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涉中关村重组 浙江舟山富豪虞松波落案

2010-04-09 00:43:12

被“带走”七个月后,浙江舟山富豪、和润集团董事长虞松波的案情浮出水面。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证实,因涉“黄光裕案”,虞松波早在今年412日,就已被中纪委“带走”。当日,此案的两位主角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浙江省纪委书记王华元也一并被中纪委“带走”调查。

熟悉案情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案发前一天(411,周六),虞松波与和润集团高层开了一场通宵会议,第二天,虞即被“带走”,此后,和润集团部分高层也相继被叫去“问话”。

1122,记者致电和润旗下中联房地产公司总裁钱红,了解虞松波是否还在主持工作时,她表示不清楚,“这事应该找集团的人士”。和润旗下泰通船舶公司副总陈金炉亦选择回避:“集团的事情我不是很了解。”

知情人士透露,虞松波的倒下,源于参与黄光裕重组中关村案。20068月,黄欲清仓中关村科技所持有的光大银行股份,受让方选择了和润集团。

但蹊跷的是,历经四个月的磋商,此案并未完成交割,在当年1213日中关村科技的“股权转让公告”中,最终的受让方却是另外两家总部同为浙江的公司。虞松波“求进”,但最后却不了了之,令人疑惑重重。

虞案为黄光裕系列案的又一延伸,上述熟悉案情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虞案近期已步入司法轨道,不久将正式公审。

1124,舟山市人民检察院一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虞案公诉环节,舟山当地并未参与,“应该是异地审理”。

和润隐身于中关村重组

虞松波和黄光裕的相识,缘于中关村科技,在此之前,盘踞于浙江舟山的虞松波和黄光裕并无任何业务交集。

国美电器2004年通过借壳登陆港交所以后,黄光裕希望将旗下的地产业务—鹏润控股—也推向资本市场,经同乡许钟民引荐,黄选中了深交所上市公司中关村。

公开资料显示,200645,黄光裕借壳中关村的计划开始实施,当日中关村公告显示,公司大股东北京住总集团将持有的1.01亿股转让给鹏泰投资公司,占总股本的15%,转让价款合计7855万元。2006727,鹏泰投资再度受让了北京住总集团27.51%的股份,由此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而鹏泰投资实际控制人正是黄光裕。

鹏泰投资顺利控股中关村后,要想将主业转为地产,黄光裕还需重组和处理中关村的相关项目。查阅公开资料,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黄光裕对中关村的腾挪主要涉及:光大银行的股权转让,处置四环股份股权,解决中关村CDMA33.9亿元的巨额担保责任,以及清理和处置中关村证券股权等。

200811月,黄光裕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被指控其所控制的北京鹏润在对上市公司重组、资产置换等重大事项中,存在重大违法违规嫌疑,此上市公司包括了三联商社和中关村。而在对中关村所持有的光大银行的股权转让中,最开始的受让方即为虞松波控制的和润集团。

据一份签发于200682的“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公告”显示:“本公司决定将7425万股股权全部按法定程序转让给浙江和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或其指定的其他符合受让光大银行资格的法人实体) ,转让价格为1.78/股,转让价款总计13216.5万元。此次转让完成后,本公司不再持有光大银行的股权。”公告中还对浙江和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作出介绍,和润集团法人即为虞松波。

外界对交易存有质疑的是,中关村对光大银行的初始投资成本为1.773/股,而此次交易价格却只有1.78/股,几乎无溢价。翻看三年前的历史,当时媒体引述中关村董秘鲍克的解释说,“2005年对光大做了50%的计提,且光大银行的业绩也不理想,而上市就更难说了”。

与上述说法成反衬,2007年,包括南京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等股份制银行相继成功上市,且受市场追捧。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和润集团和中关村并未达成此次交易,从四个月后的另一份同名公告中可以看出,交易价格不变,但受让方发生变化,变为浙江天圣股份有限公司和绍兴裕隆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两者分别受让了3715万股、3710万股。其间和润集团与这两家公司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时代周报记者试图联系上述受让两方,但均被告知对此事并不了解,而一位曾关注过此次交易的分析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事情没有明朗前,很难去作出判断”。

