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资产泡沫 加快政府转型

2009-11-19 03:54:42

“从根本上说,是美国的居民储蓄的严重不足和中国的投资率过高,这两个相反的结构失衡互补衍生了这场危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未来10年中国经济走向”高峰论坛上表示,对危机的不同理解使经济学家对未来走势的判断也不尽相同。

中国过去三十年成功地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增长,接近10%的年均增长率,走完这个过程以后,以这次金融危机的爆发为标志,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和它的内在条件都已经在发生变化。

新一轮资产泡沫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看来,今年的货币政策操作算是非常紧的,为什么紧的货币政策操作产生了松的结果?李扬认为:“一是中国的高储蓄率,必须通过国内投资和出口来吸收,这样投资率就越来越高。二是,从全球看, 金融部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和实体部门之间的关系日趋疏远。”

在刘世锦看来,此次金融危机中,中国的金融机构“一枝独秀”,是因为这几年银行业和其他的金融机构在推进改革上有了很大的进展,但这建立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一个很好的流动性和很大的业务增长空间的前提下。

“但是金融机构改革和制度建设还不到位,一旦当增长速度下降,问题都可能显露出来。统计显示,前三季度银行信贷60%是投向可以承担风险的各级政府的项目。恐怕我们的体制中,整个分散风险机制存在着比较大的问题。最起码,已经发生的业务中,不排除还有相当大一部分存在着中长期的风险。”

如何避免下一轮的危机?刘世锦认为,除了把已有业务中的风险限定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就是要通过制度建设,使金融机构达到中低增速时可稳健运行的状态。这些问题不能等到十年以后,增长速度开始放慢的时候再解决,那样就来不及了。

政府为何难转型

“十一五”规划当中,把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作为一个出发点,把结构调整作为一个主线,思路很好,但却尚未实现或者难以实现,为什么?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一方面政府主导型的增长方式不仅没有多大的进展,反而在最近几年还有进一步上升的势头。地方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有几个主要的特点,比如以追求经济总量为目标,以扩大投资规模为主要任务,以土地批租和重化工业项目为主要特点,以行政干预和行政推动为主要手段。

为什么从2003年开始提政府转型到今天依然转型不了?在迟福林看来,一个最实质性的问题就是政府转型和政府的自身利益问题日益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如果说过去体制改革是一个渐进的模式,现在剩下的一些领域可能都需要一些战略性改革攻坚来解决关键的问题,像土地和环境的产权制度,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要素的高投入的问题就不能很好地解决。” 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院长王一鸣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嘉凯城回复问询:加大存量资产去化力度,不断提升经营基本面
跻身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零售额第一系列 飞鹤星飞帆再启动配方升级
两会看奔腾:从“制造”到“智造” 中国品牌迎头向上
风云 | 新一代智能指数策略风控引擎系统发布 谷科领航中国智能投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