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财险踩雷新时代信托 西水股份再告急

2020-08-15 10:21:04

时代周报记者:夏子轩

8月14日晚间,天安财险股东西水股份(600291.SH)发布关于子公司认购的信托计划逾期的提示性公告,这次公告是继7月 18日针对天安财险认购信托计划问题的第二次提示性公告。 

该公告显示,西水股份接到子公司天安财险通知,于2020年8月13日到期的“新时代信托蓝海1074号”投资本金为16.80亿元,到期利息0.78亿元,本息合计17.58亿元,截至8月13日天安财险未收到新时代信托计划的本金和投资收益。 

截止到目前,子公司天安财险认购新时代信托发行的信托产品284.44亿元,其中共有12笔“新时代信托蓝海信托计划”信托产品到期且未收到本金和投资收益,合计投资规模143.30亿元。逾期金额接近半数。 

面对信托逾期问题,8月10日晚间,西水股份披露了一封对于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回复公告,对此前有关天安财险信托计划逾期的问题做出回应。截至该公告发布的第二天,西水股份股价跌停。 

8月10日,西水股份回复上交所工作函的公告表示,经初步核实,信托产品存在重大减值迹象,天安财险正与新时代信托进行沟通协商,并进行减值测试,相关情况待核实后将另行披露。 

8月14日,广东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段军山教授表示,“未来天安财险要补充资本金,母公司会有压力,并且现金流有继续恶化的可能,但是长期来看,严格监管对母公司是好事。” 

目前,新时代信托、天安财险均处于被接管状态,西水股份表示将密切关注后续进展,督促天安财险对于已逾期信托产品按照《公司法》及相关依据对于违约方进行追偿,力争将该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降到最低。 

单一投资堆积风险 

事实上,天安财险当下的窘境,与其将所有集合信托投资计划全部投资于新时代信托有关。

8月11日,西水股份公开披露的2019年末账面价值中表示,天安财险2019年末的金融投资资产(含信托资产)为461.49亿元,其中集合信托投资计划的账面价值为278.99亿元,占整个投资金额的57.36%。 

信托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为分散风险,上市公司或者保险公司在投资信托资产的时候,都会寻找多家实力较强的信托公司,分别购买多只不同公司、不同投资标的信托产品,以起到避免单一投资堆积风险的作用。 

然而,截至2020年6月30日,天安理财持有的信托产品账面价值为296.20亿元,其中本金284.44亿元,应计利息11.76亿元,全部为新时代信托产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并未做到分散投资。 

据时代周报记着梳理,天安财险购买的信托产品中,新时代信托蓝海计划1109号、1062号、1272号、1308号等12只信托发生逾期兑付,金额达到143.30亿元,其中新时代信托蓝海计划1109号规模最大,达到28.8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7月22日-7月29日,新时代信托发布未兑付的产品临时公告,共有7只信托产品,交易对手均违约,规模合计超过3亿元。 

8月14日,广东财经大学投资系系主任邓学斌教授表示,“信托不能够只有信任和收益,还需要有投资公司实力的支撑,并做好相应风控措施。”目前国内信托主营房地产和中小企业贷款项目,收益虽然高,但是投资者也需要承担相应的高收益风险。 

7月17日起,新时代信托和天安财险均被监管部门实施接管。

根据公告,新时代信托指定的托管机构是中信信托,正常合规的信托业务将会转移给中信信托继续,而涉及自融以及不能兑付的信托产品,接管组会采取措施清收资产。 

对于自融问题,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融这种模式会导致信托失去独立性、客观性。并不是说只要有自融就有很大风险,但是这里面一定是有很多风险不是外界所能了解的。” 

邓学斌教授表示,金融公司的自融问题,不利于公司长久发展,一味地运用留存收益以及依靠有关联关系的企业进行融资,虽然融资成本低,但是会产生依赖性,这种行为也不利于投资者获取收益。 

除了上述已到期不能兑付信托产品外,天安财险还剩约132亿元的信托产品同样由新时代信托发行。

新时代信托是否继续暴雷,交易对手是否再次出现违约,逾期信托产品是否继续增加,需等待进一步地观察。 

天安财险偿付能力弱化 

信托逾期,事实摆在面前,天安财险的压力显而易见。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此分析称,从新时代信托状况来看,该公司造成的资金损失,很大程度都难以追回,因此天安财险的投资可能会大幅度贬值,只能由天安财险自行消化。

2019年年报显示,天安财险在完成大部分理财险的兑付后,资产总值从1113.4亿缩水到611.38亿,降幅达到54.9%。去年天安财险净利润巨亏40.68亿元,垫底财险行业。 

据西水股份公告显示,天安财险在2018年、2019年、2020年三年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到期兑付金额共有约1702.497亿元,2018年到期的约1235.31亿元(含息),此后两年分别有509.80亿元(含息)、16.45亿元(含息)的到期额。 

为了兑付投资型业务,天安财险不得不通过信托产品的提前到期,不动产投资项目处置,提前支取定期存款,通过股权投资基金、兴业银行股权等资产收益权转让融资等方式提供资金。 

在兑付问题上,邓学斌教授表示,某些金融公司将大量短期资本投向长期资本市场寻求收益,一旦公司需要动用短期资本完成兑付,这类投向长期资本市场的资金不仅得不到预期收益,反而会发生亏损,这也暴露了为了实现高收益而出现不合理投资的问题。 

据天安财险披露的2020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天安财险净现金流为-2.57亿;同时,在签单保费较去年同期降80%和固定收益类投资资产损失本息20%的两种压力情景下,天安财险的流动性覆盖率也均低于100%。 

在流动性方面,天安财险公告表示,公司“优质流动资产的期末账面价值不能完全覆盖未来一个季度的净现金流”。同时,一年以上综合流动性比率为74.71%,说明公司长期资产负债匹配不充分,未来存在一定流动性压力。 

邓学斌对目前发生的多次逾期兑付事件表示,在资本市场上大家都想用钱赚钱,但单靠借贷来维持金融行业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必须要有实体经济的支撑。 

“目前我国金融行业还在继续发展,金融公司太多,行业需要有实力的金融公司留存下来,而投资者需要合法合规的金融公司守住本金和收益,市场依然遵循优胜劣汰的规则。”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