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系券商组团做局东方园林

2010-06-17 07:53:00
5月初,利好频频、备受机构推崇的东方园林神奇暴涨,一度荣膺两市“第一高价股”桂冠。5月27日,时代周报刊发对东方园林天价合同的独家调查报道后,其股价当天大幅低开,随后数个交易日接连重挫,“第一高价股”自此被拉下神坛,所引发的各种质疑,铺天盖地而来。随着时代周报记者调查的持续深入,新一轮疑问再次浮现:合同天价却利润菲薄、一级资质“蹊跷”缺失、业绩预测遭同行质疑、疑似幕后推手现身……东方园林依然迷雾重重,澄而不清。

“按最乐观估算,一个10个亿的工程利润率是20%,也就是2个亿,但是当它再平摊到所有股份上时,又能有多少呢?”611,从事市政园林项目多年的北京花木公司书记赵凯军说,“何况这个每股收益所对应的还是170/股的天价”。

“其实根本就不可能实现20%的利润率。”据业内资深从业人员的详尽分析和介绍,之前刻意强调东方园林(002310SZ)天价合同的机构,似乎“集体”忽略了市政绿化工程近乎保本的微利现状。

与此同时,面临诸多质疑而一度自信满满的东方园林,却突然三缄其口,拒绝回应任何问题。

画饼充饥的“东方模式”?

“鞍山项目今年不可能开工。”鞍山市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江明说。521,东方园林与鞍山市城市建设公司签订了《鞍山市城市景观工程合作协议书》,工程总投资额约16亿元。

正是这个在其所属行业内属于“天价”级别的工程,使得股价扶摇直上,成功登顶“第一高价股”—虽然尚不知该项目何时才能真正产生实质收益和多少收益,但这已足以将东方园林今年的业绩预期“装扮”得如花似锦,其股价也正是在这种朦胧的雾里看花中,“茁壮成长”。

然而,这个东方园林宣称的“重大利好”,跟其大同文瀛湖项目一样,面临着工程资金来源的拷问。

《鞍山市财政局2010年财政预算(草案)的报告》中显示,2010年,鞍山市的城乡社区事务(含城市基础设施的投入)支出安排20.2亿元,而此次鞍山市政府与东方园林所签订的项目,工程总投资就约为16亿元—显然,鞍山市不可能拿出接近80%的预算,仅仅用来操作这个城市景观项目。

“市政项目投资大,回款相对缓慢,这正是我们的优势所在。”东方园林副总裁、董秘武建军说。依托上市募资的优势,东方园林大包大揽地方市政绿化工程项目的运作方式,也堪称“独树一帜”。

“当时鞍山市决定与东方园林签订项目合同,一方面是基于其上市公司资金实力雄厚,另一方面就是东方园林同意预先垫付工程的前期设计费用以及预付款。”近日,鞍山市建委计财处副处长郝国华对媒体证实。

垫付工程款,成为东方园林承包地方市政项目的“必杀技”。

“大同政府要求承包方能够预先垫付项目工程30%的预付款。”曾被大同政府视为工程首选合作对象的北京花木公司书记赵凯军说,公司认为前期投入太大、无法操作最终放弃。

 按照30%的预付款计算,项目总金额为12亿的大同文瀛湖项目和16亿的鞍山市政景观工程项目,东方园林垫付预付款就达8.4亿元。

然而,东方园林2010年一季报数据显示,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6.5亿元,其中可用于实际流动资金仅1.5亿元,另外其一季度的净现金流甚至为-1.84亿元,同比环比均大幅增长。对此,一向对资金优势信心满满的东方园林副总、董秘武建军拒绝回应。东方园林如何垫付巨额预付款、垫付前期工程款,目前仍然不得而知。

不过,垫付前期款项的事实,显然与武建军曾对时代周报记者声称的“政府方会按照工程进度支付项目进度款保证项目”的说法矛盾。

同时,垫付了巨额资金的项目极有可能利润微薄,也是东方园林为业内同行质疑的焦点。

天价合同里的菲薄利润

“东方园林在利润方面不会有太高的回报,因为报价很低。”赵凯军说,东方园林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低价低利润是其上市前业内闻名的特点。

