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普及弱混 长安专注低端新能源

2010-05-13 05:34:34

在北京车展上,重组整合后的长安汽车可谓是最用功的企业。为迎合本届车展“畅想绿色未来”的主题,其派出百名身着绿色T-shirt的环保志愿者在展台周围筑起了亮眼的人墙,场内更不时见到高举写有“G-Living 低碳长安 绿色生活”标志牌的年轻女孩列队走过,为长安汽车大打广告。就连现场工作人员的领带、丝巾,甚至是模特、礼仪人员的服装、配饰也都以绿色为主。加上6款纯电动车、3款混动车和3款低碳高效发动机的强大阵容,难怪有媒体称其为本届车展最“绿”展台。

绿色发展路线

423长安汽车北京车展的新闻发布会上,一辆苹果绿Green-i纯电动车在烟雾中缓缓驶出,而驾驶这辆全新概念车的正是长安汽车董事长徐留平。

作为本次车展长安的主打产品,Green-i号称“无论在办公室、超市或是家中,只需要10分钟就可以快速充电,解决了纯电动车的续航问题”,但技术参数、量产时间的缺失,却让人感觉这仅仅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话。

2002年起长安便开始了其对新能源技术的探索,先是用了两年时间进行原理验证,从2004年开始对整车的性能进行研究,包括优化整车布置、采集各个零部件、电机、电池等,对样车进行了多种实验,达到了一个工程化的完成阶段。到了2006年,终于实现了大规模的生产。随后2007年混合动力轿车“杰勋”的下线,被看做是长安自主研发新能源技术具里程碑意义的事件。然而作为一款中度混合的新能源车,杰勋的技术并未算得上顶尖。

目前的混动技术一般分为弱度混合动力(也称轻度混合动力,软混合动力,微混合动力等),中度混合动力,重度混合动力(也称全混合动力,强混合动力等)和插电混合动力四种。而混动车里的先锋丰田普锐斯则属于强混合动力的代表,可节油40%,节能效率是杰勋的两倍。“杰勋混动版的市场容量也许不是很大,但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其技术平台。”长安汽车公关处副处长马学宝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3年时间全部配“弱混”

从杰勋的研发过程到鱼嘴低碳汽车生产基地的奠基,长安的新能源发展之路穿插着国家科技部、重庆市政府的身影。而近年来,国家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政策的逐步出台,也促使长安加快了对该领域的布局。在北京车展前夕,长安汽车集团向竞争对手下了战书—该庞大的新能源车计划,准备用3年时间,为所有长安生产的轿车和微车配备弱度混合动力系统以及电动系统。

目前配备弱度混合动力系统的代表车型有奔驰Smart、奔腾B50HEV和奇瑞的A5 BSGA5 BSG也曾担任奥运会的服务用车。而在本次车展上,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也透露,华晨已经研发出弱混合动力系统,最先搭载该技术的骏捷将于今年7月上市。

弱混,被称为最原始的hybrid。主要是在传统内燃机的基础上加装了BSG系统,用来控制发动机的启动和停止,从而取消了发动机的怠速,降低了油耗和排放,但是该系统并没有为汽车行驶提供持续的动力,对于大型豪华车、大型SUV等传统高动力需求的车型,弱混合动力几乎无效。应用这种系统的车型,平均节能最多10%,节能效果微乎其微。但弱混有一个最显著的优点,由于不用对发动机室和底盘的设计做太大改动,开发成本相对较低。“实现怠速起停、动能助力、自动能量回收,是混合动力车的基本标志,而前两个方面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分析员黄润浏说道。

在技术含量如此低的情况下,车企为何一哄而上纷纷进军弱混领域呢?是大势所趋,是不甘落后,还是圈钱的又一高招?“一些企业定义或者宣传的弱混,在国外根本不算在混动里,所以说是一种市场宣传手段而已,或是为了向政府表态,响应发展新能源的号召。”前述人士表示。

20093月国家将“推广使用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纳入《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以来,这股稍显浮躁的绿色旋风便开始大行其道,连业内人士也不禁质疑:“人类从使用柴火到今天使用石油作为能源,走的一直是能源层级递升的道路,而从石油回到电,则是递降。”连徐留平也承认,如果充电、电池的反复利用、基础设施等问题无法解决,消费者始终无法自如地使用节能汽车。“试想一台车减排10%,中国一年新增的汽车加起来的节能总量是多么的惊人。尽管普及弱混可能会增加一点成本,但对长安整车的销售价格影响不会太大。”马学宝最后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纯电新能源+柴油国六,宇通客车推出T7系列叫板考斯特
岚图首款概念车发布 东风冲击高端新能源
大秀氢能源电池车,广汽集团欲以高新科技突围
被戈恩断言为“死路”的换电模式再次站上风口,谁是最大受益者?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