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协议脱欧”吓唬了谁?

陶短房
2020-09-22 16:53:40

特约评论员 陶短房

“脱欧大戏”远未收场。

人们原本以为,英国和欧盟的分别可以像1月29日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现场那般,高唱着《友谊地久天长》和《欢乐颂》,依依惜别,好聚好散。直至9月9日,英国约翰逊内阁单方面公布《英国国内市场法案》,硬生生搅浑一池春水。

按照原本计划,英国和欧盟要先经过1年过渡期。在此期间,英欧双方协商签署一项新的英欧贸易协定,以替代原先适用于欧盟内部的贸易协定,确保脱欧不至于给双方造成经济上的剧烈动荡。

根据双方此前达成并签署的英国脱欧协定,英国同意在属于英国的北爱尔兰继续执行欧盟的贸易法规,从而确保爱尔兰和北爱尔兰之间继续保持《贝尔法斯特协议》所规定的无边界、无海关状态。

换言之,英国默认在脱欧过渡期结束前,建立北爱尔兰和英国其它部分间的内边界,在英国实行事实上的“一国两制”。往来英国本土和北爱尔兰间的货物,会在内边界的过境点接受检查,北爱尔兰和欧盟间的货物往来则可无缝对接。

然而,《英国国内市场法案》打算允许在某些情况下,自行决定往来货物是否需要在过境点检查。这意味着,部分英国货物在英国脱欧后继续无检测无障碍进入北爱尔兰,继而流入欧盟。

也就是说,英国将在脱欧后继续在欧盟“关税墙”上打开一扇可自行任意启闭的“小门”,只要英国愿意,就可能在不必履行欧盟义务的同时,在某些方面继续享受欧盟福利。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脱欧协议是生效的国际法,任何改变都应由履约各方一致认同才能完成,英国内阁试图以一纸单方面的国内法进行事实改动,等于公然违反国际法和撕毁国际条约,后果非常严重。

约翰逊显得成竹在胸。他在内阁中的支持者如北爱尔兰事务部长刘易斯等不断强调,此举不过“以非常特殊和有限方式违反国际法”。

但欧洲委员会、欧盟各成员国却被激怒了。

9月1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强调,信守国际法和国际条约,是法律、信任和坦承的问题,信任是任何牢固伙伴关系之基础。随着英方的单边行动,欧盟和英国在过渡期满前达成贸易协定的可能性正逐渐消失。爱尔兰外长科韦尼更加怒不可遏,他指责英国此举将严重侵蚀和破坏政治互信。

有分析家指出,约翰逊表面上的理由是在英国本土和北爱尔兰间设立内边界,损害英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但真正的意图则是希望借此向欧盟施压,迫使其同意妥协退让,按照英方意愿修改业已成为“定约”的脱欧协议,给英国更多经贸和关税等方面的豁免。

英欧第八轮贸易协定会谈开始日期恰是9月8日,也即约翰逊内阁抛出《英国国内市场法案》前一日,约翰逊声称应该将10月15日(欧洲理事会峰会召开日)定为英欧贸易协议谈判最后期限,届时如不能达成协议,就该接受“无协议脱欧”(即所谓“硬脱欧”)的既成事实并继续前行。英方首席脱欧谈判代表弗罗斯特更喊出,“英国宁可无协议脱欧也不会接受不平等协定,并沦为欧盟附庸”,其借《英国国内市场法案》向欧盟施压的意图昭然若揭。

然而,欧盟方面迄今表现得较此前更团结、更沉着。

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的观察家指出,欧盟各国对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积怨已久,认为其作为成员国一味推诿义务,却不断索要特殊成员权益。如今脱欧协议业已生效,英国已不再是欧盟成员国,只待一年过渡期结束就“好走不送”,此时,脱欧主动权早已在欧盟手中,倘英方非要借北爱尔兰问题寻衅,便是英方毁约在先,欧盟大可以径直在爱尔兰和北爱尔兰间恢复边境和海关。

如欧洲议会人士所言,“英国喜欢无协议脱欧就随他们便,反正有协议他们也不怎么遵守”。

值得一提的是,约翰逊内阁此举在英国朝野,甚至执政党内部都引发激烈反对意见。5位前首相不论党派,都纷纷站出来抨击现任首相“欠考虑”;3位服务于内阁的法律界重量级人士——政府法务部负责人琼斯、苏格兰总检察长基恩,和英国媒体自由事务特使克鲁尼相继宣布辞职,其理由在于反对约翰逊内阁强行“硬脱欧”向欧盟施压,也担心单方面撕毁自己所签署国际条约和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严重败坏英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信用。

迫于国内外尤其是国内的重重压力,约翰逊推迟了《内部市场法案》提交表决的时间,并口头向保守党内批评者道歉。但道歉归道歉,迄今他并未收回这一极富争议性的行为。很显然,事已至此,他仍打算豁出去赌上一把。反正不赌也是白不赌,充其量也就是个“硬脱欧”,这原本就是他当初信誓旦旦的政治主张。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