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局动荡 昂山素季前路未卜

苏乐
2021-02-02 00:58:15
来源: 时代周报
目前,缅甸军方已控制了仰光、曼德勒、勃固等多地的政府和部门,缅甸国家电视台也已被军方控制,各个频道均中断播出。首都内比都的电话和网络线路已被切断。在最大城市仰光,民众因为担心局势,聚集在取款机旁取钱,一些银行已出现挤兑现象。

时代周报记者  苏乐

当地时间2月1日上午,缅甸军方电视台发表声明,宣布由军方接管政权。同时,缅甸总统府发出202101号命令, 国家立法、司法和行政三大部门授权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掌管,并规定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为期一年。

当天早些时候,据新华社消息,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发言人透露,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总统温敏及一些民盟高级官员被军方扣押。发言人还补充道,他自己也有可能被扣留。

据环球网报道,路透社援引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消息称,昂山素季2月1日下午发表声明,称军方正把国家重新置于独裁统治之下。

昂山素季现年75岁,1989―2010年间,她因参与民主斗争,受到缅甸军政府长达数十年的软禁。据美联社报道,缅甸军方电视台表示,接管政权是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缅甸政府执意在疫情下举行大选,也未能就大选中的舞弊行为采取行动,致使国家陷入危险当中。

据BBC报道,缅甸军方发言人之后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会在未来一年举行“完全公平和公正”的选举,然后进行权力交接。

目前,缅甸军方已控制了仰光、曼德勒、勃固等多地的政府和部门,缅甸国家电视台也已被军方控制,各个频道均中断播出。首都内比都的电话和网络线路已被切断。在最大城市仰光,民众因为担心局势,聚集在取款机旁取钱,一些银行已出现挤兑现象。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政变,缅甸军方虽然掌有很大权力,但扣押昂山素季仍然属于一个很危险的举动,可能会引起后续强烈反弹。”BBC最新报道分析指出。

截至发稿,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强烈谴责昂山素季和其他缅甸政治领导人被扣押一事。

大选矛盾

2月1日,缅甸原计划举行大选以来的首次议会会议。过去几个月,民选政府和军方之间的关系因为大选结果而变得越来越紧张。

2020年11月8日,缅甸举行全国大选。11月14日,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了选举最终结果:昂山素季所在的全国民主联盟在此次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获得了476个民选议席中的396席;而军方支持的第二大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简称“巩发党”)仅获得了33个席位,比上届大选少了9个议席。

作为议会制国家,缅甸大选并非直接选举产生国家领导人,而是选举联邦议会与地方议会议员。联邦议会分为上议院(民族院)和下议院(人民院)。夺得联邦议会主导地位的政党,将有优势在第二年的总统选举中获胜。

另外,在缅甸,并非所有议会席位都由民众选举产生。根据2008年缅甸军政府制定的宪法,议会中将有至少四分之一的议员由军方指派。

该《宪法》还规定,军方在内政部、国防部和边境事务部等三个主要部门的人选上享有控制权,并赋予军方在特殊情况下接管政府的权力,即在紧急情况如出现叛乱、恐怖、暴力手段夺取政权时,国防军总司令可行使立法、行政与司法机关的相关权力。

1月26日,缅甸军方举行发布会,对大选中的舞弊问题提出质疑,要求相关负责人进行解释,并表示不排除存在“接管政权”的可能性。

1月27日,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一次讲话中对缅甸军队表示,如果法律没有得到适当执行,宪法可能会被废除。

对于舞弊的指控,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1月28日晚发表声明,表示此次大选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执行。

1月29日和1月30日,缅甸内比都、仰光和曼德勒先后出现上千人参加的游行示威活动,要求调查大选中出现的舞弊问题。参与游行的主要成员都是军方和巩发党的支持者。

同时,据美联社报道,缅甸主要城市的街道上均已经开始不寻常地部署装甲车。

“赌博式”大选

时间回到2020年11月8日,彼时世界的聚光灯纷纷聚焦在美国,但缅甸的大选依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当天黎明时分,仰光和内比都的很多投票站外大排长龙。民众们佩戴口罩,在接受测温后投票。投票在当地时间6时开始,下午4时结束。当天晚些时候,还有数千名支持者聚集在她的政党总部外,挥舞旗帜,高呼“民盟必胜”的口号。

“我一点也不怕感染新冠肺炎,”第一次参加投票的27岁的凯扎奇(Khine Zar Chi)在仰光对法新社说,“即使为素季妈妈而死我也不在乎。”

这场大选有百万人参加,正值缅甸第二波新冠肺炎病例创下新高之际。自2020年8月中旬以来,缅甸已有6万多人感染新冠肺炎,近1400人死亡。

由于疫情来势汹汹,巩发党与其他23个反对党曾一起呼吁推迟选举,但昂山素季表示,选举“比新冠肺炎疫情更重要”。对此,《外交官》杂志批评道,在疫情严峻时举行选举,“根本是在赌博”。

漫漫改革路

昂山素季在缅甸拥有很高的支持率,但她面临的压力也日益增加。

缅甸历经数十年军政府统治。2015年才开始政治转型后,举行了首次全国选举,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有外国配偶或子女的候选人参选总统,昂山素季无法成为缅甸的最高统治者,但她在2016年出任国家资政(兼外长),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彼时,昂山素季也开始兑现她关于经济和民主改革的承诺,比如推动国家和解进程、建立民族平等的联邦制、打击官员腐败、振兴房地产行业、管控过于庞大的“地下经济”、吸引外界投资等。

但四年多来,缅甸改革进展十分缓慢。

缅甸有100多个少数民族,主要民族缅族占据近七成。长期以来,缅甸国防军与多个少数民族之间经常交火。2016年5月,缅甸政府宣布组成和平会议委员会,并在当年8月底使用1947年促成民族独立与团结的“彬龙会议”之名,邀请各少数民族武装参加“21世纪彬龙会议”。

然而,民族和解的进展十分有限,军方与民族地方武装仍时有冲突。南掸邦军与缅甸军方之间的冲突数,在2020年前11个月同比增加了四倍。

民盟的另一项重要承诺便是推进政治改革、削弱军方特权。但在这一问题上,昂山素季政府仍无法与军方达成共识。2020年3月,民盟发动修宪案投票,包括总统资格限制以及削弱军队政治权力在内的10余项提案几乎全数遭到否决。

“50多年来,缅甸官僚系统都是为了操控资源和服务特殊利益而设。没有任何一个新政党能在数年内翻新如此庞大的‘旧船’。”经济学家安德鲁·鲍尔(Andrew Bauer)认为。

政治上的僵局蔓延至经济方面。

缅甸政府在经济领域依然有诸多限制,让外国投资者望而却步。新冠肺炎疫情则进一步打击缅甸经济。世界银行预测,缅甸的GDP将从2018/2019财年的6.8%,下降到2019/2020财年的0.5%。

但昂山素季执政的这几年,并非没有收获。《外交官》指出,缅甸目前拥有一定的个人与政治自由以及经济增长,这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缅甸仰光智库“坦帕迪巴研究所”(Tampadipa Institute)所长钦绍温(Khin Zaw Win)表示: “缅甸改革浪潮不断,但还远远不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