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佰制药无视经营困境急分红,窦啟玲、窦雅琪躺赚1.1亿

雷映
2020-08-06 14:23:55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雷映

【事件概述】

在A股上市公司中,半年报分红属于少数派,尤其是自身经营困境未见有所改善,还能安然大手笔分钱给股东的,更是少见。

7月30日,益佰制药(600594.SH)发布2020年上半年度财务报告和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公告。根据中报,益佰制药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4.73亿元,同比下跌8.4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21亿元,同比增长18.39%。根据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截至6月30日,益佰制药可供股东分配的利润为8.99亿元,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00元(含税),合计拟派发现金红利2.376亿元。这意味着,益佰制药上半年的净利润全部被分完。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2017年以来,益佰制药销售收入增速一路下滑,2019年、2020年上半年更是出现负增长。同时,该公司长期以来维持着高期间费用率的运营模式,尤其是销售费率长期维持在50%左右。营收不断萎缩、期间费用率持续高位,益佰制药的经营无疑陷入了困境,但这并未影响公司实控人和管理层激进又高频的分红节奏。

自2019年开始,益佰制药执行“坐吃老本”的利润分配方案,将该公司多年积攒的可供分配利润加速分红,今年半年报透露的分红规模更是近2倍于当期归母净利润规模,益佰制药实控人也成大额分红的最大受益者。按估算,实控人窦啟玲及其女儿、益佰制药副董事长、副总经理窦雅琪今年通过两次分红可获得1.1143亿元(含税)的现金。

7月30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发函益佰制药询问,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分析解读】

一、 营收持续下滑,利润正增长源于低基数


营业收入负增长对益佰制药来说并不新鲜。时代商学院注意到,从历年年报数据看,益佰制药营业收入同比增速自2016年后大幅萎缩,2017—2018年营业收入增速不到5%,2019年营收负增长,年度营收规模从2018年的38.8亿元下滑至2019年的33.6亿元。

而单独看它的历年中报数据,这一问题更为明显。中报数据显示,益佰制药营业收入增速自2015年开始出现明显放缓,2017年后开始进入负增长状态,2019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同比下降15%、8.45%。


值得指出的是,虽其近年来净利润增速较高,但背后的核心原因在于低基数效应。2018年,该公司因高商誉减值和收入下滑导致当期归母净利润亏损7.255亿元,2019年则实现归母净利润1.42亿元,虽是2011年以来除亏损外的利润新低,但由于2018年基数过低,导致其2019年净利润增速高达119.56%。

中报数据亦如此。2019年上半年,其实现归母净利润1.01亿元,乃2012年以来的历史第二低;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21亿元,低于历年来中报业绩均值,但同样因基数效应,同比增速依然高达18.39%。


二、费用高企弊病犹存,66.51%费用率远超同行均值

自新一轮医改针对医药供应端的两票制、一致性评价、集采等政策落地实施以来,传统型制药企业都面临如何调整销售模式和削减中间费用率等问题,以适应行业新规则、应对新的挑战。不过,对益佰制药来说,这似乎成为一道很难跨越的坎。该公司长期维持不合理的高期间费用率和高销售费用率,而管理费用率更是逆行业趋势不断攀升。


2011年至今,益佰制药总体的期间费用率常年超过60%,在60%—74%之间来回波动;销售费率常年在50%左右,在46%—63%区间来回波动;管理费率更是从2011年的6.7%,一路上扬至2019年的14.43%。

2020年中报显示,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期间费用率为66.51%,其中,销售费率为51.27%,管理费用率为14.31%。根据iFind统计数据,制药型企业期间费用率中位数在45%、销售费用率中位数在30%、管理费率中位数在12%左右,相较而言,益佰制药整体费用率偏高,尤其是销售费用率。

不过,益佰制药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率,并没有带来销售收入的增长,持续萎缩的销售规模叠加持续高位的期间费用率,益佰制药经营困局待解。

三、利润分配激进:无视经营困境,闲来坐吃老本

蹊跷的是,该公司在经营陷入困局的背景下,现金分红却颇为激进。

2018年之前,该公司一直按年度进行低分红,部分年份甚至不进行利润分红,而且分红金额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例不超过25%,2011—2017年更是持续维持在10%上下浮动。历年的利润积累下,该公司可供分配的利润规模在2017年达到24.38亿元的高峰值。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因销售收入下滑和巨额的商誉资产减值,益佰制药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7.255亿元,可供分配利润锐减13.93亿元,2018年末下降为10.45亿元。

如今,益佰制药的利润分配政策明显激进不少。2019年度分红金额是当期归母净利润的167.43%,2020年半年报公告的分红金额是当期归母净利润的196.33%,可供分配利润收缩至8.9935亿元。

作为益佰制药的实际控制人和股份持有比例最大的股东,窦啟玲及其女儿窦雅琪毫无悬念地成为激进分红的最大受益者。按照窦啟玲及其女儿窦雅琪合计持有的1.8572亿股核算,这对富豪母女从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元(含税)的利润分配方案获得5571.6万元现金,两次合计可获得1.1143亿元(含税)的现金分红。

此外,值得指出的是,截至7月31日,益佰制药今年以来的股价涨幅已达57.23%。时代商学院注意到,今年一季度末,中天金融实控人罗玉平通过旗下金世旗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益佰制药357.4万股份,跻身一季报前十大股东行列,但在益佰制药半年报中已不见踪影,可见已套现离场,在该股此轮上涨中赚得盆满钵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