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中国人尚未建立正确的财富观

2015-08-20 09:29:27
吴晓波正在以一种悠然自得并孜孜不倦的态度为这个世界提供吴氏观念。

时代周报记者 赵妍   

吴晓波无疑是当下中国的一位现象级人物。他早已不仅仅是一位财经作家,贴着“企业家”、“投资人”、“青年导师”这些闪耀的标签,吴晓波正在以一种悠然自得并孜孜不倦的态度为这个世界提供吴氏观念。

周末,吴晓波携第一本散文集《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亮相南国书香节。从近年散文作品的500余篇中,此书精选出59篇,内容涵盖人生、财富、商业等多重表达。书中,吴晓波还用深情的笔触写下给女儿的文字、对人生的感悟,以相对感性的视角回忆记录了一些人和事,如王石、褚时健、罗振宇、秦朔、何志毅等。

这样的风格显然有别于吴晓波此前的写作。

1991年,吴晓波从复旦大学新闻专业毕业,进入新华社浙江分社工作,从此开始了长达13年的商业记者生涯。

5年后,吴晓波开始著书,内容均是大开大合的“中国企业史”。他花四年时间写成了《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出版后因恰逢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而轰动一时,好评如潮。随后,《跌荡一百年:中国企业1870—1977》、《浩荡两千年:中国企业公元前7世纪—1869年》这两本书则进一步完成了吴晓波“为中国企业作史”的夙愿。在这三本书的基础上,吴晓波又著出《历代经济变革得失》—四本书为长达两千多年的中国经济演进梳理出一个大致的发展逻辑。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吴晓波解释了从企业史向散文集的转型理由:“我觉得在中国,野蛮式的财富爆发年代已经结束了。我认为到我们这一代,应该让生活中有一部分人能够从商业中解放出来,去听音乐,去旅行,去阅读,去交友,去享受这个世上一些更美好的事情。这就是我今年出《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的原因。”

年轻人不再需要紧张的人生

时代周报:《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的书名和你之前的著书相比,风格有很大不同,你的定位是一个财经作家。

吴晓波: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这句话有一半是讲给我女儿听的。在她很小的时候,我问她长大想干什么?我们这一代人从来就是被父母这么问过来的。当时她还在上一年级,她回答说喜欢当游戏机房里的收银员。之后我每年都会问她相同的问题,她也一年又一年地改变自己的理想,海豚训练师、服装设计师……

女儿初中毕业以后,想去国外读书,三年后考上全球排前一百位的大学就OK了。结果读了一年回来,我带她去台湾大学。在路上,我问她:“你现在喜欢什么?”她说喜欢当流行歌手,理由是中国的流行音乐很落后,有机会改造之。我问她现在的流行音乐是什么样子的?她就开始给我讲。我觉得挺好,就支持她。然后她就退学了。

这句话也是写给我自己的。我觉得一个人,过了中年以后,就应该让自己放松下来。2004年我在美国,有一个企业家朋友过来看我,他刚把自己的企业卖了20亿元,是当年中国最大的现金交易。此人拿了十几亿美元,到美国后却很失落。他在机场过海关时,看到有个美国人带着两个小孩,小孩很小,美国人把小孩抱起来给海关官员看,我的这位朋友突然大喊:“我已经想不起我小孩这么大的时候是什么样了!我从来没有抱过他们!”他有一个女儿和儿子,但他天天在外面工作。他给我讲这个话的时候,女儿已经18岁了。早年那一代人在商业上的付出太大。

时代周报:对你这样的中年大叔来说,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是一种忠告,这条忠告对年轻人也适用?年轻人不就应该努力打拼吗?

吴晓波:我觉得现在应该让年轻人解放出来,他们不需要过我们这样紧张的、贫穷的、短缺的人生。他们可以更多地选择自己的身体,做自己爱好的东西。有一个朋友和我诉苦,原因是他儿子在读高一,喜欢在起点网上写玄幻小说,写了两年多了,他也和儿子斗争了两年多。我听完后说挺好的,写网络小说,一年挣一千多万的人多得很,你的小孩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小说家,不用去管他。

自媒体带来最真实的读者

时代周报:当年你是如何将写作视角落在中国企业史上的?

