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强北到企鹅岛,腾讯三迁总部终成岛主

骆一帆
2021-06-24 18:06:09
来源: 时代周报
腾讯的发展既有自己特色,也烙上深圳印记

鹅厂从此成岛主。

近日,深圳西部滨海、毗邻前海湾的大铲湾港区一带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中,这是腾讯新全球总部所在地,被称为企鹅岛。

2009年,腾讯在深圳南山区建成总部大厦;此后,又新建滨海大厦作为集团新总部大楼,并于2017年乔迁新址。

VCG111135758842.jpg

(滨海大厦 图源:视觉中国)

腾讯解释,此次再新建总部主要因公司员工人数不断攀升,需新增办公场地。

一座接一座总部大厦建成,折射出腾讯不断壮大的发展轨迹。从最初的5位创始人,在深圳华强北赛格科技创业园3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创业,到如今成为互联网巨头,腾讯的发展既带有自己的特色,也充满深圳的印记。

“深圳很多企业都是要靠自己的自主创新,很多民企必须要有自己的杀手锏,才能在这个市场上闯出来。所以你会看到,不管腾讯还是华为、比亚迪,会有这么多创新产品。”腾讯产品专家、腾讯乐享总经理周芝芝曾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表示。

发展至今,腾讯已走过23个年头。回顾此前发展,腾讯抓住了网络社交需求爆发、移动互联网兴起等时代红利。与此同时,腾讯通过QQ、微信等诸多产品,也在不断影响着时代发展。

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时至今日,几乎所有中国用户都正在使用着腾讯的产品,这得益于腾讯在消费互联网时代建立起的巨大优势。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将腾讯的发展概括为:小步快跑、快速迭代。QQ正是这种节奏下的典型产品。

如果将腾讯比作一棵大树,那么最初的树苗便是QQ。它并非完全创新的产物,在它身上人们能看到ICQ等产品的影子,但通过不断更新迭代,QQ凝聚的创新性元素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一款独树一帜且不可替代的社交产品。

这种变化,对一毕业就加入腾讯的腾讯QQ产品副总监黄畅峰来说,感受尤为明显。

“这背后有两点。一方面,QQ团队甚至整个腾讯,都非常强调用户体验和需求;另一方面,由于用户需求和技术变化得非常快,因此要求我们非常快速地实现新的功能,以最小闭环的方式发到网上,看看用户满意度,如果用户喜欢,我们就会把这个功能做到极致。”腾讯QQ产品副总监黄畅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腾讯的这种创新文化不仅停留在单个产品上,纵观整个腾讯发展史,都能看到创新文化的影子。

在QQ已在国内通信社交市场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后,腾讯没有止步,而是选择在游戏、新闻门户网站等领域进行拓展,并以同样的创新方式逐渐走向行业前列。

人们此前也不会想到,腾讯会推出微信这样一款与QQ相似的产品,再次在通信社交市场取得成功。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不只是腾讯应对外部对手竞争的方式,在企业内部,也同样如此。

“做产品,一定要鼓励创新。当年QQ的故事、微信的故事,都是靠自己的产品能力打败了源源不断的竞争产品,成为自己所在领域的领头羊。” 周芝芝说道。

在黄畅峰看来,正是由于腾讯始终紧盯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因而形成了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特有创新模式。

向产业互联网转型

腾讯的创新与想象还在继续,在成为消费互联网领域巨头后,仍在调整方向,向产业互联网进发。

腾讯云视频通信业务总经理李郁韬的团队,此前负责QQ后台开发,而今已开始负责腾讯视频云的相关工作。

“QQ音视频当时在国内已经达到非常大的规模,我们想这么好的技术,是不是外部的很多应用也需要用得到。在这个基础之上,内部就开始考虑,把这些技术封装、开放出来,以SDK的方式或者云服务的方式给到第三方去用。”李郁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实并没有一个严格的分水岭,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演变过程。

从QQ到视频云,李郁韬和同事工作内容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腾讯的发展趋势。

2018年9月,腾讯启动声势浩大的“9‧30变革”。腾讯决定,将此前的 7 大事业群业务进行重组,保留原有的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新增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和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此举被业内视作腾讯正式吹响进军产业互联网的号角。在此之后,腾讯的TO B业务全面发力,业绩占比不断攀升。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腾讯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收入1280.86亿元,同比增长26%,在总收入中占比27%,被业界视为腾讯营收增长的新引擎。

与此同时,腾讯不断强化云计算业务布局,根据规划,腾讯云未来将新增多个超大型数据中心集群,这些数据中心集群将秉持集约化和模块化模式建设,长远规划部署的服务器都将超过100万台。

腾讯对B端业务的加码,李郁韬团队也感受得十分明显。

“9‧30变革对视频云业务有两方面推动。第一,让我们能够以产品的角度去看到更多行业的需求,因为以前我们只是做视频行业,有可能会错过一些传统行业的需求;第二,就是让我们有更好的资源,能沉下心来专心去做一个产品,然后把这个产品真的做到业界领先,就不仅仅看收入本身,可能我们还要有更多的目标。” 李郁韬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腾讯走出了一条新道路,并还在向更多新领域走去。

到2020年7月,黄畅峰已在腾讯度过9年时光,尽管腾讯的业务版图不断扩大,但他始终没离开腾讯的QQ业务板块。

“QQ用户同时在线用户达到2亿那天,QQ团队做了一个QQ公仔模型,把大家的名字都写在上面。现在,这个模型就放在腾讯大厦的一楼大堂。每年司庆,我们都会在这个模型前合影留念。”黄畅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能将自己的青春献给这样一家企业,自己感到十分自豪。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抛售阿里,加码中国科技ETF,60万亿规模资管巨头意欲何为?
花呗们须接入央行征信,一个都不能少
用科技复兴传统对话世界,看文博会里“文化自信”的多元表达
《改变世界的12种科技力量》新书首发 12位科技创新一线人员共话科技创新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