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关系解冻,还得等待新契机

陶短房
2020-09-30 15:44:11

特约评论员 陶短房

10月3日至5日,日本小说家李真、翻译家冈裕美和作家姜信子等人将举办日本东京、福冈与韩国首尔的连线活动。

基层民众试图通过线上积极交流,摸索改善两国关系。两国领导人也通过电话试探改善关系的积极性。

9月24日上午,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与韩国总统文在寅进行通话,通话约持续20分钟。这是自2019年12月以来,日本首相和韩国总统间第一次通话。

此前,日韩两国围绕日本侵韩历史责任、双边贸易争端等龃龉不断。

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日本钢铁企业须就二战期间(1941-1943年)强制劳役,向4名韩国劳工每人赔偿8.7680美元。日方以“1965年日韩条约业已解决此类赔偿问题”断然回绝,宣称将申诉至国际法庭并采取反制措施。韩国则扬言,要出售被扣押该钢铁企业资产以支付赔偿金。2019年7月,日本宣布对韩国限制出口关键半导体材料,并拒绝与韩国谈判,韩国为此宣称将赴WTO申诉。

一系列争端令日韩关系陷入二战结束以来冰点。由于文在寅和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各自底线问题上寸步不让,期待两国关系解冻的观察家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两人的继任者身上。

但安倍晋三执政地位稳固,且日本首相连任无限制,人们曾以为继任者的期待只能寄托在文在寅身上,因为其任期在2022年期满,且任满不能连任。出乎意料的是,安倍晋三因身体原因“早退”,务实派菅义伟接任。

观察家和国际政治学者因此对日韩关系出现的解冻契机,平添不少期待。

首尔国立大学国际研究学院教授朴熙哲认为,菅义伟务实、不拘泥于意识形态和墨守成规,且日韩两国在民主、市场经济、法治、人权等方面拥有共性。因此,菅义伟上台很大可能改善两国关系。

日本学者则认为,当前国际形势和地缘政治形势瞬息万变,日本必须借首相更迭之机寻求双边关系的修补,以应对两国共同的挑战,尤其是国际贸易纠纷和半岛局势等方面。

菅义伟首相就职后,文在寅第一时间发出措辞热情洋溢的贺信,并表示“随时随地愿意和菅义伟首相讨论任何问题”。双方随后证实,文在寅主动提出通话要求。鉴于此,持乐观态度的观察家一度认为,解冻关键时刻业已到来,24日的电话通话可能就是契机和起”。

但通话结果表明,日韩关系解冻绝没有那么简单。

菅义伟在与文在寅通话后对记者表示,通话中双方就共同努力应对新冠疫情、是彼此至关重要的邻国等有共识,但他仍然对文在寅强调日本战争赔偿问题业已解决,韩国不应任意妄为,并敦促韩国方面在各个问题上和日本保持共同立场。

很显然,这些措辞仍然是安倍时代熟悉的基调,并无丝毫让步妥协的痕迹。

韩国方面似乎也并没有表现出妥协退让的痕迹。韩国总统赴发言人姜民石在两国领导人通话后表示,文在寅在通话中指出,日韩需要在战时日本强迫韩国公民服劳役问题找到最佳解决方案。这同样是他几年来对安倍重复的基调。

也就是说,双方领导人进行了礼仪性通话。但通话本身除了礼仪性的客套,和两个盟国、近邻间最基本的关系确认外,并没有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内容,具体到日韩关系解冻方面,则完全是原地踏步。

一些观察家指出,菅义伟在上任前就表示上任之初延续安倍时代的内政、外交方针大计,这自然包括日韩关系。和安倍相比,草根出身的菅义伟缺乏坚实的党内外政治基础。其当务之急是尽快凝聚党内共识,让新内阁站稳脚跟,在敏感且缺乏统一立场的日韩关系上冒险,绝非是明智之举。

文在寅也一样。他是左翼政治家,其本人和所属政党的核心支持群体,对日本侵略韩国的历史普遍深恶痛绝,对韩日乃至韩美关系抱着可以发展,但不应牺牲韩国利益和民族尊严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文在寅给菅义伟寄贺信,主动要求一次礼节性的通话,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倘若文在寅为换取日韩关系回暖而不惜牺牲原则,会在国内、在核心支持者内部引发强烈不满。

期待日韩关系解冻的两国观察家所期待的,是两国领导人在关键争议问题上各让一步,哪怕象征性地彼此退让,互相给对方“下得来台的台阶”,为进一步的双边关系解冻作出第一步和最基本的铺垫。但从通话看,双方迫于各自内部压力和异议,均不愿轻易迈出这妥协的第一步,以免被对方和本国政敌抓住把柄。在这种情形下,日韩关系解冻,恐怕只能再等一等。

下一个契机,或是即将举行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届时日韩两国领导人可能有机会寻求更深入的沟通——毕竟,两国领导人(文在寅和安倍晋三)上一次直接正式对话(2019年12月),同样也是在中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