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议题】富士康之殇:青年人何以独活?

2010-05-20 09:23:06

【时代议题】从潘晓、罗炼到富士康工人:青年的出路和这个国家的未来

  策划:彭晓芸
  操作:李铁、韩洪刚、王一粟
  特邀撰稿及嘉宾:石扉客、彭远文、展江、李公明、毛向辉、王千马

【专题导读】《富士康之殇:青年人何以独活?》

【开篇】《如果“该死”的富士康真的死了》

【意见领袖】《“LOST一代”:个体要在逼仄中生长出责任意识》

【个案】《工厂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

             《我的幸运和表弟罗炼的不幸》

【访谈】《喂大的年轻人,何以独活?》

--------------------------------------------------------------------------------------------------------

                    富士康之殇:青年人何以独活?


        2008年,24岁的打工仔罗炼留下一张写有“终生役役而不见成功”的字条从东莞的工厂出走,至今杳无音信,罗炼们的困顿和出路在哪里?曾经成为一个持续的话题;而在1980年5月,一封署名“潘晓”的读者来信《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发表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引出了一场石破天惊的大讨论;今年,“九连跳”让富士康工人们成为了引人关注的群体。“绝望,是青年的死亡。青年的死亡,是一个民族的死期。”这样的表述虽然看上去有点危言耸听,但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一代代青年的命运,一直和这个国家的未来牵连在一起。

        本期时代议题罗炼的表哥—著名记者石扉客为自己的幸与表弟的不幸而慨叹不已,曾经的打工者彭远文试图给出自己回应这个时代的答案,一批70后文化人和意见领袖展江、李公明、毛向辉等指出年轻人困局背后的社会根源以及个体觉醒的重要,本报评论员李铁则从中国模式的角度,检讨我们的经济发展付出的沉重的社会代价。



专题文章


如果“该死”的富士康真的死了

“LOST一代”:个体要在逼仄中生长出责任意识

工厂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

我的幸运和表弟罗炼的不幸

喂大的年轻人,何以独活?




相关阅读

[编后记]
 
富士康之殇:是谁让他们失去了最后被拉一把的机会?

每个人都有一个表弟“罗炼”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热评 | 济川药业惹争议:借壳后业绩首降,左手分红右手募资
英国首相进入ICU后病情恶化,外交大臣暂时“接力”
湖北小龙虾复工了!离开大排档后,加工、电商抢销售
黄朝晖执掌中金后首份年报出炉:业绩亮丽却不派股息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