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权力:从文本走向现实

2010-03-04 01:39:04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新中国的一切权力及法规皆由此出。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而一切国家权力集中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这种以党(共产党)领政(政权)的国家权力运作方式,在新中国60年的历史中,经过波澜曲折,日臻完善,形成了世界政权之林中的独特政体。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政体,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制度载体和保证。它诞生于新中国初期,在人民对新生活的憧憬中脱胎而出。它根植于时代中国的土壤,也随着时代与时俱进。

追求真正民主的努力

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并非始于1954915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而是滥觞于第一次新政协会议。

上世纪50年代初,新中国刚刚建立,面对着长期战乱留下来的烂摊子,中国共产党在着手进行国民经济整顿及消灭残匪的同时,也在酝酿着新中国的制度建设,而基本政治制度的确立,又是各种制度中最重要的基础。

1949929,经过各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共同协商,一部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共同纲领》诞生了。

在《共同纲领》第二部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政权的机关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由人民用普选方法产生。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各级人民政府。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各级人民政府为行使各级政权的机关。国家最高政权机关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中央人民政府为行使国家政权的最高机关。

这些历史文件充分表明,人民当家做主,是中国共产党立国之本,也是共产党的执政目标,而这些目标的实现,则必须通过合适的手段,而这个手段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此后,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三次建议中国党和政府应尽快举行选举,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宪法。

中共中央认真考虑并接受了斯大林的建议,于1952年底决定:尽快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制定宪法,并按规定向全国政协提议,由全国政协向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提出定期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建议。

1954915,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开幕。从此,我国的一切国家权力由全国人民普选基础上产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这次会议历时14天(中间休会两天),通过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本次大会产生了1226名全国人大代表。

这次会议的召开,昭示着中国人民百余年来外御列强、内争民主的斗争第一次得到了胜利的果实,在中国政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人文社科部学者张淑娟指出: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人大地位的确立和制度的创设,还显得过于概括,不够详细、周全,但却反映了一个新生的人民政权追求真正民主的努力。

中断与重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文革”期间没有得到正常实施。

1965年到1975年,整整10年,两届人大的时间,中国没有召开最高权力机关的会议。形形色色的革命组织取代了人大的职能。

1957年到1977年这20年间,全国人大不能依法按期召开,其制度和原则甚至遭到严重破坏。”张淑娟认为。

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断于文革,也复建于文革。1975113,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

四届全国人大会议上,有两件事情很醒目。第一是邓小平被选举为排名第一的副总理,而排名倒数第二的副总理谷牧也被后来称为改革开放的先驱之一;第二就是周恩来在会议上重申了四个现代化的目标:第一步,用15年时间,即在1980年以前,建成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第二步,在本世纪内,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

1978年开始的五届人大以后,每届均为5年一换,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走上了日常化、正规化的道路。

恢复人大制度的政体本原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和五届全国人大标志着中国一个新时期的开始。

197971,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若干规定的决议》和《地方组织法》,正式确立了一个崭新的制度—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设立常委会。这个制度的确立,进一步发展完善了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使广大人民群众在地方人大闭会期间,可以通过人大常委会来管理国家。

30年来,地方人大常委会逐渐实现了从社会问题呼吁者到国家事务管理者的角色转换。199243,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代表法》,代表执行职务进入了新的阶段。地方各级人大代表依法履行职责,参与国家事务管理,已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代言者。

19913月,江泽民在全国两会党员负责人会议上讲话时,首次使用了“政体”的概念来阐述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中共十五大报告中,江泽民又一次采用了“政体”的概念来论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领导层终于在理论上把对人民代表大会制的认识提高到了国家政体的层面。

中国政治学会理事君久指出:宪法明确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是我国政体的核心原则,它意味着一切国家机关的权力都是来自人民的,一切政治权力都应得到人民的承认和同意。这条原则是我国政治制度安排的最根本的原则,任何其他的原则都应该服从这条原则,对任何其他原则的强调都不应导致对这条原则的削弱、阉割和否定。

胡锦涛在首都各界纪念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50周年大会上再次强调:“这个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健康发展,人民当家做主就有保障,党和国家的事业就顺利发展;这个制度受到破坏,人民当家做主就无法保证,党和国家的事业就会遭受损失”。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两会看奔腾:从“制造”到“智造” 中国品牌迎头向上
两会聚焦|长城汽车王凤英:搭建平台、团队作战 才能真正“走出去”
讨论超过20年的居住权终于“入典”,但你真的了解它吗?
争议丁磊两会“少儿编程”提案:师资、教材短缺,实际落地何解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