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撕裂,分歧加剧 “欧洲复苏计划”举步维艰

刘沐轩
2020-05-28 16:32:39
赵俊杰强调,引发这些分歧的根本原因是欧洲长期的经济增长乏力。

在上周德国和法国抛开分歧,提议欧盟筹集5000亿欧元作为无偿援助款帮助受疫情影响严重地区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此基础上,于当地时间5月27日提议设立7500亿欧元的一揽子"欧洲复苏计划"。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2020年5月27日于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议会全体会议上讲话。(图源:法新社).jpeg5月27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全体会议上进行讲话。(图片来源:法新社)

受此提振,欧元和欧股均出现上涨, 欧元兑美元上涨0.03%,而欧元区股票指数收盘上涨1.1%,泛欧STOXX 600指数收盘上涨0.2%。

值得注意的是,该计划仍需获得欧盟所有成员国的支持,而各国对援助款和贷款的争论则成为了焦点。据路透社报道,该计划将包含5000亿欧元的援助款和2500亿欧元的贷款。

尽管欧盟和欧洲央行不断强调“欧洲应该共同面对危机”,但奥地利、荷兰、丹麦和瑞典四国仍公开表示反对提供无偿的援助款。内部的分歧可能将导致该计划的具体执行举步维艰。

对此,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在5月2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振兴经济是欧洲的当务之急,而法、德作为欧盟的轴心,提出用无偿援助款来纾困欧洲经济是必然的战略选择,可以借机拉拢中东欧国家。

但赵俊杰也强调,欧盟不是铁板一块,27个成员国内出现分歧并不奇怪,而历史也证明了欧盟具有化解危机的能力。“本着和为贵的原则,相信欧盟最终还是能够最终解决这次危机,但难度要比20年前高出不少。”

欧洲人的信心已被撕裂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新冠疫情的暴发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广泛的经济衰退,而各国政府也不得不在降低收入、提高医疗保健和社会支出的同时,启动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

与此同时,一场新的全球公共债务危机也正在酝酿中,而曾经在9年前上演过主权债务危机的欧洲尤其值得关注。

根据《经济学人》智库在当地时间5月27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受疫情的影响,今年全球公共债务水平将急剧上升。

报告指出,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政府似乎已经得出结论,即更高的公共支出会导致公共债务水平的增加,但这都要比疫情造成的“生产力广泛破坏”要好。

尽管部分资产负债表较为稳定的国家,应该能够在短期内管理偿还高额公共债务的成本,但《经济学人》智库强调,许多政府最终将不得不面对债务堆积的严重后果。

以西班牙和意大利为例,这两个国家都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其本来就很脆弱的财政状况也使得他们更加难以为继。

报告称:“虽然欧洲央行迅速采取了行动,但是这难以填补南欧各国长年以来高额的公共债务、人口老龄化和持续的财政赤字。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债务危机都将在金融市场上造成巨大动荡,将危机迅速蔓延到全球。”

而新的7500亿欧元一揽子计划一旦通过,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欧债危机重演的风险。

对此,摩根士丹利认为,该计划意味着投资者将更有信心向意大利和西班牙等负债国放贷。“这将减轻欧洲南部经济低迷带来的风险,并增加欧洲同步复苏的可能性。”

但另一方面,想要27个成员国达成共识可并不容易,该提议一旦陷入僵局,欧盟就只能另寻出路。

对于欧洲债务危机,金融大鳄索罗斯此前曾表示,欧盟若不发行无期债券来帮助意大利等较弱势的成员国,可能将面临分裂。“由于德国等主要国家的公债收益率已经是负值,永久债券将纾解整个欧洲的预算紧缩问题。”

而对此,赵俊杰认为,无期债券确实是一种可能的办法,但短期内未必能够起效,前景也有待商榷。

“虽然无期债券的条件听起来十分诱人,但疫情已经撕裂了欧洲人的信心。在产业链、消费者信心等方方面面都受到严重打击的背景下,大多数人充其量也只是保住工作,能去购买债券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长期经济增长乏力

虽然欧盟委员会为了弥合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已经同时采纳了援助款和贷款两种方式,但奥地利、荷兰、丹麦和瑞典四国仍然反对提供无偿援助款。他们甚至表示,即使是贷款,也应附加上例如“承诺改革财政框架”和“遵守法治”等条件。

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推特中透露,欧盟各国领导人将在6月19日举行的下一次峰会上,讨论该7500亿欧元提案和欧盟的下一个1.1万亿欧元七年预算修订案。

据德新社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直言,她不认为欧洲各国领导人会在6月的会议上批准该提案,并认为谈判将不会轻松。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爆发后,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在内的多个欧洲国家曾经推动发行一种将多国债务合并在一起的“疫情债券”,但受到德国、荷兰和奥地利等国的强烈反对。后者认为,将本国财政与公共债务很高的国家联系起来,对他们本国的纳税人来说风险太高。

德国-5月18日:在2020年5月18日的冠状病毒危机期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通过录像看到了现场直播,在总理府与媒体交谈。CNBC.jpeg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5月18日通过视频与媒体交谈。(图源:CNBC)但德国在上周转变了态度,与法国一同牵头提议用无偿援助款来分担经济困难国的债务风险。

即便如此,奥地利、荷兰、丹麦和瑞典四国也没有转变反对的态度。对此,赵俊杰解释道,反对无偿援助的四国会考虑到,即使提议通过,援助款帮助经济困难的国家渡过了难关,他们也只会感谢牵头的德法两国,而不会感谢四国。

“引发这些分歧的根本原因是欧洲长期的经济增长乏力。”赵俊杰指出,就算没有这次疫情,在受到英国脱欧和难民问题的冲击后,整个欧洲的资本主义社会早已出现了问题,极右翼的民粹主义渐渐得势,而传统的建制派也拿不出良策。尤其是在这次疫情的冲击下,普通人只想要保住自己的工作,而各国也更多地考虑本国的利益,因此也就更不愿意为其他国家的困难“买单”。

而疫情使得欧洲经济变得更糟,也就给欧盟内部分歧的扩大提供了土壤。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5月27日称,欧元区经济今年可能会萎缩8%至12%。

与此同时,即使是欧洲经济的“领头羊”,德国本身也存在不少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默克尔执政以来,虽然德国经济小有成绩的,但发展缓慢,近10年来物价和工资几乎不变,这导致年轻人对政府很不满,认为默克尔政府过于保守。

对于欧洲经济的复苏,赵俊杰指出,欧洲自产自销的潜力已经开发殆尽,但许多国家在心态上又不愿接受新兴经济体的投资和开发,比如“一带一路”倡议。“尤其是在新一轮的科技浪潮中,欧盟与中美日的差距正在加大,比如在5G技术上,欧洲拿不出‘干货’。”

虽然德国在这方面很早就打出了互联网+制造业的“组合拳”,但赵俊杰指出,欧洲其他国家难以跟上,这会使得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差距加剧,分歧进一步扩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李彦宏:AI发展处于经济智能化过渡期
“粉红经济”第一股Blued赴美上市:盘中三度熔断,最高涨幅124%
记录危机和灾难中的人们,导演范俭:秩序重建会超越疫情的破坏力
东莞 主动应变赢先机(在危机中育新机 于变局中开新局)
扫码分享