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牵手世行 金立群力促新老东家首次合作

2016-04-26 02:40:11
当地时间4月13日,当今国际金融格局的新秀和元老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牵手合作,世界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友谊的小船”正式起航。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邓艳任 发自广州

当地时间4月13日,当今国际金融格局的新秀和元老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牵手合作,世界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友谊的小船”正式起航。

来自世界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消息显示,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华盛顿签署了两个机构间首个联合融资框架协议。世行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该协议为双方的合作项目制定了大致的联合融资参数,为今后双方合作打下基础。

世行与亚投行目前正在就12个联合融资项目进行商讨,主要涉及中亚、南亚和东亚地区的交通、水利、能源等项目。根据协议,世行将为双方联合融资的项目提供采购、环保、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准备和监管。

根据声明,亚投行今年将批准12亿美元的融资用于支持开发项目,其中世行参与的联合项目将占很大一部分。

时代周报记者联络了世界银行驻华机构,意欲了解两个结构所签署协议更为具体的内容,世行工作人员表示:一切以世界银行官方网站已经对外公布的信息为准,暂时没有更多的有关此次世行与亚投行之间合作的信息向外披露。

这次与世界银行所签署的首份联合融资框架协议,是今年年初亚投行正式开业以来,对外展开合作的第一步。值得注意的是,亚投行行长金立群曾在世界银行有6年的工作经历,并曾任副执行董事,在他的力促和见证下,新老东家实现了首次合作。据报道,亚投行里有一些不久前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过来的工作人员,他们多数不是中国公民,而是应金立群邀请来亚投行工作的。

亚投行研究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中心主任庞中英教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开门见山地对本次合作点了赞:“这次合作是具有战略性意义的,亚投行的第一步就迈到了世界银行,这是亚投行在用自己的亲身实践,回应自创办之初到现在,在国际舆论中所受到的各方面质疑。”

互补大于竞争

“感谢世行在亚投行成立阶段提供了慷慨、及时的帮助,亚投行期待双方在项目联合融资及其他领域开展长期且富有成果的合作。”在和世界银行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当天,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这样说道。

而世行行长金墉也对外表示,签署这份协议可以让这两个机构共同资助开发项目,标志着世行与新伙伴在应对世界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方面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

当然,谁都无法忽视房间中那头大象的存在。庞中英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此次亚投行和世界银行合作,美国对亚投行的态度发生转变肯定是非常重要的。

在2015年亚投行筹建之初,美国对于亚投行的创办倡议是不支持的。但2015年9月份,习近平主席访美之后,美国的态度发生了重要转变。奥巴马和习近平在华盛顿达成共识,认识到以亚投行为代表的这类新机构,要成为国际金融框架的重要贡献者,要按照现有的环境和治理方面的高标准运作。

“当时的习奥会共识提到,鉴于美国领导国际金融体系已久,拥有丰富的运营和监管经验,美国‘参与亚投行的合作’符合它的国际金融秩序定位,也有利于亚投行透明和成功的运营。也就是说,美国目前对亚投行的态度是‘等着瞧,走着看’。” 庞中英说。

但庞中英同时指出,不能过分夸大美国对于世界银行的影响,毕竟它是一个有世界上各个国家共同参与的国际金融组织。中国、美国及其他国家都身处其中,发挥自己的重要作用,“在亚投行也好,在世行也好,无论哪个框架内,中美两国如果可以更多地发展金融事业,开发金融事业,都是极为有利于当今世界的国际公共产品的提供和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的改善”。

相比年轻的亚投行,世界银行是当仁不让的当今国际金融格局的元老。

在国际政治的理论领域,对于新旧事物之间的关系,长期以来颇为著名的一个理论:“修昔底德陷阱。”这个词汇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冲突变得不可避免。

而亚投行的首次对外合作,就将橄榄枝伸向了自己的前辈、行业的“元老”世界银行,似乎为国际政治经济领域关于新旧事物之间关系的调整提供了更为新颖的思路。

其实,从数据上也许更能直接感受到,无论是对于亚洲还是整个世界范围来说,亚投行与世界银行等传统国际金融组织之间的合作空间远远重于所谓的竞争。

据亚洲开发银行估计,2010-2020年 10年间,亚洲各国要想维持现有经济增长水平,内部基础设施投资至少需要8万亿美元,平均每年需投资 8000亿美元。这笔投入中,68%用于新增基础设施的投资,32%是维护或维修现有基础设施所需资金。现有的多边机构并不能提供如此巨额的资金,亚洲开发银行的总资金约为 1600亿美元, 世界银行也仅有2230亿美元。这两家银行目前每年能够提供给亚洲国家的资金大概只有区区200亿美元。

所以,从未来业务的操作空间上来分析,世界银行对于亚投行的合作持欢迎的态度,也就更为容易理解了。

最值得学习的是规则

借着和世界银行签署协议的东风,亚投行的活力开始广泛释放。今年3月2日,中国驻塔吉克斯坦大使岳斌会见由亚投行投资局负责人王虹率领的代表团。岳斌强调,塔吉克斯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沿线国,也是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在亚投行筹建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相信亚投行会积极考虑塔方有关需求,为塔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帮助。

而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亚投行将资助中亚公路项目。

除了对外合作的初见成效,2016年2月5日,亚投行官网消息对外公布了5名非中国籍的副行长级别高层管理人员,分别来自英国、德国、印度、韩国以及印度尼西亚。这样的任命符合亚投行一直强调的,自己将是一个国际性的金融机构,不会被用来单纯拓展中国的影响力。

“亚投行对世界银行、亚开行是一个补充,而不是替代,是对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完善和推进,而不是颠覆。”金立群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这一点。在今年3月的博鳌论坛上,他驳斥了中国建立亚投行是为了制造全球金融体系新秩序的观点,他把亚投行比作美食街上的一家“新餐馆”:“一个刚刚开业的新餐馆,能把整个美食街颠覆?这是很可笑的想法。”

自1945 年 12 月成立以来,世界银行通过对成员国提供中长期贷款和国际投资来促进各国经济的恢复和建设,积累了丰富的贷款和投资项目管理经验,并形成了一整套贷款管理机制,这对亚投行的业务开展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亚投行的下一步,最为重要的,是要学习会如何适应规则,改变规则和创建规则。”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世界经济研究专家李皖南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房企们的多元发展,碧桂园创投牵手保利资本设50亿产业链基金
大众牵手国轩高科再起波澜 这宗收购案的葫芦里装什么药?
贝壳找房牵手浦发银行,足不出户交易房产
松下牵手丰田 与特斯拉上演“三角关系”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