吴晓波:1991年之后,中国变成一个非常固执的国家,大量的精英开始从公务员体系、从社科体系处进入商业领域,中国真正变成一个商业社会是自1991年开始。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商业化大面积推开。我就是1991年毕业的,很幸运,当时分到杂志社后问我想去哪个组?我说想去工业组。

从1991年开始到现在,我从业26年了。这26年来,我一直在商业这个领域,所以我见过中国1940年代出身的企业家比如禹作敏、张瑞敏,一直到后来50后如王石这一波—而我现在见到很多企业家都是80后。

如此,我见证了一批有宽度的成长者,我看着他们怎样在自己的那个时代、用自己的方式改变命运,然后犯下新的错误,再去获得更大的成功。时间是最好的朋友,能够让你在一个宽度里学习、成长。

时代周报:你写作了一大批非常有影响力的企业史,比如《激荡三十年》、《跌宕一百年》等。这在当时是很少有人关注的领域。

吴晓波:我从1996年开始写书,其实写得不好,第一本印了三四千册,第二本印了万把册。到2002年的时候,我写出了第一本印数超过一百万册的书。

中国在1998年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次非常大的通货紧缩,当年正好有一部电影很火,叫《泰坦尼克号》,我写的这本书也是以这个名字命名的。我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做了十个公司的调研,那是2002年12月份。一直到去年,我还从这本书上拿到了10万元的版税。

我喜欢把人的行为放到整个商业行为中来写作,但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一直没办法定义。后来有人来定义了,说这个叫“财经作家”,所以我是中国第一批财经作家。这以后我慢慢找到了写作方向,企业案例成为我很长时间关注的东西。

时代周报:吴晓波频道现在是全国最大的财经自媒体,你是怎么敏锐地发现自媒体潜力的?

吴晓波:2014年我开始做吴晓波频道。为什么要做吴晓波频道呢?因为我从1993年开始写专栏,20年时间,我眼睁睁地把报纸写垮了,把杂志写垮了,把新闻门户也写跨了,结果发现最后获取信息大多是从手机上,很多的资讯是在朋友圈传播的,是在社交环境里进行的。我问自己,未来怎么办呢?还需不需要写作?我发现我还能写,但是我找不到我的读者。于是,我从去年开始带着一帮年轻人做自媒体。

我带的这帮孩子,最大的是1986年出生的,最小的是1992年出生的。现在,我们频道的订阅量是94万,下个月会到100万,在全国81个城市落地,有3个QQ群。

吴晓波频道是目前全国最大的财经自媒体。我之前处于半退休的状态,一年写一本书对我来说不是太难的挑战,但是做自媒体以后,我一下子感觉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创业环境:原来不知道我的读者在哪儿,但现在变得非常真实。每发一篇文章后,都可以在后台可以看到骂你的数据、夸你的数据—读者变得越来越真实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读者是50后、60后、70后,但是今天这个频道80%的读者是80后,线下做活动时来的基本是85后到90后。我挺高兴的,我和他们在一起还能干点事。

时代周报:你说过一句话:“再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这是你的财富观吗?

吴晓波:做商业写作的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建立正确的财富观。到今天,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人仍然没有进行自我教育,不知道怎么才能跟财富之间构成正常性的关系。我觉得我们不需要仰视金钱,如果人永远活在财富的追求中,这是一个蛮可怜的人生。我曾经问过很多老一辈中国首富,已经很有钱了,为什么还这么努力工作?有一个人说:“我需要知道这辈子到底能挣多少钱。”

在当今的全球商业化社会中,让自己过上一个体面的中产阶级甚至资产阶级的生活,其实是件挺好的事。我不认为贫穷或者清贫特别值得骄傲。
 


 更多相关报道见: 2015南国书香节特刊(下)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拼多多上线首届“真香节”,亿元现金补贴助力年轻人“花得更少,用得更好”
金融科技先行 浦发银行客户体验节乘风破浪首次启航
金融科技先行 浦发银行客户体验节乘风破浪首次启航
吸纳电建地产 南国置业转型困局难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