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程生活破产裹挟的供应商:还款协议签了后,对接人电话就无人接听

王言
2021-07-15 18:15:30
来源: 时代财经
这场讨债、还债的剧本还没有终结。

在经历了更名、宣布破产、被上千供应商集中讨债后,同程生活这家成立一千多天的家独角兽即将退出社区团购的棋局。

VCG111338051715.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其留下的“烂摊子”却成了一盘难解的棋。眼下,同程生活的供应商、员工损失惨重据时代财经最新了解,有供应商对同程生活给出的还款方案并不买账,拒绝签署协议,并不断公开维权;部分签订了还款协议的供应商目前则还未收到欠款,甚至联系不到同程生活的工作人员;也有不少被同程生活裁掉的员工认为公司的赔偿方案就是一张白纸,开始有关部门申请仲裁……

签了协议后,电话就一直无人接听

同程生活给出的还款方案一变再变。7月5日晚,其向供应商给出了“二选一”的还款方案:一是赔偿20%的货款,其余货款以资抵债,未还欠款转换为新平台股权;二是等同程生活的新业务赚钱,再做赔偿。

但到了7月8日,同程生活又给出了另外两个还款方案。方案A为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40%,付款时间以确认单签署后10个工作日内;剩余60%,待债务人破产清算后,由法院分配。方案B为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60%,付款时间以确认单签署后10个工作日内;剩余40%,供应商放弃追偿,不再向债务人主张任何权益。

但在很多供应商还未做出选择时,7月10日,同程生活又更改了还款协议,付款方式和时间有所延迟。A方案被更改为签订确认单后的15日内支付一半,30日支付另一半。B方案则被变更为签署协议后30日支付一半,首笔款项支付后的30日内再支付一半。

虽然对同程生活的做法颇有不满,但在苦等数日后,部分供应商不愿再耗下去,他们在两个方案中做了选择。

7月14日,为同程生活提供蔬果产品的泰州供应商李文告诉时代财经,目前签了协议的供应商大约有几百家,但自己因为欠款金额太大,并没有签协议。“签协议的供应商,很多欠款只有几万元、十几万元(人民币,下同),但我的欠款有上百万元,签这个(协议)损失太大。”

李文还表示,签协议也不能保证供应商能顺利拿到欠款。“不能有附加条款,也没有第三方做担保,我们很担心这个协议有没有效力。”

而即便签订了协议的供应商,依然要在焦虑中经历漫长的等待。

“流程都结束了,但到现在我们还没有见到一分钱。财务说要通过政府审批后才可以打钱给我们。”苏州的百货供应商刘山告诉时代财经,在签订协议后,同程生活的对接人留给自己一个手机号码,但现在,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整件事完全没了下文。

供应商追债历经坎坷,昔日同程生活的团长也被前者牵连。

一位同程生活在苏州的团长张维告诉时代财经,在自己得知供应商前往同程生活总部维权后,就被告知平台要进行转型,同时佣金也将延迟发放。他表示,一般情况下,团长前一个月的佣金会在下月中旬之前发放,但在同程生活宣布破产后,6月的佣金,团长只能拿到60%,还要分不同时间到账。

与此同时,同程生活的运输司机也在追讨薪酬。一位司机家属对时代财经透露,其家属有一万多元的工资没有结算,也有不少司机前往同程生活总部讨薪。

不过,与供应商和团长不同,司机们有望足额拿到自己的薪酬。上述司机家属表示,根据同程生活给出的协议,司机工资将按照30%、30%和40%的比例发放,发放时间为3天到30天不等。

索赔员工:赔偿方案就是一张白纸

受同程生活破产事件牵连,员工的日子也不好过。除了供应商、团长和司机,从7月7日起,不少同程生活的员工开始聚集在总部维权。

7月15日,同程生活的苏州员工康宁对时代财经表示,7月5日上午,员工还在正常上班,但到中午就接到在家办公的通知。到了7月7日,自己又等来同程生活的一纸破产清算公告和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下称“通知书”)。“公司说会给一定赔偿,并缴纳7月份的社保。”

