二、子公司业绩数据打架,疑似美化业绩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东芯股份拥有一家控股子公司Fidelix Co., Ltd(以下简称“Fidelix”)并持有其30.57%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

Fidelix主要从事DRAM和MCP产品的研发以及Fidelix品牌产品的销售,为东芯股份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2018—2020年,Fidelix收入占合并报表收入比例分别为77.85%、70.29%和44.3%,占比虽逐年下降但仍总体较高。

Fidelix于2015年被东芯股份收购,在此之前,受半导体供应链及下游市场向中国转移影响,Fidelix 面临较大经营及资金压力,持续发展受阻。

然而,收购完成后Fidelix的业绩表现如同“过山车”,并不乐观。下图是收购完成后Fidelix的经营业绩情况,可以看到Fidelix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在2017年大增后又逐年下滑,并于2020年重回亏损。


经时代商学院计算,2019年和2020年Fidelix的营业收入降幅分别为5.97%和10.15%,业绩下滑显著。实际上,该子公司已在韩国科斯达克上市。而据上市委意见落实函的回复,2019年和2020年Fidelix按照韩国科斯达克市场规则披露的营收和净利润比此次申报材料披露的更差,具体如图表2所示。因此,东芯科技的业绩存在美化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东芯股份并购整合Fidelix公司是为了增强了研发和技术实力。然而,从结果来看,并购后东芯科技的研发力度不升反降,或因为技术劣势,毛利率也远逊同行,对Fidelix的整合十分失败。

2017—2020年东芯股份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373.12万元、5019.6万元、4848.55万元和4754.15万元,同期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7.8%、9.84%、9.44%和6.06%。可以看到,该公司的研发费用逐年减少,研发费用率逐年降低,特别是2018年研发费用率几乎腰斩,这样的企业如何登陆科创板?

在削减研发的同时,东芯股份的毛利率也发生大幅下降。2018年和2019年东芯股份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22.28%和15%,而同期同行均值分别为34.25%和29.3%,可见其毛利率表现也逊于同行。

综上,东芯股份重要子公司Fidelix业绩倒退,且在韩国披露的财务数据与东芯股份出入较大,考虑到Fidelix是东芯股份营收的主要构成,东芯股份存美化业绩嫌疑;本是基于增强研发和技术能力的收购,而近几年来东芯股份不仅不加大研发,还削减研发,导致产品竞争力较差、毛利率下滑,其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三、总结

东芯股份与前五大供应商中的两个供应商均存在相关关系,却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其中交易的公允性、真实性不免让人生疑。

此外,在存储芯片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且主要由国外存储芯片巨头垄断的情况下,国内厂商正加大研发并逐步缩小与国外原厂的差距,东芯股份却在削减研发,这种企业符合科创板的上市定位么?

参考资料:

1.《东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注册稿(2021年6月18日)

2.《关于东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3.《关于东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科创板上市委会议意见落实函的回复》

4.中旺园区招商《中国存储芯片行业市场规模及竞争格局分析》

5.京融财经网《东芯股份高度依赖中芯国际 重要子公司陷入亏损》

6.电鳗快报《东芯股份IPO:核心技术被质疑 自己缺钱还低息借钱给关联公司》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