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创投“去国有化”:引三民企增资10亿

2010-07-29 04:26:08

本报记者 毛瀚民 发自深圳

25亿元注册资本,近百亿的可投资能力,中国资本规模最大的国有创投机构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正走在民营化的路上。

这是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成立后的第二轮增资扩股,自去年上半年深圳创新投资启动增资扩股引进战略投资者的风声传出来之后,外界解读为这是深创投实施去国有化进程的实质行动。

“我不赞成去国有化这个说法,股权多元化对深创投的发展更有利,而且也可以规避创投企业国有股转持政策。”熟悉深圳创新投资的深圳创投界元老王守仁7月20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而据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获悉,自创业板开闸之后,早年受制于激励机制的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成绩斐然,此次启动二轮增资扩股,国有股权比例大幅降低,三知名民企深圳立业集团、深圳星河房地产、福建七匹狼集团也借道入股深创投,曲线分享深创投在资本市场的股权投资盛宴。

三富豪曲线入股

深圳创新投资从2008年12月开始酝酿增资扩股,历时一年半。

据时代周报查阅的深圳创新投资注册资料显示:2010年6月25日,深圳创新投资集团在原有股东的基础上,引入了深圳市星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立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亦由18亿元变为25亿元。

其中,深圳星河房地产董事长黄楚龙出资4亿左右,占比16.0584%,位列第二大股东;福建七匹狼集团董事长周少雄和深圳立业集团董事长林立出资额均在1.2亿左右,占比均为4.6308%。

此次引入的三家民营企业来头都不小,深圳市星河房地产集团深耕深圳房地产多年,立志打造高端都市生活;福建七匹狼集团是当地知名服装企业;而深圳立业集团更是涉足保险、证券等多个金融产业,其老总被誉为“深圳隐形首富”。

完成增资后,代表国有股份的深圳国资委的股权比例由之前的38%稀释到28%左右。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该次扩股事宜始于去年上半年。

深创投股东大众公用此前披露的信息称,2009年4月份,深圳创新投资集团于河南郑州召开第24次股东大会,研究增资扩股事宜,旨在应对金融危机,迎接创业板到来,并筹谋自身上市。

当日12家股东全部出席,会议审议了增加10亿元资本金的决定,获得全体股东全票通过。

深创投原始资本金共16亿元,增资扩股10亿元,相当于增加原始投入60%。

深创投总裁李万寿此前对媒体透露,通过自身增资扩股及新成立多个人民币基金,公司三年内有望将资金管理规模倍增至200亿元以上,增资扩股将大幅提升民营资本的股权比重。

该公司副总裁孙东升更是透露,此次引进战略投资者仅限民营资本,外资和国资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列。

增资前,深创投的股东中,除了五家上市公司、一家外商投资企业外,仅有翰华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一家民营性质的股东,其股权比例仅2.68%。

一位熟悉深创投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也是深创投10年前增资至16亿元后的首次增资,从2004年起公司的主要团队开始成为公司增资扩股的主要对象,国有股权逐渐被稀释,现在仅占很小比例。从创投业的发展趋势来看,民营化是必然趋势。此前,一些老牌的国有VC/PE,如上海联创、中科招商等都已经完成了去国有化的历程。

2007年前曾担任深创投总裁、现东方富海创业投资基金董事长陈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创投企业历史来看,深创投股权多元化是必然之路。

不过,深创投二轮增资,引进民营企业稀释国有股份是否有私有化之嫌疑,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是商业机密,我们不方便对外谈论。”

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会长王守仁对时代周报表示,深创投早年由于激励机制短板,曾一度导致几位高层领导人离职,这也是引进民企的内驱动力。

“8%”的争议

多位熟悉深创投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引进战略投资者、股权多元化背后,是深创投国字号企业管理层激励机制的缺位和发展需要。