而另一广州分公司的员工艾琳则对时代财经透露,7月7日,公司在宣布申请破产后,就通知员工签订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

康宁和艾琳均表示,根据通知书,公司给出的赔偿标准为N,即自己的工作年限乘以离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

WechatIMG3215.jpeg艾琳出示的同程生活发放给员工的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

不过,康宁和艾琳都对通知书的效力表示担忧。“通知书上并没有标注赔款的具体时间,而公司和供应商、司机签的协议上都注明了打款时间,这份通知书就是一张白纸,还不如供应商和司机。”

康宁透露,从7月13日起,大多数被辞退的员工都提交了仲裁资料,相关部门回复称,会在15个工作日内要求同程生活与员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功会在法院开庭审理。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对时代财经表示,如果同程生活在辞退员工时没有支付赔偿金,或者签订了补偿协议却没有支付赔偿金,员工可以申请劳动仲裁。

但赵占领也提到,如果同程生活资产状况不佳,员工也可能无法拿到赔偿金。“同程生活进入破产程序后,首先需要支付拖欠的税款等资金,其次才是用现有的资产支付员工工资和赔偿金等,但如果同程生活的资产情况差到连税款都交不齐,那也有可能最终无力向员工支付赔偿金。”

艾琳告诉时代财经,根据通知书,自己应当获得5万多元的赔偿,其中有3万元是加班费。她还透露,按照同程生活的成立时间,一般员工能得到2万多元的赔偿。

而据时代财经此前了解,在宣布破产后,同程生活6000多名员工中,约有9成将被裁掉。如果按照艾琳所说的赔偿金额,同程生活将要支付超过一亿元的赔偿金。

同程生活现在是否有能力支付这笔不菲的赔偿金,员工们看法不一。

艾琳认为,同程生活还有偿还能力,因为在改名为“蜜橙生活”后,其还在卖货,能够回笼资金。康宁则较为悲观,“同程生活的仓库和办公大楼都是租用的,冷藏车等设备也早已卖掉一批。我感觉公司已经没有什么资产了。”

眼下,员工们的维权行动也被拖入持久战,他们已经有些心力交瘁。

“很多员工都是从外地赶来维权,在苏州的吃住就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一天最少也在200元左右。在苏州一个星期,我的信用卡就刷了差不多2000元,很难长期撑下去。”艾琳说道。

最后的挣扎

在宣布破产,并被前来维权的供应商、员工包围后,同程生活并没有放弃求生的挣扎。近日,有消息称,同程生活旗下千鲜汇的社区团购小程序“私货宝”将重启。

根据私货宝小程序的公告,其区域师长正在开发招募。同时,上述公告也显示,商城配送运费调整为“起送金额300元,满500元免运费”“每日截团时间23点”“支持和欢迎到仓取货”。

但截至目前,私货宝的货架上并未上架任何商品。

WechatIMG3212.jpeg图片来源:私货宝小程序

小程序资料显示,私货宝原名为“囤货宝”,由苏州邻邻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开发,而后者是由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即同程生活的主体公司控股。

今年1月,“囤货宝”更名为“私货宝”;3月,私货宝宣布将启动批发项目。不过,此后市场上再未出现关于私货宝的消息。

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同程生活能否逆势翻盘?答案并不乐观。

有供应商告诉时代财经,在同程生活宣布破产后,近几日多多买菜等竞争对手已经开始在江苏、广州等地拓展业务,意在招揽同程生活此前的供应商和团长。

7月15日,围绕着目前供应商还款、员工赔偿情况等问题,时代财经致电同程生活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文中李文、刘山、张维、艾琳、康宁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合生创展爱心助农再发力 优生活品牌赋能持续深化
从购物中心到商业中心到生活中心 首座第四代万达广场深圳龙岗开业
5博士、14硕士抢社区干事岗,年薪或不到10万,工作人员:系没编制合同工
广州无新增本土病例,市卫健委:已有效管控,社区传播风险较低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