和润版图

摊开舟山市地图,和润集团以及下属公司遍及舟山市全岛各区域。

和润集团旗下主要产业可以分为三类:油类业务(包括石油储运、粮油加工、能源贸易、仓储等),房地产开发、旅游,以及船舶制造。

资料显示:和润集团成立于20051018,注册资金为1.18亿元人民币,业务范围涵盖现代物流、房地产开发、能源储运、休闲旅游、国际贸易、实业投资等领域,在2008年全国民营企业评比中,和润作为舟山市的企业龙头,以33.98亿元营业收入排名233位。

虞松波案看似为黄光裕系列案之枝节,事实上,虞松波控制的和润集团游离于公众视野之外,却是“深耕”于当地的庞然大物。一舟山企业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虞案的爆发,间接上也将触及多方神经。

虞松波被中纪委“带走”后不久,普陀区随即安排工作组进驻公司,“和润是舟山数一数二的企业,地方并不希望公司运营受到影响”。

上述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下,和润正处于观望期,有些项目在推进,有些也处于停滞状态。对于和润集团旗下号称建成后年造船能力约120万载重吨的虾峙岛造修船基地项目,陈金炉在电话中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项目只在规划当中,目前并没有动工。

上述舟山市企业人士告诉记者,在和润集团旗下三大板块中,最赚钱的是油业务和房地产业务。船舶制造是2005年才开始涉足的。“油业务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单食用油这块,华东几个省市他们就占据了很大的份额”,而石油方面,“他们也已经形成了产业链,从运输,到仓储以及分销,都可单独完成”。

在舟山市,和润旗下的房地产项目超过10个,其中包括顶级豪宅东海岸别墅,一售楼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包括在建7幢,和润旗下的中联房地产公司共开发了33套,单价在2500-3500万之间,其中有几幢为政府所购买,“主要为了做接待”。

与东海岸别墅相隔不远,即为和润旗下普陀碧海金沙旅游娱乐有限公司运作的情人岛项目,在当地,虞松波也被戏说为“情人岛岛主”。

上述熟悉案情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虞松波已经通过司法程序被逮捕,正待进入一审宣判阶段。

油脂运输起家

“很低调,但长袖善舞。”在时代周报接触的多位舟山企业界人士中,对虞松波均作出上述评价,在其身上另一个鲜明的特征是“人品不错,蛮有口碑”。

虞松波在2009年胡润百富榜中排名第577位,在当地,他和排名第88位的黄善年都被描述为“顶级富豪”。

事实上,“应该虞松波更富有,黄善年是由于大新华物流入主金海湾,可能在财务数字上更占优势”。一位当地企业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把虞松波推向财富道路的,正是舟山的油脂运输业。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舟山民营海上运输行业开始兴起,加之舟山拥有天然良港和数量众多的码头,一度吸引众多外地企业主进入石油以及其他大宗商品运输。“虞松波有了一艘70吨的船后,也开始跑起了油运输。”

但是,此行业也存在一些天然的瑕疵,“一不小心就搞成走私了”。1999年,厦门“远华案”案发后,舟山也出现了“董欣束特大走私案”,国家开始严控民企石油贸易运输,虞松波迅速应势“转业”,开始涉足舟山当地的房地产业。

2000年后,舟山房地产市场开始起步,“当时房地产很赚钱”。2005年,船舶行业处在繁荣阶段,和润亦跟进。从油脂运输到房地产,再到船舶制造,在致富时机上,虞松波每次都把握得相当准。

“不过他们船舶这块业务刚起步,而且经济形势不好,并不赚钱。”上述企业界人士说。

在抓住了众多财富机会、逃脱了数次生意陷阱后,此次,虞松波陷入了囹圄。事实上,对于虞松波来说,“黄光裕案”也许只是个开始,诸多谜底尚未揭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5月楼市画像:67家百强房企销售转正,三城卖地已破千亿
金徽酒18亿易主复星 郭广昌“豪饮”志在整合
审核衔接推七大安排 创业板注册制再提速
左手拼多多,右手京东,国美如何追回逝去十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