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泰集团债务危机加剧 恐遭清盘偿债

任英楠
2020-08-14 08:39:53

时代周报记者  任英楠

勒泰集团的债务危机还在继续。

8月11日,勒泰集团(00112.HK)公布公告称,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对勒泰集团进行清盘以偿债的呈请,将于10月28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法庭聆讯。

据悉,7月5日勒泰集团就收到该笔债务的法定要求偿债书,勒泰集团应于偿债书送达后三星期内向银行支付近17亿港元本息。在勒泰集团无力支付的情况下,8月3日,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对勒泰集团进行清盘以偿债。

8月12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勒泰集团,公司董秘表示以公告为准。

dd1710f02943037335b190ae3d99f3f9.png

8月13日,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勒泰集团的商业模式导致其现金流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而实际控制人又没有持续填补现金流亏空的能力,因此陷入债务危机就只是时间问题。

“勒泰集团目前面临的问题,表面看来是因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又无法与债权人达成和解造成的被申请人申请法院清盘偿债的问题,但实质上还是商业模式的问题。” 柏文喜说道。

债务集中爆发

据悉,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提交呈请的原因为,无法偿付呈请人向勒泰商业有限公司(勒泰集团全资拥有的附属公司)提供的贷款约 14.25 亿港元,利息及拖欠利息总额约 2.59 亿港元; 及自 2020 年 7 月 3 日起至全额支付的违约利息每日 46.35万港元,以及与贷款违约相关的所有其他成本和费用约990万港元。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欠款来源于案件2019年第1660号诉讼项下的传讯令状及判令。对此,勒泰集团称将与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进一步协商还款安排及要求同意重组该贷款。

这并非勒泰集团面临的唯一债务,今年来,勒泰集团的债务危机集中爆发。

341dd2063e3d2324e365cdd73e787611.jpeg

1月21日,勒泰集团一笔总额为1亿港元的票据偿还逾期,与票据持有人磋商展期未果后,票据持有人提出为针对该债项提供位于国内的物业作为抵押品。

面对债务危机,勒泰集团尝试采用债转股的方式缓解压力。

4月20日,勒泰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正与中铁城建商讨订立潜在债转股协议,通过向中铁城建增发股票将合共人民币约 3.9 亿元的工程款债务资本化。

屋漏偏逢连夜雨,4月24日,勒泰集团收到来自Fantastic Stargaze Limited(FSL)的法定要求偿债书,要求偿还公司向FSL发行的优先票据债务项下未偿还金额合共约4.38亿港元。

据勒泰集团2019年年报,集团总负债达185.45亿元,流动负债净额约69.33亿元;而现金及银行结余仅为1.28亿港元。现金及银行结余远无法覆盖流动负债。

在此情况下,此次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的“催债”,无疑进一步加大了勒泰集团的资金压力。

柏文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勒泰集团接下来应该和债权人进行积极沟通,争取获得债务重组和资产重组的宽限期,以出售部分物业的形式获取规模化的资金,以清偿债务为支点进行债务重组,拉长债务期限和降低财务成本,争取尽快渡过项目培育期,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的迅速改善来最终盘活企业。否则,实际控制人将面临失去公司控制权的风险。

偏重商业综合体

事实上,勒泰集团的债务危机与其发展策略不无关系。从零售业起步并站稳脚跟后,勒泰集团开始打造商业综合体。

资料显示,早在2011年3月,勒泰集团便与河北省11个地市签约超过30个城市综合体项目。

据勒泰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勒泰集团目前已建和在建项目有五个,分别位于石家庄、唐山、邯郸、唐山,以及一个位于大洛杉矶地区West Covina市的海外项目。另有三个正筹建项目,分别是保定勒泰中心、南京勒泰中心以及美国南加州勒泰中心。

据2019年财报,勒泰集团目前物业组合包括五个优质物业,即唐山勒泰城、唐山远洋城、邯郸勒泰城、石家庄勒泰中心及勒泰家园。

资料显示,邯郸勒泰为勒泰集团旗下大型混合用途综合体,涵盖区域购物中心、酒店、旅游设施及大型商业空间;石家庄勒泰中心为商用综合物业,包含大厦部分及购物商场部分;唐山勒泰城是集住宅单元、大型区域零售商场、酒店、商用办公楼、娱乐设施及运动设施为一体的大型综合体;唐山远洋城同为勒泰集团旗下的商用综合物业;只有勒泰家园为勒泰集团的纯住宅项目。

对于打造商业综合体,勒泰集团有着自己的态度。勒泰集团董事局主席杨龙飞首创并坚持“一城、一景、一地标”的独特发展模式,力求打造出与城市经济发展和规划相符的差异化城市综合体,错位经营。

c0f7a06325fdb6f480f181f87ddeb45e.jpeg

在涉足商业地产之初,勒泰集团便确定了产权自持、统一经营、长期收租的经营模式。在被喻为”黄金时代”的房地产高增长时期,杨龙飞选择了一条颇具挑战的商业道路—持有式商业地产。

杨龙飞认为,商业地产的轻资产模式是一个悖论,产权分散的商业物业,没有统一的经营,就基本丧失了生命力。商业特色综合体要建立在持有产权物业的统一经营基础上。

对此,柏文喜表示,重资产的商业地产持有和运营,如果长期缺乏低成本资金的支持,往往会导致企业陷入现金流困境。

他认为,国内开发商一般都是以出售型物业的现金流来补贴持有型物业的运营,或者以部分商铺出售的现金收入来回哺,很少有单一的商业地产开发、自持与运营的情况,因为这一模式在商业逻辑上是不成立的,勒泰集团的问题就在于,自身商业模的底层逻辑是不成立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