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财富密码”:发展最为均衡,拥有24个最强县市

梁施婷
2021-06-12 18:52:57
来源: 时代周报
拥有24个最强县市,能成为浙江实现共同富裕的王牌吗?

深圳率先一步成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上海浦东新近喜提现代化建设引领区,而浙江的定位也新鲜出炉——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

6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简称《意见》)正式发布,标志着原本在“十四五”规划中的简短表述有了全面具体的指向。中国共产党浙江省第十四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随后通过了《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2021-2025年)》(简称《实施方案》),为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提出更多主要目标。

县域经济带富

怎样才算实现共同富裕?在6月11日,中国共产党浙江省第十四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实施方案》给出了多项量化的目标。其中包括:到2025年,浙江省人均生产总值达到13万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7.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体现共同富裕,《实施方案》中提出,到2025年地区人均GDP最高最低倍差缩小到2.1以内,地区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最低倍差缩小到1.55以内,城乡居民收入倍差缩小到1.9以内。

这些目标对浙江而言压力不小。2020年,浙江的经济总量在全国排在第四,全省人均GDP超过10万元大关,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52397元。但在2014年,这组数字分别为72967元和32658元。浙江省人均GDP从“7”字头迈入“10”字头用了6年的时间。

4.png浙江省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主要目标对比。(图表来源:时代周报 制

浙江并不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为什么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会选择浙江?

参与《意见》起草的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贾若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浙江的面积、人口结构在全国具有代表性,经济发展状况具备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基础和优势。

直接地说,浙江一直被认为是发展最为均衡的省份。2020年,浙江省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为1.96,在全国排在第三位,远低于全国2.56的水平。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与江苏、广东等其他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相比,浙江的经济发展模式有很大的不同。“浙江更多的是一种内源性的经济,是依靠自身本地企业一点一点积累发展起来的,所以浙江经济的内生动力强,共同富裕的基础也比沿海地区其他地方都要明显。”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整个浙江省,有超过9成的企业都是民营企业,占GDP比重超过6成。这种以大量中小企业为主体的经济模式,也令浙江在收入分配上的差距相对较小。

“浙江的县域经济比较发达,而这也跟浙江‘省管县’的体制活力比较大有关,所以城乡的差距就比较小,比全国平均要低很多。”陈耀说。

提及浙江经济模式的成功时,往往离不开当地县域经济的发展特点,正是这种一村一业的经济模式带动了浙江小商品经济的发达。以金华市为例,义乌发展小商品制造,永康是“五金之都”,东阳走出了全国著名的横店影视城,兰溪和浦江则分别发展纺织和水晶。

陈耀认为,发展县域经济是解决中国城乡发展不平衡的一个关键环节。“县是城和乡的一个结合部。县域经济发达的地方往往乡镇的发展比较好,乡村的治理也比其他的地方要好。所以可以看出,实际上浙江的乡村发展水平是在全国其他乡村之上的,不管是富裕程度,还是乡村人居环境,浙江在乡村治理的模式上有独特的经验。”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的全国百强县(区)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综合竞争力百强县(市)分布在17省(市),其中浙江超过江苏,在百强县(市)上的数目居第一位,达到24席。

从“强县”到“大都市”

不过,如果从“万亿俱乐部”的城市名单来看,浙江则稍微逊色。从2020年的经济表现来看,处于第一梯队的杭州和宁波早已突破了万亿的GDP门槛,但紧随其后的温州尚未突破7000亿元,省内的衢州、丽水GDP均不足2000亿元。

从内部结构来看,浙江省内大部分的经济资源集中在杭州湾。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杭州的人口在过去10年增加了324万人,成浙江第一人口大市,但有4个城市在这10年来的增幅低于10%,集中在浙江的东南地区。

对此,杭州规划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汤海孺曾分析指出,浙南增长较慢的原因,一是受土地制约,用地十分紧张,土地成本都比较高,使得很多制造业转移往外地去。另一方面,是当地没有形成很好的新的产业龙头,导致生产发展要素流失。

过去小老板模式的“强县经济”带领浙江发家致富,但近年来出现的天花板效应也已明显显现。

陈耀指出,浙江的创新跟其他大城市的创新不一样,浙江的创新更多是偏向于商业模式创新,因此能诞生出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但却在科技创新方面尚有欠缺。陈耀认为,即使是与安徽相比,浙江的产业结构也还是处在中低端,比如大多数市场占有率比较高的都是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小商品。

考虑到强县经济造成了中心城市聚合力的相对弱势,在2019年,浙江省开始提出“大都市区建设”的目标。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指出,浙江提出大都市区建设,不仅是都市区建设规模更大、都市区人口和产业规模更大,更是要立足浙江、面向长三角、服务全国和全球,来规划建设浙江的大都市区。

3.jpeg 

浙江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今年浙江省将推动资源要素向四大都市区集聚,除了进一步放开放宽城镇落户条件外,还将以政策推动建设用地、用海资源向大都市区特别是中心城市集中倾斜。通过实施“鲲鹏行动”、科技创新人才推进计划、高技能人才培养计划,推动人才向大都市区集聚。

从上述文件可以看出,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终究离不开高质量的发展。“高质量发展中创新是第一动力,这是中央给浙江的一个大礼包,就是要求浙江布局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将来在基础研发领域成为创新的策源地。只有创新发展才能为共同富裕创造物质基础,保证充分的就业。”陈耀说。

浙江带着“中国民富第一省”的光环,但在充分就业的前提下,实现共同富裕也要考虑消费环境的压力。实际上,不少生活在浙江的人都表示,全省的消费水平普遍较高,上至杭州宁波,下至衢州丽水,生活成本均至少保持在国内中等偏上区间。

以房价为例,根据中国房价行情网的数据,在全国房价过万的103个县市中,浙江占据了46个,成为占比最多的省份。

2.jpeg 

县域房价前20名 (房价单位:元/平方米)

为了保障居者有其屋,《意见》提出,完善住房市场体系和住房保障体系针对新市民、低收入困难群众等重点群体,有效增加保障性住房供给。对房价比较高、流动人口多的城市,土地供应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

陈耀指出,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还需要着力在公共服务上。“从政府层面上,首先需要做的是要在医疗、教育、社保、文化等方面实现基本公共服务的平等化,把优质资源向农村欠发达地区倾斜。同时在利益协调机制方面做一些探索。”

这意味着,浙江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指要经济富起来,还要让大众有更强的获得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北大曹和平:2027年数字经济或占GDP一半,货币越发不具参照价值
“宠物经济”五年攀上千亿规模:吸猫撸狗正在掏空年轻人的钱包
房价赶超一线、工资不如二线,光靠砸钱,这城市能留住人?
解决中小企融资难题,广东金融高新区探索“股权+债权”模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