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安诊断低增长与高商誉并行,子公司卷入医疗受贿案

雷小艳
2020-07-08 10:07:58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雷小艳

【事件概述】

借助疫情带来的股价上涨,迪安诊断(300244.SZ)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所持有的共计505万股于2—6月期间,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出售完毕,算是卖了个好价钱。

虽股价创下三年来新高,但迪安诊断暗流涌动。一季报显示,该公司业绩未能因疫情受益。今年一季度,迪安诊断实现营业总收入15.3亿元,同比下降16.5%;实现归母净利润665.2万元,同比下降90.8%。

更令市场忧虑的是,近十年来热衷于“买买买”的迪安诊断,似乎已进入商誉减值的密集期。2019年,迪安诊断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2.156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767亿元。根据最近三年资产减值数据,2017—2019年,该公司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分别为4932万元、1.07亿元、2.156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分别为3776万元、7487万元、1.767亿元。这些数据反映出一个大问题:迪安诊断连年暴增的资产减值准备,主要源自商誉减值损失的连年暴增。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自2011年上市以来,迪安诊断一直致力于在全国布局ICL(独立医学实验室)业务板块,短期内不断并购和新建子公司,旗下合并报表的控股子公司从2011年11家飙升至2019年150多家,对应的商誉资产项高达16.9亿元。但在迪安诊断大规模并购的背后,却是低质量的增长、行业垫底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水平,而连年增加的商誉减值损失更是直接拖累净利润水平。

此外,迪安诊断的一家子公司还卷入了一桩受贿案。5月1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的《付晓钟华受贿罪二审刑事判决书》(下称《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11年6月至2018年5月,付晓、钟华利用职务之便,为圣莱宝检验公司和亚中公司谋取利益,伙同时任黔江中心医院院长张翼林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1770.06万元。圣莱宝检验公司2014年后被收购为迪安诊断旗下全资子公司。

6月30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致电迪安诊断董秘沈立军,对方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同时,时代商学院就此向迪安诊断发函询问,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分析解读】

一、 商誉减值损失连年暴增,猛烈侵蚀归母净利润

金域医学(603882.SH)、迪安诊断、达安基因(002030.SZ)是ICL行业的头部企业,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竞争异常激烈,迪安诊断采取“买买买”的高速扩张模式,危机的种子因此埋下。

财务报告显示,2017—2019年,迪安诊断分别计提各项资产减值损失4933万元、1.07亿元、2.15亿元,其中商誉减值损失分别为3776.8万元、7487.6万元、1.767亿元,占资产减值损失计提总额比例分别为76.56%、69.8%、81.94%。对比两项数据不难看出,商誉减值损失的翻倍增长,驱动了该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总额暴增。

从资产减值损失计提总额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比例看,2017—2019年,这一指标分别为14%、27.6%、62%,翻倍增长的资产减值损失,对迪安诊断归母净利润的侵蚀迅速攀升。

与商誉的翻倍增长对应的,则是迪安诊断不断萎缩的营收增长和逆转为负的归母净利润增长。2011年以来,迪安诊断营收同比增速长期维持在30%以上,但2017—2019年,其营收增速出现快速萎缩,而净利润则从高增速快速跌落至-10.63%。

2020年一季报显示,迪安诊断实现营收同比增速为-16%,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为-90.83%。

吊诡的是,虽然同样面对疫情下相关体外诊断需求的暴增和其他类别诊断需求下滑,ICL龙头老大金域医学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6%,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72.44%。但作为ICL龙头老二的迪安诊断,业绩下滑之猛烈超乎预料。

二、大肆扩张背后的高商誉

在短暂的业绩高增长之后,迪安诊断缘何遭遇业绩翻车?时代商学院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迪安诊断虽然通过大肆扩张带来了短暂的业绩高增长,却拉低了整体的业绩增长质量和资产质量,积累了高额的商誉资产。业绩下滑与大幅商誉资产减值同时出现,该公司遭受经营状况变差和商誉减值等双重打击。

自2014年之后,迪安诊断子公司数量从不到20家一路猛增至150家以上,6年时间子公司数量增加7倍。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通过并购而获得。不断并购使得公司合并报表范围扩张,也带来了营收和净利润的快速增长。

对比子公司数量和业绩增速趋势可发现,2015年,迪安诊断尚处在开始加快扩张速度的早期,公司经营质量和财务健康状况尚好,“买买买”确实带来了2016年营业收入翻倍和归母净利润50%的增速,但暗雷已经埋下,其净利润增速远远跟不上营收增速,从侧面印证这种高增速并不是该公司内生性的业绩增长。

2017—2019年,快速扩张并购的子公司不能有效整合融入公司的业务体系,迪安诊断整体的经营质量被拉低,其直接后果是营收、净利润迅速萎缩甚至出现翻车。以ROE判断公司整体的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迪安诊断从2015年开始加快扩张,ROE就持续走低,从21.7%一路下滑至9.07%。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与并购带来高增速同步的是商誉资产的翻倍。2015—2016年,迪安诊断资产负债的商誉资产从3185万元迅速扩增至15亿元,2018年更是达到18.58亿元。对应的商誉减值损失,则自2016年327万元开始,直接飙升到2019年的1.7亿元。

三、重要子公司卷入重大医疗受贿案件

疯狂扩张带来的不仅仅是业绩翻车,还有经营上的规范性也大幅降低。

2020年5月1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重庆一桩重大医疗贿赂刑事案件二审判决书。判决书显示,迪安诊断旗下子公司重庆迪安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成为主要输送贿赂方所在的经营主体。付晓、钟华和张翼林等人在2011—2018年间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重庆迪安圣莱宝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下称“迪安公司”)共计1770.06万元。

判决书称,付晓、钟华自2010年担任重庆市黔江中心医院相关要职期间,黔江中心医院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合作成立黔江分中心,由付晓负责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协商合作事宜。2010年12月25日,张翼林代表黔江中心医院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尹某签订了为期十年的《合作经营合同》,合同约定“黔江中心医院以房屋场地出资,占股10%,圣莱宝检验公司以黔江分中心业务所需设备300万元出资,占股90%”。

2014年,因圣莱宝检验公司被迪安公司收购,公司更名为重庆迪安圣莱宝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叶某,黔江中心医院院长变更为刘某。双方于2014年12月17日签订了一份《补充变更合同》,除将中心医院占股比例变更为12%,迪安公司占股比例变更为88%以外,黔江分中心的运营模式以及圣莱宝检验公司给付晓、张翼林、钟华的好处费比例及方式,迪安公司法定代表人叶某均同意保持不变。

从2011年6月至2018年5月,付晓、钟华和张翼林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迪安公司共计1770.06万元。其中,付晓分配金额为758.60万元,钟华分配金额为252.87万元。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