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莱新材盈利能力受限,经销商数量锐减,前五大客户资质存疑

郑少娜
2021-02-01 11:12:54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郑少娜

主营产品陷市场恶性竞争中,近年来销售单价不断下滑,浙江福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莱新材”)能否依靠资本助力打破僵局?

1月28日,福莱新材首发上会获通过,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功能性涂布复合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可应用于广告宣传品打印、产品标签标识及消费电子和汽车电子领域。

时代商学院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报告期内,福莱新材广告喷墨打印材料的平均销售单价下降17.53%,标签标识印刷材料平均销售单价下降7.62%。由于成本转移能力较差,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整体呈下滑趋势,与招股书中同行可比公司【纳尔股份(002825.SZ)、仙鹤股份(603733.SH)、惠州市浩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斯迪克(300806.SZ)】毛利率均值的变化趋势迥异。

此外,福莱新材六成以上销售收入来源于经销模式,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的经销商数量相较2017年减少772家,减少比例达55.94%,其销售管理体系的稳定性存疑。

针对上述相关情况,1月27日,时代商学院向福莱新材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该公司仍未回复。

一、主营产品售价逐年下滑,盈利能力受限

福莱新材成立于2009年,注册地址位于浙江省嘉兴市,由浙江欧丽数码喷绘材料有限公司整体变更并更名而来。目前,福莱新材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夏厚君,其通过直接与间接方式合计控制福莱新材84.7%的股权,拥有绝对控股地位。

福莱新材的产品主要分为广告喷墨打印材料、标签标识印刷材料和电子级功能三大类,2019年上述产品的销售占比分别为75.97%、18.93%和5.1%,收入主要由广告喷墨打印材料、标签标识印刷材料两部分构成。

时代商学院发现,报告期内,福莱新材主要产品的销售售价逐年降低。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福莱新材广告喷墨打印材料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94元/平方米、1.91元/平方米、1.73元/平方米、1.6元/平方米,标签标识印刷材料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05元/平方米、1.03元/平方米、1元/平方米、0.97元/平方米。

可见,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福莱新材广告喷墨打印材料的平均销售单价下降17.53%,标签标识印刷材料平均销售单价下降7.62%。同时,产品售价降低,侧面反映出福莱新材的成本转移能力较差,报告期内,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整体呈下滑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7—2020上半年,福莱新材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3.05%、20%、20.89%和21.6%,而其招股书中同行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1.87%、21.88%、22.36%和24.28%,整体呈上涨趋势,与福莱新材的变化趋势迥异。

近年来,国内功能性涂布复合材料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尤其是广告喷墨打印及标签标识印刷行业新进入者较多,价格战成为市场竞争的重要手段。时代商学院认为,福莱新材在短期内大幅提升其产品售价的可能性不大,未来盈利空间恐将进一步受到挤压。

二、经销商数量锐减,前五大客户资质存疑

经销模式是福莱新材的重要销售模式,在营业收入中占比较高。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福莱新材的经销收入分别为87093.32万元、97440.12万元、97410.76万元和34578.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0.12%、81.35%、77.71%和69%,占比超过六成。

福莱新材对经销模式的依赖与下游客户的类型密切相关。报告期内,福莱新材广告喷墨打印材料的下游消费群体主要是广告制作、喷墨打印门店,这些门店普遍规模较小且较为分散,其需求多样、频次高。因此,需要经销商作为中间环节,承担快速响应、上门配送等服务。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福莱新材的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380家、1188家、882家和608家,2020年上半年经销商数量相较2017年减少了772家,减少比例达55.94%。

报告期内,福莱新材的经销商较为分散,经销商数量的锐减,致使2019年该公司的经销收入不增反减,可见该公司尚待建立稳固的经销管理体系。

此外,福莱新材的前五大客户也存在颇多疑点。成立不到1年的公司便可成为福莱新材的前五大客户,更有大客户经营异常甚至受到行政处罚,其前五大客户资质欠佳,销售管理体系的稳定性存疑。

招股书显示,上海沐楚广告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沐楚”)是福莱新材2017年的第四大客户,贡献了1921.24万元的销售额。而天眼查显示,上海沐楚的成立时间为2017年1月。

另外,临沂市天迈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天迈”)是福莱新材2019年第五大客户,贡献了2263.07万元的销售额。而天眼查显示,临沂天迈的注册资金仅50万元。2017年9月,该公司因装饰壁纸加工项目产生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未按照规定安装污染治理设施,被监管机构处罚;2019年11月,该公司还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监管机构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直至2020年12月才得以移出。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sdshangxueyuan@sina.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