回溯深创投历史,经历多次人事动荡的背后,都有管理层激励的冲突。

深创投10年历史,历经三任主管,从阚治东、陈玮到现任的靳海涛。各个时期,迥异的市场环境、政府政策和领导风格,使得深创投这10年跌宕起伏。

在阚治东时代,深创投主业“主要是用好前期的闲置资金”,深创投初期的创收来源多是国债买卖、认购新股以及委托理财,这与风险投资的主业风马牛不相及。

其时公司对管理层的激励主要是将每年净利润的30%奖励给公司员工(最后确定为8%),还拿出具体项目纯利润的2%奖励项目团队。

2002年阚治东离开深创投,其制定的三步战略也才刚刚开始; 2004年,深创投被纳入国资体系。

2004年8月25日,靳海涛成为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可谓受命于危急之时,其时依托短期业务实现业绩所孕育的风险全面释放,创新投资陷入极为艰难的经营困境当中,但深创投管理层激励制度没有根本上的变革。

2006年,时任深创投集团总裁的陈玮、总经理程厚博离开深创投,自行创业。新组建的公司名为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深创投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深创投对管理层的激励主要是将每年净利润的8%奖励给公司员工,还拿出具体项目纯利润的2%奖励项目团队。

“8%的激励还是不够。有些人觉得8%不少,这是和一般没有这个激励机制的国企比。但是,对于深创投,我们得从所处的特殊行业环境来看待,行业里一般都是20%,我们在这方面相差太大的话,就留不住人才。”对公司制度变革和员工流失感受颇深的李万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述。

深圳国资委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资委对于深创投8%的激励制度一直存有争议。现在深创投希望能有进一步调整,但是受国企、金融机构要降薪的背景影响,要提高是有难度的。

深创投扩张隐患

2009年,深圳创新投资的历史翻开新的一页。这一年,深创投共发生38起投资事件,累计投资金额为7436万美元。在退出方面,深创投以11个企业的顺利退出,成为2009年中国创投市场中退出数量最多的机构。

靳海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创业板上,深创投所投资的企业两家挂牌上市、三家过会待发、一家等待过会。其中,网宿科技作为创业板第一批上市公司,中科电气成为创业板第二批公司,中青宝网、湖北鼎龙、厦门三维丝都已过会等待发行,多氟多化工科技将很快过会。

10年历史,深创投累计所投资的220多个项目中,上市企业达到了38家。2007年公司投了40多个项目,投资额超过了11亿元;2008年全年实际投资项目58个,投资额超过了13亿元。

市场对于深创投的一个疑虑则在于,2007年起其投资网络快速扩张,集中决策的总部团队管理能力能否跟上是个问题。而且其主要网点的管理公司由当地政府引导基金和民营资本30%的股权参与,这对项目决策控制埋下了一定的隐患。

靳海涛对此毫不在意,他对政府引导基金的扩张发展模式信心爆满。

“我现在建了政府引导基金,就是政府出一块钱我出一块钱,其他的机构出一块钱,共组一个基金,以公司制的形式,就是一个创投公司,由我来进行管理,或者以深创投为主进行管理,我建了政府引导基金以后,政府来推荐项目,现在项目来源解决了。实际上我们现在项目干不过来,太多,30个政府引导基金要推荐多少项目。”

“可以扩大我们的网络,做创投,也要建立自己的网络。在早期,深创投也探索着做了一些网络,但是没有成功,原因是时候不对。2005年底,《创投管理办法》的出台给了我一个思路,通过政府引导基金方式和政府形成互动,再结合项目源基地建设,来形成自己的网络。”靳海涛说道。

2005年11月,十部委出台的《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中提出:国家与地方政府可以设立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通过参股和提供融资担保等方式扶持创业投资企业的设立与发展。

“这样建网络有几个好处:第一解决了募资问题;第二拓宽了项目来源的渠道,第三与政府形成互动关系,现在被投企业做项目也要面向全国,会涉及许可证、税收、土地等很多问题,与政府关系好,方便为企业提供环境优化的服务;第四激励与约束相结合的方式有利于提高公司的收益。”靳海涛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京基智农生猪签约规模近千万头 将在贺州等地建供深食品基地
房企们的多元发展,碧桂园创投牵手保利资本设50亿产业链基金
2019上市银行榜单分析:国有行包揽盈利前四,农商行净息差居前
时代投研 | 2019银行业格局之变:国有行强者恒强,中小银行各领风骚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