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称赌博,十个散户九个亏!郭树清警示金融衍生品风险,个人投资政策或收紧

郭子硕
2021-06-11 21:45:52
来源: 时代周报
理财产品市场监管趋严

理财产品市场迎来最严监管。 

6月11日,银保监会和央行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现金管理类产品应当确保持有足够的具有良好流动性的资产,并明确:每只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杠杆水平不得超过120%。

在产品名称中使用“货币”“现金”“流动”等类似字样的理财产品均视为现金管理类产品。 

国内理财市场规模庞大。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最新数据,截至一季度末,国内银行理财市场规模达25.03万亿元,同比增长7.02%;理财公司存续产品规模7.61万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倍。 

在更为高门槛的金融衍生品领域,更是十人入局九人亏,成为监管重点关注的领域。 

金融衍生品,指其价值取决于一种或多种基础资产、指数或特定事件的金融合约,包括远期、期货、期权及掉期(互换)。高杠杆是上述金融衍生品的特征之一,其中外汇交易的杠杆率甚至高达100倍。 

个人投资者往往会被其“高收益”的噱头吸引,而忽视自身所能承受的风险程度。 

6月11日,接触金融衍生品两个多月的邵白(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投资两个月就亏了一年工资,这笔学费代价不小。关键是一亏就想回本,那就只能重仓,然后继续亏损,循环往复越陷越深。 

就在6月10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从成熟金融市场看,参与金融衍生品投资的主要是机构投资者,非常不适合个人投资理财。 

6月11日,一位国有大行广州分行财富管理人士表示,从打破理财产品刚性兑付到限制杠杆率,监管对理财产品市场严格规范的态势已经形成。下一步,监管可能会严格限制个人投资者参与金融衍生品交易。 

高杠杆,高风险 

6月11日,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广义来看,金融衍生品算是理财产品的一种,但金融衍生品的准入门槛比较高。相较于个人投资的理财产品,金融衍生品更多情况下是机构用做风险对冲的工具。

金融衍生品的散户“存活率”不高。 

6月11日,东证期货业务经理陈明(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基本上过来的开户的人里,100个人里有80个半年左右就全部亏完了,剩下来的20个可能大概率也撑不到一年。”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金融衍生业务是大型企业管理价格风险的常用手段,可有效对冲现货价格波动风险。与此同时,金融衍生业务具有高杠杆性、高风险性和复杂性,如管控不当,容易发生损失风险。 

机构有时也难逃金融衍生品亏损厄运。大宗商品供应链平台服务商瑞茂通是金融衍生品交易的“常客”,其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瑞茂通2020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7亿元,同比下降62.06%。报告期内外汇衍生品亏损约3.50亿元人民币。 

报告指出,“在开展境外采购业务时多使用美元信用证与客户结算,信用证还款前,开证公司账面会形成大量美元负债。因此,公司执行外汇衍生品避险策略。”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外汇衍生品的主要功能是对冲汇率波动导致的资产减值风险,但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走势难以预测,时有亏损。 

金融衍生品杠杆高,风险难以预估。陈明表示,假如客户购入一份铜合约,假设1吨价格是1万元,保证金比例是10%,拿实际上客户只要支付1000元,剩下的由期货商先垫付,这一单就是10倍杠杆。 

邵白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加杠杆,具体加多少看个人选择。期货不加杠杆那还不如玩股票。”通常情况,期货交易的杠杆可以达到保证金的10-20倍,而外汇交易的杠杆比例可以达到1:100,即外汇交易中客户出资1%,银行和交易商给你提供99%的资金担保。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期货交易中,期货买方和卖方必须按照其所买卖期货合约价值的一定比率(通常为5%~15%)缴纳保证金,用于结算和保证履约。假设用户挂钩产品跌价,账户里会扣除保证金,当低于一定水平交易所就会提示追加保证金,以规避期货商本身的风险。 

2018年,郭树清曾在上海陆家嘴论坛上表示,“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中山大学国际金融学院教授周天芸表示,影响金融衍生品(包括汇率、黄金)走势的因素有政治、经济、心理等。全球大事件多具有偶然性、突发性,个人投资者缺少专业经验,难以准确评估情况,加上个人投资者无法及时跟踪市场信息,难以形成价格预期,个人投资者参与金融衍生品交易很可能招致惨痛的损失。  

理财产品负收益困境 

6月11日,工行广州分行一名客户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买黄金比较适合当作配置,影响黄金价格因素非常多,走势难以预测。像前年黄金跌到每克200多元,现在涨到每克380元左右。有位客户当时每克400多元入场被套了好几年。” 

任何金融产品都具有亏损风险,不仅高风险的金融衍生品,还包括大众化的理财产品。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招商银行一理财计划风险揭示书发现,虽然理财计划产品类型为固定收益类,风险评级为R2(稳健型),但是上述依然标明“投资者的本金和收益可能因市场变动而蒙受损失,在最不利情况下,投资者甚至可能损失全部本金。” 

有业内人士表示,“稳健型”理财产品不是绝对盈利的产品,这意味着在最坏的情况下,即便个人投资的本金全部亏损,最后也只能自己承担结果。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虽然和金融衍生品相比,银行理财产品的风险较低,但低风险的银行理财产品并不能维系相对稳定的收益。目前,银行理财产品正面临着负收益困境。 

6月10日,天风证券发布的银行理财周报显示,5月31日至6月6日发行的银行理财平均预期年化收益率环比下降。监测的理财产品平均预期年化收益率为3.80%,同比下降6.4BP。六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发行的人民币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年化收益率分别为3.31%、3.69%、4.06%、3.87%,较上期变化幅度依次为-8.7BP、-21.4BP、-0.4BP、-1.0BP。 

有分析人士称,受到监管政策的影响,各类理财的发行数量均呈下降趋势,而且股份行理财平均预期年化收益率环比下降较多。 

6月27日,《理财公司理财产品销售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即将生效。《办法》要求,为保护投资者权益,销售机构必须对投资者进行风险承受能力评估,坚持“适当性原则”,严禁把高于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的产品卖给投资者。《办法》强调,“推进打破刚兑预期”。 

基于此,理财产品风险控制的要求日趋严格。 

6月11日,银保监会、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要加强杠杆管控和融资交易管理。现金管理类产品的杠杆水平不得超过120%,同时加强产品同业融资的流动性、交易对手和操作风险管理,具体措施有针对买入返售交易质押品采用科学合理估值方法,审慎确定质押品折扣系数等。 

同时,监管部门对个人投资者的保护也有所提现。 

《通知》进一步指出,“对单一投资者持有份额超过50%的现金管理类产品,要求在销售文件中进行充分披露及标识,不得向个人投资者公开发售,避免不公平对待个人投资者;对前10名投资者集中度超过20%及50%的现金管理类产品,进一步提高投资组合久期、流动性资产持有比例等监管要求。”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把脉资本市场,三位金融大咖为上市公司提“质”建言
金融5年风云榜•基金50强:公募基金规模超23万亿,竞争格局强者恒强
金融5年风云榜•科创板50强:中芯国际市值超4千亿,圣湘业绩暴增65倍
又现巨额罚单,新网银行被罚630万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