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业整合 要速度更要稳健

2009-09-10 05:59:35

一切犹如疾风骤雨,中国的钢铁业大整合在不断创造着奇迹。

2008630,在河北省政府倾力推动下,因人事安排无法解决而久拖不决的唐钢与邯钢终于合并组成河北钢铁集团,一跃成为钢产量3300万吨,规模居全国第二位、世界第四位的钢铁巨无霸。

96,国企山东钢铁集团重组民营日照钢铁一事终于尘埃落定。双方签署协议,山钢将以现金出资方式控日钢67%的股权,日钢以其经过评估的净资产占33%股份。重组后,日钢将成为山钢旗下子公司。此一动作,令山钢产量与营业收入均进入全国三甲,中国又一钢铁集团横空出世,与宝钢、河北钢铁集团共比肩。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山西省、江西省等在产量排位较后的省份,也纷纷提出产业重组规划。

早在2005年,我国就提出要加强钢铁业的整合力度,当年颁布的《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提出,提高产业集中度;到2010年,国内排名前十位的钢铁企业集团钢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达到50%以上,2020年达到70%以上。

但事实上钢铁产业集中度却始终未见起色,2005年前10大钢铁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为37.3%2006年下降到34.6%2007年进一步降至33.7%。可见,行业整合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此中原因主要包括: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因出资人主体目标函数的不同而互不信任,地方政府间因税收归属问题和整合后的企业到底归谁管的问题而争论不休。

所有的纠结之所以能在2009年迎刃而解,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在铁矿石谈判中,国内钢铁企业各自为政导致谈判陷入被动的现实,已使行业主管部门不得不正视钢企过多过散无法形成统一话语的问题;其次,2008年国庆之后,钢铁价格暴跌40%以上,全行业陷入半停产状态,加之林钢、通钢事件已经将中小钢企面对市场风险无力抵抗的尴尬暴露无疑,面对税收保障与社会秩序的和谐稳定,地方政府宁愿选择后者。

地方政府的态度转变成为钢铁业整合的真正拐点。

综观河北及山东的重组,每当谈判出现僵局时地方政府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山钢重组日钢过程中,后者曾多次试图通过上市方式摆脱这个“门外的野蛮人”的纠缠,但最终一锤定音者还是地方政府。

但总体而言,政府主导的国内钢铁业整合还是以做大产能、争取排名靠前为主要目的,合并方案设计较为简陋,对合并后资源如何整合优化缺乏长远考虑。如宝钢对八一钢铁的合并已经历时数年,但整合效果仍不尽如人意。

钢铁业作为一个成熟产业,其整合难度本应小于新兴行业,如世界第一大钢铁集团安赛乐米塔尔集团便是由印度的米塔尔钢铁吞并安塞乐钢铁整合而来的,其整个资源整合仅用了12个月。

米塔尔的经验告诉我们,至少在钢铁业整合进程中,市场并没有失灵。故而在我们如火如荼的整合大潮中,在目标正确的前提下,也应保证技术手段的合理使用,对于市场之手要有充分的信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商业访谈录|创富港副总裁唐伟:出租率决定扩张速度
百天开工创“深圳新速度”! 康达尔贺州生猪产业链项目助力粤桂合作
争议“高周转” 房企质量速度博弈论
铁矿石“妖风” 钢铁厂遇困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