511,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57签下《大同市文瀛湖项目景观工程合同》,合同总金额12亿元,工程规模约400万平方米,工期两年。

这个让资本市场瞩目、部分券商鼎力吹捧的大项目,在园林业内人士看来,却是个利润微薄的“鸡肋工程”。

“大同市政府之前找过我们,但是,后来我们发现,这个工程根本没法做。”北京市花木公司书记赵凯军对时代周报说。

当时曾派出专业团队实地考察的赵凯军表示,因为当地的气候等原因,树苗很难成活。一般园林行业在项目工程完工之后,都会有10%-20%的项目资金被用于质保金抵押在招标方手里。“如果完工两年内这些树木不能存活,无法收回质保金,那就意味着该项目无法赢利,甚至是亏损。”

6月初,时代周报记者曾到大同文瀛湖项目工地实地调查,也证实上述说法。文瀛湖因为源头河流污染、断水已经干涸多年,景观花木在缺乏配套人工供水系统的情况下存活难度很大。

“再加上市政建设项目会把利润压低,算下来也就能保个本,基本赚不到什么钱。”赵凯军说。

然而,东方园林方面却一直对该项目抱有近乎偏执的坚定信心。

“我们之前操作过上海、大同的项目,我们的实力获得地方政府认可,我们才获得更大订单”,东方园林证券部工作人员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这肯定是我们所知的最大订单,但具体操作不清楚”,北京市园林绿化企业协会工作部部长高宝林说,业界也不方便表态。

“不能只看到东方园林接到了几个多少亿的大工程,也要算一下其最后所得的利润”,赵凯军指出,目前券商的分析和一些报道,显然有意无意在忽略这个问题。

比如,东方园林接了一个10个亿的工程,利润是20%,最后也就是2个亿,但是当它再平摊下来的时候,又能有多少呢?“更何况20%已经是最乐观的估计了,并且这个利润对应的还是高达170/股的股价和392倍的市盈率(动态)”。

同时,20%的利润的乐观估计,甚至还没有将预付款回收、质保金抵押的项目风险计算在内。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中央已经开始针对地方政府以财政收入等为抵押的融资行为开展清查、严管,东方园林垫付巨额资金能否如期回款,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蹊跷“遗失”的一级资质

“东方园林在园林行业内,确实是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它首先是有一级资质的公司。”赵凯军说,拥有一级资质,显然是东方园林上市的一个重要认证文件。

然而,赵凯军等业内人士都没有料到,东方园林一级资质突然“遗失”。

526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城市园林绿化企业评审结果显示,东方园林没有获得延续一级资质的资格,原因是“人员不达标及社保证明不符合要求”。

对此,东方园林证券代表的解释是在住建部第一轮资质评审中,确实挑出了公司申报中的一些毛病,主要是一位高级工程师的资格评审表丢失。

612,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武建军,对为何出现这样低级错误、是否会影响到东方园林相关项目操作等相关问题,武建军均拒绝回答。

不过,东方园林目前给出的理由,显然不能让业界人士信服。

关于“一级资质”的重要性,200910月修订的《城市园林绿化企业资质等级标准》规定,只有一级资质的企业才可承揽各种规模和类型的园林绿化工程;才可从事园林绿化苗木、花卉、盆景、草坪的培育、生产和经营。而二级资质可承揽的园林绿化工程的造价则限制在1200万元以下,且不具有园林绿化苗木、花卉、盆景、草坪的培育、生产、经营资格。

然而,近期东方园林接连公布了几个利好公告,其所签订的订单总值约为35.85亿元,而且全部来自源于政府市政园林订单,且所有项目金额都远远超过1200万。包括其去年IPO募集的约3亿元资金,其投资项目也是只有一级资质的公司才能从事的苗圃建设项目。

已有专业人士指出,没有一级资质,东方园林目前正在操作的诸多项目都存在违规嫌疑,所造成的影响很难预测。

同时,东方园林证券事务代表表示,公司肯定会申请到一级资质延续,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的说法,并未得到业内人士的认同。

