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一年斩获22个医疗企业IPO 高瓴资本详解2021年投资方向

章遇
2021-02-09 13:08:03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短短5天内,高瓴资本在医疗健康领域收获2个IPO。

2月8日,辅助生殖基因检测创新企业贝康医疗(02170.HK)登陆港交所,成为“港交所基因测序第一股”。就在4天前,2月4日,微创医疗(00853.HK)旗下专注于心脏瓣膜疾病领域的医疗器械公司心通医疗(02160.HK)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两只新股背后,都出现了高瓴资本的身影。

刚刚过去的2020年,高瓴堪称“敲钟最忙的投资机构”。据统计,2020年,高瓴共斩获27个在VC/PE阶段参与投资的IPO项目,其中医疗健康领域的项目达16个,占比超过一半。

作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机构之一,高瓴近几年重金下注医疗健康赛道,横扫一、二级市场,旗下医疗版图加速扩张。迄今为止,高瓴在医疗健康领域共投资了200多个项目,累计总投资金额近2000亿元人民币。

高瓴资本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就目前来看,2021年的投资方向,医疗器械势头旺盛,以新一代基因治疗、细胞疗法为主的创新药也会不断加码;从投资的企业类型来看,创新研发能力强、处于早期阶段的科创企业更受青睐。

医疗IPO捕手

作为一家老牌PE机构,高瓴除了在企业成长的中后期进入,对处于早期阶段的创新医疗科技亦不断加码。

2020年,高瓴的医疗投资迎来丰收年。据统计,其去年共收获42个IPO项目,包括15个VC/PE投资项目以及15个基石投资项目,与深创投、达晨创投等头部机构占据第一梯队。

webwxgetmsgimg (1).jpg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高瓴斩获的42个IPO项目中,医疗项目占据半壁江山,达到22个,当中不乏明星项目,比如刚上市市值就直飙5000亿港元的京东健康(06618.HK)、创新生物药企君实生物(688180.SH)、国产胰岛素龙头甘李药业(603087.SH)等。此外,高瓴还作为基石投资人参与了荣昌生物(09995.HK)、药明巨诺(02126.HK)、先声药业(02096.HK)等项目。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背景下,高瓴出手更快。2020年2月,高瓴成立聚焦于早期投资的高瓴创投,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依然是布局的重点方向。

高瓴资本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自高瓴创投成立以来,2020年内出手投资了200多个项目,其中医疗领域企业超过100个,很多是A轮和B轮的项目。而2021年至今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高瓴创投已经投资超过14家公司,其中在医疗领域出手了爱科百发、嘉因生物和新羿生物,涵盖小分子创新药、基因疗法和数字PCR(聚合酶链式反应)等细分领域。

重金下注赛道龙头

对于已上市的龙头药企,高瓴出手同样快、准、狠。

1月31日,绿叶制药(02186.HK)以定向增发新股方式获得高瓴旗下基金Hillhouse NEV的战略投资;高瓴同时以相同价格受让绿叶制药2.6亿股股份。两笔交易累计耗资24亿港元,交易完成后,高瓴将持有绿叶制药15.6%的股份,成为绿叶制药第二大股东。

公告次日,绿叶制药的股价暴涨50.39%,盘中差点翻倍。

2月1日,高瓴又入股了基因测序龙头华大基因(300676.SZ)。据公告,华大基因拟非公开发行募资20亿元,高瓴旗下的人民币证券私募基金管理平台天津礼仁认购约5.03亿元。

2月3日,诺诚健华(09969.HK)公布配售方案,高瓴拟认购其中1.91亿股,认购价格为14.45港元/股。发行完成后,高瓴将持股12.32%,成为诺诚健华第一大机构股东。

合计下来,上述三笔交易,高瓴共耗资接近50亿元人民币。

“高瓴的策略是选对赛道,布局龙头。看准的技术赛道或模式就要下重注,全面覆盖。”2月8日,有投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高瓴看中技术创新和医疗生态,投资标的覆盖了医疗健康各个细分领域的龙头,一旦筛选出细分领域的龙头,出手的速度非常快。”

在过去一年,不少上市药企的定增案背后都有高瓴的深度参与,且出手金额都相当豪气。2020年6月,高瓴投资7.7亿元参与了微创医疗的定增项目;7月,其全额包揽了健康元(600380.SH)的21.73亿元募资;在凯莱英(002821.SZ)10月份完成的定增项目中,高瓴认购了约10亿元。

u=3065809143,1019092976&fm=26&gp=0.jpg

布局渗透全产业链

“后疫情时代,高瓴最大的投资仍然在中国医疗行业。”1月中旬,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亚洲金融论坛上表示。张磊认为,在中国的产业版图中,医药医疗行业一定会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而只有实现整个生态的共赢,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行业。

据悉,在医疗健康领域,高瓴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了200多家企业,有100多家为中国企业,在创新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药外包、医药零售等各个产业链条上已经形成完整布局。

高瓴真正在医疗领域形成自己的打法,是从2014年开始。这一年,高瓴投出了其在医疗领域的明星项目百济神州(06160.HK/BGNE.O)。在百济神州刚启动A轮融资时,高瓴就押注入场,并在此后的8轮融资中全程领投,成为百济神州在中国唯一的全程投资者。

入场布局创新药之初,高瓴还是比较“寂寞”的。张磊曾在其撰写的《价值》一书中写道,高瓴早在2014年就开始投资创新药,“当时全世界还没有多少人投PD-1/L1这种免疫疗法,2012、2013年大家还不知道,我就带着好几个企业家去波士顿,跟实验室的科学家一起讨论新型的免疫疗法靶点。那个时候跟国外制药公司一起讨论,非常有意思,我们学习很多,后来就坚定了信念”。

张磊坚定重仓大健康、大医疗。在他看来,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正处在一个技术和产品创新爆发的“寒武纪”时代。

自百济神州开始,在创新药领域,高瓴在美国和欧洲投资了几十家生物科技企业,还投资了恒瑞医药(600276.SH)、信达生物(01801.HK)、君实生物等多家中国本土的创新生物药企业。

在医药研发端,高瓴重金布局CRO(医药研发外包)和CDMO(医药生产外包)赛道。CRO/CDMO企业可以利用其规模优势和高效率,缩短药物的研发周期,降低生产成本。高瓴先后投资了药明康德(603259.SH)、泰格医药(300347.SZ)、方达控股(01521.HK)、凯莱英等多家CRO/CDMO企业,背后的逻辑是看到了全球医药研发产业链正在发生重大转移,以及国内创新药产业上下游的不断成熟。

在医疗器械领域,高瓴则布局了骨科、眼科、口腔等高值耗材领域,投资了布局最广的医疗器械平台型企业迈瑞医疗(300760.SZ)和上海微创。爱康医疗(01789.HK)、沛嘉医疗(09996.HK)、启明医疗(02500.HK)等企业背后亦都站着高瓴资本。

针对临床试验机构数量较少,临床研究资源不足等痛点,高瓴开始布局研究型医院,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高瓴全资控股的医产学研金一体化医疗机构高博医疗集团成立已有3年,目前在北京、上海、广东已有5家医院运行,拥有一个中心参考实验室,另有2家医院正在建设中。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