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叶工业与上市公司共用商号,毛利率明显异于同行,3年减员四成遭质疑

孙越
2021-03-30 11:57:15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孙越

毛利率近乎同行两倍,但营收增长乏力,与上市公司名称相似,且共用商号,客户与供应商均有重合,宁波大叶园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叶工业”)的财务报表是否真实可靠?

3月25日,大叶工业首发申请上会获通过。该公司本次IPO计划募资7.22亿元,用于智能灌溉产业园项目、园艺用品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

大叶工业主要产品为农林园艺灌溉及喷洒工具,产品大类包括喷洒系列、水管系列、连接件系列等,产品销往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外销收入占报告期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接近95%。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大叶工业与上市公司大叶股份(300879.SZ)瓜葛颇多,两家企业均从事园艺行业,存在商号共用、部分商标相似、客户重叠、供应商重叠的情形,而且两家企业实际控制人叶晓东和叶晓波为兄弟关系,叶晓波还曾通过SKA持有大叶工业51.39%的股权,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此外,近年来,大叶工业减员严重,不排除是行业不景气所致。报告期内,该公司毛利率显著异于可比同行,营业收入增长乏力,也未按规定为部分员工缴交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其中2017年和2018年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数为零,法律意识薄弱。

3月23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情形向大叶工业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该公司仍未回复。

一、与上市公司共用商号,客户与供应商均重叠

大叶工业成立于2001年,由舜龙电业、SKA INTERNATIONAL PTY LTD(以下简称“SKA”)、叶晓东出资设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叶晓东、裘柯夫妻二人合计控制大叶工业90.74%的股份,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大叶工业与上市公司大叶股份关联颇深,大叶股份实际控制人叶晓波与叶晓东是兄弟关系。2005年9月至2010年1月,叶晓波夫妇控制的SKA始终持有大叶工业51.39%的股权,为其第一大股东。

2010年1月,SKA将持有大叶工业21.39%的股权转让给叶晓东,该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叶晓东持有大叶工业49%的股权,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但2014年6月,叶晓东将持有的21.39%的股权转回给SKA。凭借持有51.39%的股权,SKA再次成为大叶工业的控股股东。上述两次股权转让的比例是一样,股权转让支付价格均为77万美元。

2016年12月,叶晓东对大叶工业进行了增资,增资完成后,其持股比例为51.32%,超过SKA的48.86%成为大叶工业的第一大股东。

2017年10月,SKA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了叶晓东控制的姚叶投资,正式退出了大叶工业。

然而,尽管叶晓波不再持有大叶工业的股份,但其控制的大叶股份与大叶工业在经营层面仍存诸多关联。

大叶工业在招股书中坦承,该公司存在共用商号及商标标识风险。除大叶工业使用“大叶”商号之外,叶晓波控制的大叶股份、大叶欧洲(DAYE Europe GmbH)、大叶北美(Daye North America,Inc.)、大叶香港(DAYE INTERNATIONAL CO.,LIMITED)等公司也存在使用“大叶”商号的情形;同时,大叶股份的部分商标与大叶工业少数商标虽然核定使用的具体商品范围不同,但标志相似。

需注意的是,共用商号及商标标识相近,在客观上存在客户、供应商对商号或商标出现误读、混淆的可能,也存在由于相关企业生产经营中的不当行为,对大叶工业商誉或业务形成不利影响的风险。而大叶工业在招股书上并未给出明确的解决措施。

此外,大叶工业与大叶股份均从事园林设备行业,名称相似。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两家公司重合供应商的数量分别为55家、58家、57家、40家;重合的客户数量分别为19家、20家、20家、14家。因此,这两家企业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或有失公允的关联交易,也是市场关注的问题。

2020年11月27日,证监会披露的大叶工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显示,证监会要求补充说明,大叶工业与大叶股份是否存在捆绑销售的情况;重合供应商采购价格和重合客户销售价格是否合理公允;大叶工业、大叶股份与重合供应商、客户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等。

二、毛利率明显异于可比同行,3年减员四成遭质疑

招股书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大叶工业分别有员工1055人、862人、754人和639人,2020年6月末的员工数量较2017年末下降了39.43%,减员严重。

对此,大叶工业解释称,公司员工人数有所减少主要原因系为降本增效,减轻招工压力。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2017—2019年,大叶工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4亿元、3.59亿元和3.72亿元,三年间营业收入仅增长5%,增速缓慢乏力;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49亿元、0.44亿元、0.89亿元,波动较大,2018年和2019年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0.01%、100.96%。

对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也提出质疑,报告期内员工人数逐年大幅下降,是否是因市场不景气所导致的,发行人是否借此提高经营业绩;员工人数逐年减少是否对发行人未来持续经营发展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大叶工业的毛利率明显异常于可比同行。2017—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84%、39%、45.77%和47.93%,整体上升趋势明显。

而同期同行沃施股份(300483.SZ)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21.44%、21.51%、21.26%、23.16,亿林科技(870781.OC)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3.75%、28.3%、29.57%、32.8%。

可以看出,大叶工业的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可比产品,尤其是2019年其毛利率近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两倍。

此外,IPO企业欠缴员工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是近年监管部门关注的热点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大叶工业未缴纳社会保险的员工人数分别为517人、372人、220人、141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49%、43.16%、29.18%、22.07%;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人数分别为1055人、862人、226人、149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100%、100%、29.97%、23.32%,其中2017年和2018年末缴交住房公积金的员工数为零。

时代商学院认为,大叶工业未为员工缴交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一方面反映该企业法律意识薄弱,违反社保、公积金管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存在一定的劳动合同纠纷风险;另一方面也凸显该公司在IPO辅导期整改不到位,保荐机构未能勤勉尽责。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sdshangxueyuan@sina.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