另外,随着接连获得巨额订单,项目同比增长数倍的东方园林面临设计人员匮乏等团队建设问题,这几乎跟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不给东方园林一级资质延续的原因吻合。

“其实,东方园林有一批专门用于投标的队伍,而在施工方面,它并没有专业的施工队伍,一般是其在中标后,再转包出去,因为它没有专门的施工人员”,赵凯军说。

6月初时代周报记者在大同市调查时,在大同市文瀛湖堤上看到一个不到20人的施工队在作业,现场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并不是东方园林的施工队。

连遇重大利好、一度成为股王的东方园林,正在不断陷入种种负面消息的漩涡当中,其公司背景及上市轨迹中的诸多细节,将一遍遍地被重新审视。

中信系组团做局

“东方园林的董事长何巧女,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其人擅长公关;而她的丈夫东方园林的董事唐凯,应该擅长资本运作”,赵凯军称,“东方园林肯定有高人相助,否则股价不会这么高,运作也不会这么成功”。

“早在2007年,武建军就想让我到东方园林干,并表示东方园林在资本市场上人脉关系广,正在运作上市”,北京丽都园艺公司一名中层说。

随着时代周报记者调查的深入,关于“资本市场人脉关系”之说,一个微妙的事实浮出水面:东方园林副总,前董秘和财务负责人方仪,曾担任中信证券资本市场部高级副总裁,而东方园林的承销商正是中信建投证券(中信证券持有中信建投60%股份)。

 

方仪在200711月份,以80万元出资持有50万股东方园林股份(占总股本1%),按最新收盘价169.58/股计算,三年之间,其所拥有的股票市值猛翻106倍,高达8479万元。                    

同时,在东方园林上市之后,作为承销人的中信建投证券所刊发的研究报告,就一直给予“推荐”评级。如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田东红,其对东方园林的估值是180元,并称估值是相对保守的,如果东方园林接下来再有新的大单出来,还会调高这一估值。

备受媒体质疑的事实,并无太明显行业优势的中小板公司,上市不到半年,却一直好评如潮,以专业著称的行业研究员,似乎一直在与媒体和普通投资者的质疑背道而驰。

而更为可疑的是,市场中相当比例的看好东方园林的研究报告,均来自于与中信建投同属一宗的几家券商:仅就记者每天可接收到的研究报告数量统计,2010年以来,中信建投刊发5份关于东方园林的研究报告,均持积极看好的态度;中信证券和中信金通证券,也分别刊发了4份和2份研究报告,态度和观点基本一致。

不过,与上述专业研究人员的观点相左,作为“行业龙头”的东方园林,在其同业者看来,似乎并非那么完美。

“东方园林是北京园林业第一个上市的公司,而其与其它企业并无太大区别,主要是在于自己的运作”,北京园林协会的高部长说,对于其操作模式并不清楚,“不便多说”。

“过去做绿化工程项目比较多,而且它的报价很低,也正是因为报价低,所以其在利润方面也不会太高,据说,东方园林有时候会拖欠用于绿化的树苗的钱”,北京花木公司一名负责人说,因此自称业内NO.1的东方园林名声并不算好。

据上述负责人介绍东方园林在业内竞争的一个“显著优势”,亦与赵凯军的说法吻合,即东方园林有一批专门用于投标的队伍,而在施工方面,它好像没有专业的施工队伍,一般是其在中标后,再转包出去。

东方园林股份神奇表现的背后所隐藏的推手,一直饱受业内人士猜测和质疑。虽然此前武建军向本报记者否认此猜测,但依然有分析师认为,“东方园林频发业绩卫星,可能有内幕交易的嫌疑”。

612,针对本文所调查的相关问题,武建军拒绝接受采访,此后多次联系均未予回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券商营业部再掀关闭潮 门店资源是否价值不再?
西凤酒百亿之忧:成中信弃子,包销顽疾难解
券商资管四月飘红 华泰净利过亿
中金回归倒计时 汇金系券商“A+H”全家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